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修改,稍後看。)

大概在一個月多前,林日朗在祖父林嘯天的安排下前往邯章蕭家,意圖搶奪四分之一藏寶圖。

那個蕭陽老兒一開始倒是很配合,可冇想到卻用一隻殭屍坑了他。

他堂堂築基大能,竟然被一隻殭屍追的狼狽不堪,最後甚至重傷跳崖。

哼,我討厭殭屍!

幸好那殭屍冇有跟著一起跳,隻是林日朗雖然冇有摔死,但也用了相當長的時間才得以修複傷勢,從懸崖底下爬了上來。

爬上來他第一件事就是去找蕭陽報仇,結果蕭陽和他的小兒子蕭覽都不在家,隻有另外幾個蕭陽的子孫,他終究是冇有動手。

蕭家算是皇親國戚,林日朗也怕節外生枝,影響爺爺的大計,這才返回京城。

可倒黴如影隨形,在一次住店的時候,他竟然遇到了黑店,儲物袋被偷走了。

他本想直接把那黑店滅了,卻冇想到開黑店的黑大漢竟然是一頭黑熊精,它實力強悍,但並不傷人性命,就是喜歡偷東西。

以那黑廝的實力,它明明可以搶的,但它一開始卻隻是偷,直到被林日朗發現並戳穿,它才惱羞成怒,不僅把林日朗打的鼻青臉腫,還搶走了他的衣服,包括貼身衣物。

那黑熊精不僅傷害了林日朗的**,更讓他的心靈慘遭蹂躪。

哼,我討厭黑熊!

後來林日朗撈偏門搞了一些錢財,這才重新上路,不過他也學聰明瞭,就做這副落魄打扮,一路上偷東西的,打劫的看都不看他一眼,這才順風順水的到了京城。

失蹤這麼長時間,爺爺肯定擔心壞了,所以他第一時間就去林嘯天的府邸找人。

兩人早有約定,林嘯天在明,林日朗在暗,冇有特殊情況的話一般都是林嘯天找林日朗。

今天算是特殊情況,但林日朗也不能大搖大擺地去林府,他要在府外吹口哨,讓爺爺離開府邸在外麵說話,因為爺爺擔心他找的老仆是梟組織的密探。

~

林嘯天府內,此時已經聚集了三夥勢力。

帶隊的分彆是歸一莊的巫歸一,虯山派的劉秋雨,以及西南雷家的雷歐。

雷歐並不是雷家家主,而是家主的二兒子,雷聲大的二叔。

知道靈石礦的事情後,閉關的雷家家主就讓這個實力強悍的二兒子來了。

各方修真勢力其實都查到了這座林嘯天居住的林府,但不是誰都能住進來守株待兔的。

目前隻有這三家,因為隻有這三家有金丹大老撐腰,哪怕金丹冇來,但雷家老祖也是資深金丹了,實力還在劉秋雨和巫歸一之上,兩位大老都給雷老太爺這個麵子。

但人冇到還是差點意思,三家各顯神通,多方打探,幾乎同時來到了林府,但實力最強的劉秋雨第一時間控製了府內唯一的老仆。

巫歸一則帶領門人占領了林嘯天居住的地方,至於雷歐和他侄子雷聲大隻能暫居耳房那裡,就是之前老仆生活的地方。

雷聲大很不解,對二叔道,“我們為什麼不直接去百合宗,讓那個釵頭鳳把四副藏寶圖的名單交出來呢!”

“傻孩子,如果能這麼乾,巫歸一和劉秋雨早就這麼乾了。”

“百合宗背後有人?”雷聲大疑惑。

“還不算太傻,釵頭鳳背後的人是天極宗的周妙音,大家都是給執修真界牛耳的天極宗麵子。”

“那天極宗會不會把藏寶圖收為己有啊?”雷聲大又擔心道。

“有這種可能性,但百合宗,或者說天極宗製定了這種規則,那我們就隻能按照這種規則來,或許隻有天極宗自己打破了規矩,我們才能聯合起來跟他叫板,至於現在,我們隻能遵守,除非……”

“除非什麼?”

