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畢方與姚俊來到叢林館內,聽到了巨大的喧嘩聲,像是在加油與喝彩。

找人過來一問才發現是有人在進行攀岩比賽。

既然是荒野俱樂部,做出一個雨林館自然不光光是為了走進雨林環境,見一見常見的雨林動物。

這裡還有許多獨特的建築,例如攀岩牆。

在荒野俱樂部的這麵攀岩牆建造之前,世界最高攀岩牆位於醜國內華達州,是Whitney Peak賓館的一側牆壁,高164英尺,大約是50米。

采用的是最常見的彩色腳蹬,攀登者到達頂峰時可以俯瞰內華達全景,甚至看到遠方白雪覆蓋的內華達山脈。

每次上去要花十英鎊。

之所以要說之前,那自然是俱樂部所建成的這片攀岩壁更高,達到了驚人的五十六米。

因為高度太高,整個攀岩壁都是破開了叢林館,完全露天的。

這也是為了模擬真實環境的風吹雨打,甚至如果有要求,還可以進行機械灑水,摹擬潮濕環境。

上麵也冇有彩色的腳蹬,而是模擬岩壁,當然,岩壁上是有人為琢磨痕跡的,方便尋找落腳點。

每次使用需要支付人民幣一百,但如果可以一口氣爬到頂端,就可以費用全免。

而報名參加訓練的,也是免費試用,不過也不能說免費,因為報名費裡本身就包含了器材使用。

攀岩是一件相當消耗體力的事情,尤其是不停歇的進行攀爬活動,再加上特殊的環境,普通人能做到的並不多,不過多練幾次也不是難事。

如此一來,這片攀岩壁在業界迅速打響了名聲。

每天都有人來這裡挑戰,甚至經常會有人來這裡進行比賽。

今天畢方和姚俊就趕上了,據說是兩個年輕人對賭,看誰先到頂部,至於賭注是什麼就不清楚了。

接著一大群人在底下起鬨,現在兩人都爬到了半腰處。

看顏色明顯更深的岩壁,就知道他們還開啟了死亡模式,提前在岩壁上澆了水。

畢方本來打算看兩眼就走的,結果不等轉身,人群中一聲大喊,將他暴露在眾人的目光之中。

“方神!”

“臥槽,方神,哪呢?”

“後麵,那棵樹下麵!”

“草,是活的!”

姚俊悄無聲息的後退兩步,舉起雙手:“看來你得想辦法脫身了。”

畢方的荒野俱樂部,名義上雖然是荒野,可自從海洋館也搬過來合併後,顯然就不是那麼單純了。

後麵更是要再加上馬場。

聽姚俊說,最近還有一個動物園也有意向搬過來,不過隻是初步意向,連選址都冇定下來。

可即便如此,也可見一斑。

政府似乎有意把這一片都辦成某個自然娛樂區。

所以要說這裡的每一個人都是畢方的粉絲,全都認識畢方,那也不太現實,但要說走在大眾目光下不會被認出來,那就是純純扯淡了。

十個人裡麵,至少有六個人是可以一眼就認出畢方,三個人會覺得眼熟,僅剩的一個可能臉盲。

人群洶湧而來,原本對賭攀岩的兩個年輕人迅速無人問津。

原本的加油聲驟然消失,感覺攀岩的勁都冇有了。

地麵微微震顫,畢方眉角忍不住跳了跳。

眼下的情形,堪比非洲旱季的角馬遷徙,真讓人害怕自己下一秒會不會被頂到天山去。

“終於見到活的了!”

“感覺比直播上的還要帥,居然冇有開美顏!”

“為什麼方神一個男人皮膚這麼好,用的哪個牌子的化妝品?”

“肌肉好硬。”

“不要亂摸,你個澀女,放開我來!”

不到十秒鐘,畢方就感覺自己被人群淹冇,隨後便能感覺有些手趁亂不知道在瞎摸什麼。

還不容易掙脫開,又有人群在起鬨,讓畢方教他們攀岩。

這裡麵很多人都是過來看熱鬨的,並不會攀岩,這麼請求也無可厚非。

畢方感受著人群的熱情,感覺光是簽名是抵消不了了,半推半就之下隻能同意。

“好吧好吧,不過我真的很忙。”

畢方被眾人推搡著來到岩壁前,至於剛剛的兩個年輕人已經不知道去哪了,或許是知道畢方要來,不想丟人的他們隻能提前跑路。

事實上,當畢方來到岩壁下時,已經有很多人拉著降鎖下滑,將整片岩壁都空了出來。

這感覺,就像是開著勞斯萊斯壓馬路,前麵的馬自達自動避讓一樣。

“好了,你們有什麼問題要問的嗎?”

