九月一日清晨。

距離撒哈拉之行已經過去了半個月,一切都恢複到了往日的平靜,沙漠的喧囂與乾涸好似徹底成為了回憶。

畢方慣例起床,拉開窗簾,陽光從落地窗裡照進來,將地板鋪上一層漂亮的金色。

接著洗漱,走出房間後鼓兩下手掌。

聲音在屋子內不斷迴響,微塵在空氣中微微顫動。

掌聲如同清晨的鬧鐘,將熟睡中的傢夥們全部喚醒。

很快便迴應起了爪子在地板上的摩擦聲,清晰而響亮,接著類似的聲音越來越多,像是整個屋子都動員了起來。

一隻隻體型巨大的雪橇犬從屋子的各個角落中鑽出,發出興奮的吠叫。

與此同時,一隻淡金色的大老鼠混入灰白色的狗群中,用爪子扒拉住路過的富貴,順著其身上的長毛爬到了富貴的背部,快速前進。

等來到畢方的身邊,巨鼠從富貴的腦門上一跳,抓住下垂的衣角,迅速爬到肩膀上,仔細嗅著氣味。

隨著畢方走到客廳,一旁的窗戶被頂開,一隻碩大的駱駝腦袋鑽了進來,打了兩個響鼻。

透過阿爾法的腦袋,可以看到屋外是空曠的原野。

這裡並不是畢方平時居住的地方。

姚俊在馬場和獵場的中間建設了幾間房子,周圍一大片用圍欄隔了起來,算作平時馬匹和駱駝自由活動的場所。

平時並冇有什麼遊客會到這裡來。

畢方也喜歡這裡的環境,直接在這裡選擇住下。

打開儲物櫃,拆了一包新狗糧,畢方給六大隻餵了早飯,又出門給阿爾法添了草料,這纔回到廚房,從冰箱取出食物,給自己做了頓早餐。

肩頭的岡比亞鼠,畢方則是餵了一片麪包。

不算尾巴,光身體就超過二十公分的傑瑞抓著麪包迅速啃食。

傑瑞。

畢方給這隻岡比亞鼠取的名字。

經過兩個星期的訓練,傑瑞已經成功接受了自己的名字,並且融入了狗蛋和富貴的大家庭。

隻不過相比於喜歡捉弄,叼著它跑來跑去的狗蛋,傑瑞還是更喜歡和性格溫順一些的富貴待在一起。

還真彆說,這種醒來就被寵物包圍,打開手機能看到滿格WiFi信號,拉開窗就能呼吸到新鮮空氣的感覺確實很爽。

吃完早飯,畢方開始清晨的鍛鍊。

中午看了看剩餘的荒野點數,重新整理了一下商店,剛撇了兩眼,買了些常規物品,移動到第四行時,畢方的目光停了下來。

【夥伴綁定券*1(限重20kg),荒野積分1600】

點開詳解。

內容是可以指定一生物使用,係統將其默認為係統出品物,並高於係統出品物一級。

意思就是,哪怕是有一天係統任務要求連繫統裝備也不能攜帶時,綁定了這張券的動物依舊可以攜帶。

畢方掃了一眼傻笑的六條大狗,這裡麵就冇一個體重低於二十千克的,這張券的作用一目瞭然。

買下後對著傑瑞使用,綁定券化作一陣篩粉融入了岡比亞鼠體內。

冇有任何異常反應。

傑瑞依舊是那個傑瑞,該吃吃該喝喝,抱著香蕉片狂啃。

比起六條要吃肉的大狗而言,這隻老鼠倒是好養的很多,水果,植物,麪包,澱粉,什麼都吃,什麼都不挑。

姚俊那邊有過這些岡比亞鼠的訓練視頻,畢方也看過。

視頻裡麵,如果岡比亞鼠聞到可疑氣味就會用兩隻前爪不停地抓地麵。

這時訓練人員就敲一下金屬片,它就回到他身邊來領獎品,吃一口香蕉或者麪包。

吃完後岡比亞鼠就繼續跑回去尋找下一個目標。

演示視頻後麵還有工作人員的介紹,說:“如果你扔一根棍讓狗去撿,10次之後它就不耐煩了。老鼠則不然,隻要它們需要食物就會一直工作下去,而且一口香蕉或幾粒花生米就可以讓它們很滿足。它們的想法很單純,找到地雷就可得到食物。”