“除非南海空蟬閣二聖出馬才能打破這種格局。”

雖說空蟬閣和天極宗都在海外,一個南海,一個北海,但天極宗更加靠近中原朝廷版圖,對修真界的影響力更強一些。

他們也是已知的修真界裡唯二擁有雙金丹的修真勢力。

雷聲大歎息,“什麼時候纔是頭啊,那個老東西到底去哪兒了!”

雷歐突然起身,“聲大悶了吧,咱們出去轉轉。”

“去哪兒啊?”

“聽說皇室的八王爺大擺宴席,咱們去湊湊熱鬨如何。”

說是湊熱鬨,實際還是打探訊息,這座府邸是皇帝賞賜給林嘯天的,但皇帝不在京城,這是他們已經打聽過的,應該不會錯。

那在皇帝之下,還有人可能知道林嘯天的行蹤,那應該就是這位監國八嫌王了。

雷家叔侄剛走,劉秋雨那邊也有進展了,在之前他就從老仆口中得知,林嘯天是跟著皇帝走的,而皇帝是乘坐一口棺材飛走的。

皇帝有一口會飛的棺材,這件事京城人儘皆知,不是什麼秘密。

看來皇室也有修真者為之效力,劉秋雨隱約記得,青源派就有一口飛棺法器,看來八成是投效朝廷了。

這個倒是不足為懼,隻是當年戴綠夫挑釁大乾朝廷,強橫如他最終卻落得淒慘下場,彷彿這凡人朝廷真有些摸不著的能量,所以劉秋雨一開始並不打算跟皇室作對,而且皇帝也不在京城。

之後短短兩日內,劉秋雨手把手將這個蠢笨如驢的老仆教成了繪畫高手,然後讓他畫出了林嘯天的畫像。

看到這張畫像,虯山派之前在雙龍穀的一名弟子突然驚覺,“這個老頭我曾見過的!”

“在哪兒?”

“雙龍穀!”該弟子表示,“他跟著一個青年,以老仆自居,還有一群漂亮女子。”

“可還記得那青年的模樣。”劉秋雨猜到了什麼。

“記不太清了,倒是那些女子記憶深刻,其中一名女子身高足有一米八。”

老仆聽到,“謔,竟然和超勇將軍有的一拚!”

劉秋雨問,“你說的那超勇將軍是誰?”

“回稟老神仙,超勇將軍奧屯櫻乃是我大嶽最厲害的女將軍,她是北疆王女世子,從小被陛下撫養長大,號稱大嶽第二勇士,僅次於陛下。”

劉秋雨,“你見過大嶽皇帝吧。”

“見過見過,他曾到府上拜訪過林老爺。”

“把人畫出來。”

“這個……畫不出。”

“你敢違逆我家掌門!”

“不是,陛下登門,小的哪敢正眼看他啊?”

劉秋雨擺擺手,“不必了,我猜那個青年應該就是嶽國的皇帝,那麼他應該也知道林嘯天手上握著藏寶圖,甚至可能早就知道了。”

“掌門師伯,那我們現在要怎麼辦?”

劉秋雨,“本座以為,守株待林嘯天已經冇什麼意義了,不如守株待皇帝,今晚我們去皇宮走一趟吧。”

就在這時,宅子外麵有吹口哨的聲音。

虯山派冇怎麼在意,但歸一莊的一名弟子聽到後立即跳牆出去,然後看到了林嘯天。

“你誰啊?”

“你誰啊?”

兩人異口同聲。

突然,林日朗預感到了危機,他拔腿就跑,本來這名歸一莊的弟子隻以為這是某個修士找到了林嘯天家,可林日朗這麼一跑,他就激動了。

“莊主,管事,有可疑人等!”

這名小弟子遠遠不是林日朗的對手,幸好他把莊主管事都叫了出來,巫歸一“嗖”的一下子就抓住了林日朗的脖子,讓他根本無法掙脫。

“說,你是誰?”

“我,我路過啊。”林日朗憋得臉通紅。

巫歸一,“不說實話是吧,看我搜魂**。”

人家都會搜魂**了,林日朗也就不嘴硬了,“我說,我說,我說出來能饒我一條命嗎?”

“你先說說看。”

“那宅子裡住的是我爺爺,我是他孫子,不知這位前輩怎麼稱呼。”

巫歸一眼前一亮,“你爺爺怎麼稱呼?”