畢方扣上安全扣,帶上手套,並冇有任何拿大的想法。

這倒不是畢方對自己的實力不自信,而是對彆人實力的不自信。

來這裡攀岩,必須要做安全措施。

如果畢方這次自己憑藉強大的實力,不繫上安全繩,那下一次有人效仿該怎麼辦?

這要是在彆人家也就算了,裝逼就裝了,留下一個江湖上的傳說,可自家產業,當然要負起責任來。

“我我我!”

“方神,抓點的時候抓得好好的,可就是發不出力做下一個動作?”

“方神看我!合個影!”

彈幕裡基本都是老方,方老闆,方神聽的少,可到了現實中,反倒是叫方神的又多起來了。

“方神用的那個牌子的護膚品啊,推薦一下。”

“我不用化妝品,多運動,你也能像我一樣。”畢方笑了笑,“不過我們還是最好問一下和攀岩有關的問題。”

“方神,為什麼有時候需要動態飛腿,但是我的腿冇飛到,手就掉了?”

“我發現自己越來越喜歡爬直壁,一到斜壁動作就做不出來了。”

“如果是這些問題的話,那麼可能是你們的指力可能已經成為你攀岩的瓶頸了。”

畢方聽著問題,仔細做出簡答。

能問出問題的也不全是小白,都是知道一些基礎知識的人,可距離專業還有好長一段路要走。

“在岩館看彆人做動作舒展瀟灑,感覺這條線易如反掌,自己上牆卻發現什麼動作都做不出。”

“很多時候以為彆人是技術細膩,其實就是冇力量了,就像弱國談不上外交,如果你連點都抓不住,再好的技術也使不上。”

“指力絕對是我們能否在攀岩中進階的重要因素,也是真正入門的一個要領。”

穿戴好裝備的畢方輕輕一躍,整個人如同壁虎般攀附在了牆壁上,說話絲毫不帶喘息,左爬右爬,靈活至極。

肌肉掌控再加平衡掌控,畢方感覺攀岩幾乎和在地麵上自由行走冇什麼區彆。

“那指力是什麼?”

“那還用說,顧名思義指力就是手指肌肉的力量唄!”

“不對!”畢方製止了眾人字麵意義的揣測,“指力不是字麵意思上的手指肌肉力量,手指是冇有肌肉的,我們的手指能活動,靠的是手掌的17塊肌肉和手臂的18塊肌肉由肌腱連接到手指。”

畢方空出一隻手,摘下手套,活動抓捏,按著上麵的肌肉活動。

“你們可以按住相同的地方感受一下就明白了。”

“手臂上的指淺屈肌和指深屈肌是這些肌肉中的幫助你手指彎曲的主力,所以每次攀岩結束,明明是手指用力,可你會感覺手臂最累。”

“而在抓握時,大拇指的發力又完全不同,光大拇指本身就有 8塊不同的肌肉來控製不同角度的的移動。當我們抓握髮力時,蚓狀肌和骨間肌是我們捏住岩點的關鍵。”

畢方背過身,以背朝岩壁的姿勢捏住一塊岩石,整個身體卻牢牢的貼住岩壁,冇有任何不穩。

底下的群眾驚呼一聲。

“肌肉你彆看就是一坨肉,裡麵一根根的肌肉纖維可都不一樣。這一根根肌肉纖維團結在一起擰成一股繩,緊張起來我們的肌肉就開始發力了。”

“有的肌肉纖維耐力更好,但是冇啥力量,被叫做慢縮肌。”

“反之有的肌肉纖維力量很足但是很快疲勞,就是快縮肌。在每一塊肌肉內分佈著從力量最好到耐力最好各種不同質素的肌肉纖維。”

“說到增強肌肉力量,其實就是增強各個肌肉纖維的力量,如果你鍛鍊了慢縮肌,你的耐力就更好,而鍛鍊快縮肌會使你的力量更強。”

“那我把慢縮肌全練成快縮肌是不是就變成力量大神了?”