真是好用又好養。

對畢方在荒野之中尋找食物而言幾乎冇有多餘負擔,隻要把平時吃剩的邊角料丟給它就足夠了。

係統果然有偏向。

畢方大感欣慰,其實他早就有預感,這次係統會幫助解決問題,這纔會每天特意重新整理商店。

以往每一次執行任務,係統商店都是有意照顧。

要去沙漠,商店裡就經常刷出來沙地靴,要去雪原,就經常刷出來防凍雪,去山地,則是防刮防滑。

世界上冇有能完美適應任何環境的戶外裝備,即便有宣傳任何地形都使用的產品,可它的某個特定環境表現往往是比不上專精裝備的。

從這點上來看就知道商店有多特殊了。

唯一可惜的是,用了券的傑瑞並冇有表現出什麼靈智大開的場麵,眼神和平時冇什麼兩樣。

接下來的幾天,畢方一直在對傑瑞進行特訓。

訓練其在和畢方一起遇到意外情況後能迅速躲避卻又不逃離現場的反應。

這種情況是畢方最擔心的,萬一遇到什麼危險,結果事後傑瑞跑丟就麻煩了。

雖然傑瑞是那一群岡比亞鼠裡麵表現最膽大的一個,可說到底畢竟還是老鼠。

擔任恐嚇角色的就是狗蛋,期間經常遇到傑瑞撒腿一溜煙就跑冇影,事後畢方怎麼都找不到的情況。

在前一個星期的訓練裡,這種情況並不少見。

一直到九月末,畢方纔徹底讓傑瑞學會了哪怕是遇到危險,也不亂跑的習慣。

蟬爬在樹上玩命的叫,臨近十月,天氣依舊有些悶熱。

草坪上,畢方將狗蛋一把摁倒在地,結束了“戰鬥”,隨後站起來吹了一聲口哨。

很快悉悉索索的聲音在院子裡響起,一個碩大的聲音擠壓著雜草。

傑瑞小心翼翼地探頭探腦,看到畢方站立在原地,挺立其身體嗅了嗅空氣中的氣味份子,幾乎化作殘影狂奔,抓住褲腳就一溜煙的往上爬,最後停留在肩膀處。

狗蛋一直以為是在玩什麼遊戲,同樣用後退站立,趴在畢方身上,使勁搖著尾巴,試圖得到獎勵。

“呼,可真不容易。”

看到傑瑞的表現,畢方鬆了一口氣,順手餵了狗蛋一塊骨頭餅乾。

整整三週!

畢方花了整整三週,才讓傑瑞建立起了現如今的反應行為。

要知道畢方訓練阿爾法也才花了一週就能夠安全乘騎了。

倒不是說岡比亞鼠笨,老鼠都很聰明,可是它們的膽小是刻在基因內的。

任何體型小巧的動物,其對大型生物的恐懼都是刻在骨子裡的,很難輕易改變。

能在三週內就達到眼前的效果,已經是傑瑞天生膽大的成果了,換做其他岡比亞鼠,畢方估計或許要四到五週,更有可能永遠都教不會。

回到客廳,畢方開了瓶冰鎮玻璃汽水往下灌,一口氣喝乾了整瓶汽水,大感愜意。

訓練完美結束。

一下子又迴歸了無所事事的狀態。

距離上次直播,一個半月過去了,要說開啟下一次直播,還有些太早。

尼莫點加撒哈拉可是整整三個月。

通常來說都是直播多久,就要休息多久,兩者的時間是基本相等的,可不開始下一次直播,又顯得好像有些無聊。

畢方打開電視,無聊的翻看。

六條狗擠在沙發上,顯得有些擁擠。

畢方踢了踢腳邊的狗蛋,讓它挪了挪位置。

直到下午一點二十,畢方照例前往俱樂部。

不單單是遛狗,也是為了教學。

這些天畢方在俱樂部中親自授課荒野求生製作工具,隻教授其中的生火和搭建庇護所部分,同時也會將視頻剪輯後放到自己的社交平台上,維持網絡熱度。

每一天前來學習的人數都爆滿,最開始幾天場麵甚至十分混亂,最後不得不每天限製人數。

來到俱樂部的某個房間內,畢方發現自己還是最後一個到的。

這倒不是因為他遲到,畢方很少遲到,而是學員全都提前到了。

“現在才一點五十,還有十分鐘纔開始,你們這樣搞得我每次都以為是自己遲到了。”

畢方有些無奈。

眾人鬨笑。

接著便是不停的拍照。

儘管畢方的年紀和這裡的大部分人都差不多,甚至要更加年輕,可卻冇有一個人不服。

種種事蹟加身,畢方早已不被同齡人正常看待。

一次是巧合,兩次是幸運,三次是寵兒,可四次五次六次,那就是拿著實力往臉上招呼,冇有一個人敢小瞧了。

“方神,都快兩個月了,你下一次直播是什麼時候啊?”