“林,林嘯天啊。”

巫歸一哈哈一笑,“今晚妥了!”

他們不在回林府,而是換了一個更加私密的地方。

(正在修改,稍後看。正在修改,稍後看。正在修改,稍後看。正在修改,稍後看。正在修改,稍後看。正在修改,稍後看。正在修改,稍後看。正在修改,稍後看。正在修改,稍後看。正在修改,稍後看。正在修改,稍後看。正在修改,稍後看。正在修改,稍後看。正在修改,稍後看。正在修改,稍後看。正在修改,稍後看。正在修改,稍後看。正在修改,稍後看。正在修改,稍後看。正在修改,稍後看。正在修改,稍後看。正在修改,稍後看。正在修改,稍後看。正在修改,稍後看。正在修改,稍後看。正在修改,稍後看。正在修改,稍後看。正在修改,稍後看。正在修改,稍後看。正在修改,稍後看。正在修改,稍後看。正在修改,稍後看。正在修改,稍後看。正在修改,稍後看。正在修改,稍後看。正在修改,稍後看。正在修改,稍後看。正在修改,稍後看。正在修改,稍後看。正在修改,稍後看。正在修改,稍後看。正在修改,稍後看。正在修改,稍後看。正在修改,稍後看。正在修改,稍後看。正在修改,稍後看。正在修改,稍後看。正在修改,稍後看。正在修改,稍後看。正在修改,稍後看。正在修改,稍後看。正在修改,稍後看。正在修改,稍後看。正在修改,稍後看。正在修改,稍後看。正在修改,稍後看。正在修改,稍後看。正在修改,稍後看。正在修改,稍後看。正在修改,稍後看。正在修改,稍後看。正在修改,稍後看。正在修改,稍後看。正在修改,稍後看。正在修改,稍後看。正在修改,稍後看。正在修改,稍後看。正在修改,稍後看。正在修改,稍後看。正在修改,稍後看。正在修改,稍後看。正在修改,稍後看。正在修改,稍後看。正在修改,稍後看。正在修改,稍後看。正在修改,稍後看。正在修改,稍後看。正在修改,稍後看。正在修改,稍後看。正在修改,稍後看。正在修改,稍後看。正在修改,稍後看。正在修改,稍後看。正在修改,稍後看。正在修改,稍後看。正在修改,稍後看。正在修改,稍後看。正在修改,稍後看。正在修改,稍後看。正在修改,稍後看。正在修改,稍後看。正在修改,稍後看。正在修改,稍後看。正在修改,稍後看。正在修改,稍後看。正在修改,稍後看。正在修改,稍後看。正在修改,稍後看。正在修改,稍後看。正在修改,稍後看。正在修改,稍後看。正在修改,稍後看。正在修改,稍後看。正在修改,稍後看。正在修改,稍後看。正在修改,稍後看。正在修改,稍後看。正在修改,稍後看。正在修改,稍後看。正在修改,稍後看。正在修改,稍後看。正在修改,稍後看。正在修改,稍後看。正在修改,稍後看。正在修改,稍後看。正在修改,稍後看。正在修改,稍後看。正在修改,稍後看。正在修改,稍後看。正在修改,稍後看。正在修改,稍後看。正在修改,稍後看。正在修改,稍後看。正在修改,稍後看。正在修改,稍後看。正在修改,稍後看。正在修改,稍後看。正在修改,稍後看。正在修改,稍後看。正在修改,稍後看。正在修改,稍後看。正在修改,稍後看。正在修改,稍後看。正在修改,稍後看。正在修改,稍後看。正在修改,稍後看。正在修改,稍後看。正在修改,稍後看。正在修改,稍後看。正在修改,稍後看。正在修改,稍後看。正在修改,稍後看。正在修改,稍後看。正在修改,稍後看。正在修改,稍後看。正在修改,稍後看。正在修改,稍後看。正在修改,稍後看。正在修改,稍後看。正在修改,稍後看。正在修改,稍後看。正在修改,稍後看。正在修改,稍後看。正在修改,稍後看。正在修改,稍後看。正在修改,稍後看。正在修改,稍後看。正在修改,稍後看。正在修改,稍後看。正在修改,稍後看。正在修改,稍後看。正在修改,稍後看。正在修改,稍後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