有人在人群中提出疑問。

畢方搖搖頭:“很遺憾,每個人每一塊肌肉的肌肉纖維比例都是從出世時就已經決定了的,快縮肌和慢縮肌並不會因為訓練而互相轉化,所以每個人的潛能也是不一樣的。”

“有些人的肌腱連接點到關節的距離更遠,也自然的造成了他們的力量更大。他們肌肉發力的力臂長,因為力矩=力*力臂。”

“你可能永遠也做不了亞曆克斯·霍諾爾德,但是你能做一個更好的自己。”

四周圍聚的人群越來越多,畢方越講心就越往下沉。

這麼多人,自己講完真的就能出去了嗎?

可事到如今,畢方也隻能硬著頭皮繼續了。

“在你做動作的時候,並不是所有肌肉纖維都參與其中,如果你不需要儘全力做一個動作,那你最有力量的那部分快縮肌就在冷眼旁觀。”

“而當你使出吃奶的勁的時候,雖然已經支撐不住了,但你的慢縮肌們還冇開始爽起來,你的大腦會聰明地控製隻用最少的肌肉纖維來完成動作。”

“每一個動作肌肉纖維的緊張都是從最慢的慢縮肌到最快的快縮肌。”

“這也是為什麼抱石對力量的提升會比爬線路要來得快,在爬線路的時候儘管你已經累得連大點都抓不利索了,但是其實你並冇有用到你厲害的快縮肌們”

姚俊在樹下打了個哈欠。

相比於畢方,他的知名度就小很多了,雖然經常被叫做奸商而被唾罵,可真正知道他長什麼樣的人並不多。

晚上九點。

辦公室追劇的姚俊接到了畢方的電話。

“人呢,快過來,我出來了!”

“哈,出來了?比我想得要早啊。”

“趕緊的,我都累死了,這東西比直播都累。”

“哈哈哈,馬上來。”

等到畢方見到岡比亞鼠已經是九點半了。

數十隻老鼠生活在一起,場麵相當壯觀,尤其是這些老鼠,每一隻都有小貓大,看上去就更誇張,像是來到了什麼奇怪的國度。

見到畢方與姚俊過來,這些老鼠一點也不怕生,當看到畢方攤開手掌,露出麪包塊時,一大半的老鼠都圍了過來,爭先恐後的搶食,將自己的兩腮塞滿,鼓鼓囊囊,看起來和鬆鼠有的一拚。

畢方一邊喂還一邊和姚俊解釋。

“這種老鼠的體積要比一般的老鼠更加巨大一些,嗅覺也更加靈敏,最早時委內瑞推軍方通過人工飼養和選育培養出了幾隻合格的排雷鼠,讓老鼠可以通過嗅到火藥味道來判斷是否有隱藏的地雷,而獎勵隻需要一塊香蕉。”

“高效的排雷鼠,一天就可以偵測上萬平米的土地。”

姚俊聳聳肩:“反正我對老鼠不感冒,花的也是你的錢,我無所謂,你準備怎麼搞,全部帶回去嗎?還是挑兩隻?其他的繼續養在這裡?”

“挑兩隻吧,剩下的就養在這裡,也可以和遊客互動就好了。”

畢方目光審視,最後鎖定了一隻趴在玻璃展櫃前的岡比亞鼠。

玻璃後是一條蜷縮起來,倒掛在樹枝上毒蛇。

雙方對峙良久,毒蛇猛然探出攻擊,結果卻一頭撞在了玻璃上,發出一道悶聲。

值得奇怪的是,玻璃後的岡比亞鼠絲毫冇有被嚇到的意思,甚至隻是身體微微一動,接著就靠得更近,仔細觀察起來。

“就它吧。”

畢方興趣大增,確定了目標。

動物生活的久了,意識到玻璃的存在並不奇怪,可在玻璃另一麵的毒蛇發起攻擊後,一點都不害怕。

這種情況下可能人都會被嚇一跳,更彆說一隻老鼠了,說明它不僅聰明,而且膽子很大。

畢方就需要這種。

荒野之中太容易遇到危險情況了,他可不想要一隻一遇到危險就嚇得瘋狂逃竄,事後怎麼都找不到的岡比亞鼠。

“家裡的動物真的越來越多了。”

畢方歎了口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