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神城之外,有無形的威壓在擴散,更有璀璨的仙霞絢爛,照亮了無垠虛空,浩盪出淩駕於諸天萬域之上的不朽氣機。

兩件極道皇兵,被暗中那至少是大聖境界的修士催動,當中神祇近乎完全復甦,打出了破滅的劫光來。

而與之相對的,神城之中,唯一處在大聖境界的老掌教離去,前往了古路深處,而今神城罹難,卻也不知為何冇有回返。

儘管餘者激發了古路大陣,但畢竟僅僅是古路一角,實在難以同時抗衡兩件皇兵。

“轟!”

大陣被攻破,即便是溢散而來、微不足道的縷縷皇威,也於瞬間將所有聖人化為飛灰。

皇道至高,當真恐怖如斯。

但出手之人,似乎並不想真的將神城毀去。

在以兩件皇兵攻破此地防禦後,便再度探出滔天巨掌來,想要將古路連根拔起。

危急時刻,有屍山血海自古路深處而來,降臨此地。當中,一柄通體暗紅的殺劍沉浮。

下一瞬,仙劍縱橫,化去了形體,斬出了破滅一切生機的驚世神芒。

“靈寶殺劍!”

出手之人自然不敢以肉身試探,慌忙撤回。

旋即便有霞光熾盛,極道神威瀰漫,替他擋下了這一擊。

“哼!即便靈寶殺陣舉世無雙,但分出一柄殺劍來此已經是極限,莫要張狂!”

那人似乎對古路深處的情況頗為清楚,認定其餘的殺劍定然無法趕來此地相助,就要以兩件古皇兵將此劍鎮壓。

“當——”

就在神城中僥倖活下來的眾人再度陷入絕望,認為自身將會落入魔掌之際——

從北鬥方向,有清冽的鐘聲傳來,伴隨著綠霞漫天。

極道皇威鋪天蓋地,令整座神城都震動,虛空哀鳴,於瞬間將兩件皇兵的威勢湮滅於無形。

“東皇鐘!”

陰影中傳來那人頗為忌憚的驚呼。

神城距離北鬥古星並不遙遠,他此前以秘法遮掩大戰的波動,但卻被靈寶殺劍破滅。

如今,北鬥的各大勢力想來都已經察覺此地異動。

若是等到諸多古皇兵來援,恐怕想走都走不了了。

電光火石之間,那人便已經做出決斷。

兩件古皇兵撕裂了虛空,開辟出一條光影斑駁的通道來。

而臨走之時,那人卻也不忘打出一道極道神威來,儘管被靈寶殺劍擋下了絕大部分,但仍舊令神城中再度死傷無數。

“轟!”

仙霞豔豔,璀璨的光輝降臨,與靈寶殺劍並列,提防著暗中可能還會襲來的攻伐。

看到這一幕,神城中所剩無幾的生靈不由鬆了口氣,這驚心動魄的一夜終於落下帷幕,眾人皆不由有劫後餘生之感。

《控衛在此》

翌日,崑崙的老掌教才從古路深處回返,帶來了令所有人震驚的訊息。

昨夜,在古路深處的八十一城,爆發了古來罕見的皇兵大戰。

諸多大敵來襲,當中不乏大聖、更甚至有著準皇存在。

他們復甦了三件神秘的古皇兵,當真打出了媲美極道皇者的一擊來。

若非靈寶殺陣著實非凡,且有著古路上諸多神城的管理者合力共祭,恐怕撐不到宇宙中來援。

也因此,當第一神城遭到攻擊,他們無法第一時間出手,唯有後續勉強分出了一柄殺劍來。

若無後續東皇鐘的及時趕到,古路當真危矣。

當元妙的身影出現在大殿中時,頓時感應到一道灼熱的目光傳來。

順著冥冥中感應看去,隻見那孫太一正和此前見過的妖族青年勾肩搭背,一副相談甚歡的模樣。

心中暗道晦氣,元妙轉身欲走,誰料金光閃爍,那孫太一的身影瞬間浮現,一臉驚喜道:

“太好了,見到元仙子你平安無事,在下也終於放心了。”

元妙的臉上露出禮貌而不失尷尬的微笑,點了點頭。

那孫太一自然也不是為了來套近乎,旋即便透露出目的。

原來,古路遭此劫難,諸多修士心有慼慼,打了退堂鼓。

對此,神城的管理者自然也不會阻攔,任由他們離去。

但由於昨夜的敵襲,古路多處被破壞,無法正常進行試煉。

為了剩下願意繼續試煉之人,老大聖卻也提出要大開方便之門,可以將實力足夠的修士提前送往古路深處進行試煉。

但由於眾人境界修為還不夠,便要求他們至少要結伴而行。

“我與雪兄相談甚歡,決定一起前往古路深處曆練,不知元仙子你?”孫太一向她投來詢問的目光。

瞥了不遠處那神秘強大的妖族青年一眼,元妙自然冇有不答應的理由。

她踏上古路,本就是為了進行試煉,且不說能夠進入更加強大的試煉場,就說他二人,也已經是最好的磨刀石。

……

距離踏上唯一古路,十年的光陰轉瞬即逝。

這段時日以來,古路風波不斷,不時便有某處神城遇襲、試煉場被攻破的訊息傳來。

但終究再也冇有如昔年那般五件古皇兵齊出的巨大危機爆發,隻能算是些小打小鬨。

另一邊,唯一古路的守護者們,自然也不會坐以待斃。

他們中的很多人,本就出身於宇宙中許多強族大教,也因此能調動諸多勢力,主動出擊,搜尋暗中的敵手。

隻可惜,並無什麼收穫,後者就像是憑空消失了一般。

而這些,都是大人物們所應當操心之事。

對於踏上古路的萬族天驕來說,他們隻有唯一的目標。

輝煌的帝路上,血與火交織,曆經了最殘酷的試煉與洗禮,不乏曾經威震一域的英傑闇然落幕。

自然,也有人高歌猛進,於古路上闖下了赫赫威名。

“彭!”

一道金色的神芒擴散,於瞬間將前方浩如煙海的白骨大軍化為灰儘。

這是一個充滿死亡的國度,是古路上有名的試煉場。

據說,在葬土的深處,有令準皇也要膽寒的至強存在。

白骨皚皚,放眼望去,冇有任何血肉生靈。

空洞的骷髏中,妖異的鬼火燃燒,瀰漫出死亡的氣息,卻成為了另類的生命。

死寂與黑暗的世界中,唯有此地一盞神燈點亮,吸引了所有的亡靈大軍。

當中那人,身材高大、充滿了力量之感,孫太一的臉上也褪去了青澀,浮現剛毅的神情。

他百無聊賴,唯有機械般地完成著自己的任務,打出一道又一道神則,將來襲的白骨大軍磨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