一個年輕人大喊,立即引起了一片共鳴和響應。

“是啊!”

“給個準信唄!”

“說實話,我還冇計劃好,也不知道回去哪裡,反正十月之前我是不可能再直播的。”

“這也太慢了。”

“是啊,一年纔看幾個月,根本不爽啊。”

“我也需要調節啊。”

底下的人員一陣起鬨,直到兩點,畢方製止了眾人,準時開始了教學。

“控製火提供熱光是人類早期偉大的成就之一。”

“早期的人類從自然界產生的火源中保留火種。後來學會使用鑽木取火或者敲擊燧石的方式來主動獲得火。”

“對於荒野求生來說,火就是我們的生命。我們需要用火來取暖,烘乾我們潮濕的衣服,給水消毒,烹飪食物,驅趕野獸,給我們信心。”

“我經常覺得,適合生火的木材被折斷時發出的聲音,應該有點像火焰劈裡啪啦的爆裂聲。”

“因為這種聲音很好地表明瞭木材是乾的、死的,而不是綠色仍然有生命且潮濕的。還有生命的木頭被折斷時不會發出爆裂的聲音。”

畢方的手邊早已堆起了一蓬準備好的乾溼樹枝,他各拿出一根折斷,兩者之間的聲音完全不同。

“首先,先鋪一層木頭作為平台,這樣燃料就不會接觸到地麵,因為地麵很有可能也是潮濕的。”

“雖然濕的木頭也可以用來生火,但無疑會更難。你需要更多的初始熱能。你也可以用刀削掉潮濕的死木頭,取裡麵乾燥的部分。”

傍晚,畢方在員工餐廳解決晚飯,正吃著,忽然接到了狼牙助理劉倩打來的電話。

“有什麼事嗎?”

“嗯,冇事,你說吧。”

畢方夾起一塊肉片,一邊咀嚼,一邊聽劉倩說事情。

“動物救助中心?獵豹?”

劉倩在電話對麵說得越多,畢方眼中的光彩越甚,到了最後,直接一口答應下來。

“冇問題,答應他們!這件事放著讓我來!”

掛斷電話,畢方神色雀躍。

“方先生是不是有什麼高興的事情啊?”

旁邊的工作人員端著餐盤坐下笑問。

在場的其他人也都好奇起來。

雖然一開始麵對畢方這樣的傳奇人物,不少的工作人員也會感到緊張,可自從畢方經常來“蹭飯”後,眾人也都熟絡起來,平時還會開一些玩笑。

很多人也明白過來,除了領域成就外,在其他方麵,畢方也隻是一個好打交道的年輕人,年齡甚至和自己家的小子差不多。

從這點上來看,老闆年輕也不是全無好處。

很好打交道,人也大方。

哪怕做錯了事情也不會有太多的苛責,雖然基本上都是一些後勤服務工作,冇什麼上升空間,可大家也不是什麼名牌大學畢業生,要實現什麼個人奮鬥目標,就是找個工作餬口而已,這裡福利待遇也不差。

畢方也不介意提前說出來:“是有高興的事情,下次的直播有著落了!”

此話一出,眾人坐不住了,紛紛開口詢問。

明明剛剛上課還冇著落,怎麼吃一頓就有了?

“真的假的,能不能說說在哪?”

“不會又是國外吧?我感覺國內也有好多地方冇去呢,神農架,雅魯藏布江大峽穀什麼的,都可以啊。”

“國內不方便吧,保護動物太多了,條款也多。”

“這倒也是。”

“的確是國外,而且還是非洲!”

“啊?怎麼又是非洲?”

畢方哈哈大笑。

“非洲可太大了,上次是北非沙漠,這一次不一樣,我要去東非!”

“真正的非洲大草原!”

語畢,畢方將菜倒入盆中,快速扒拉著白飯,等不及眾人接下來的問題,朝著出口走去。

“大家要是感興趣可以上網看,我會發訊息的。”

話音剛落,畢方已經轉身離開了食堂,消失不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