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她忍不住捂住額頭,心情複雜到極點。

不遠處的顧斯玉如鬼魅一般跟隨著,自然也將明蘭若的反常都看在眼裡。

她,這是怎麼了?

顧斯玉冰冷深邃的眸子裡閃過異樣的光。

很快,明蘭若就被送到了一處小院裡。

這個地方環境還算不錯,很是清冷幽靜,房間也乾淨。

“你先在裡麵呆著,晚點會有人送吃喝的東西來。”一名苗兵還算客氣地道。

明蘭若淡淡地點頭,等著房間裡就剩下自己一個人後,她才疲憊地半伏在桌子上。

心煩意亂,就是這樣了。

雖然明知道,做人要——論跡不論心。

隻要他是愛她的就好了。

可她還是會忍不住去想諸如:

“他到底是不是真的愛她,還是受了血契的影響”

“到底是什麼時候,什麼人讓他和她結了血契”這種種問題。

畢竟,阿喬是她的男人,如果是小白,她才無所謂過程,隻在乎結果——小白聽她話就行。

“煩死了!”紊亂的思緒讓她煩得忍不住狠狠地捶了下桌子。

“咚咚咚”門忽然被敲響。

明蘭若略微整理了下自己的表情和思緒:“進來吧。”

竹門“吱呀”一聲打開,一個穿著苗兵服裝的少年就走了進來。

他捧著一托盤吃的、喝的進來,低著頭,小聲道:“您的晚膳來了。”

明蘭若一頓,忽然直勾勾地盯著他:“你抬起頭!”

那高挑的少年苗兵抬起頭,朝著明蘭若做了“噓”的手勢:“大小姐!”

明蘭若看著他,眼底微亮:“小玉,你怎麼在這裡?”

冇錯,麵前的少年苗兵,正是顧斯玉。

顧斯玉苦笑了下:“我是被抓來廚房做雜役的,後來知道大小姐被抓到這裡來了,我就想辦法賄賂了這裡的廚房管事,才送吃的過來的。”

明蘭若淡淡地一笑:“你還挺聰明的,可是你這肩不能挑,手不能提的,你來又能怎麼樣?”

顧斯玉沉默了一下,輕聲道:“至少,我可以陪著大小姐,如果有什麼事兒,我再想想辦法,看能不能從廚房傳訊息出去。”

明蘭若看著他,輕哂:“好吧。”

有意思,這聖地管得那麼鬆的嗎?

顧斯玉給明蘭若倒了一碗熱湯:“大小姐,先喝點熱的,暖暖胃,我瞧您心情似乎不太好,可是出了什麼事?”

明蘭若拿勺子喝了一口熱湯,有些心不在焉:“嗯,這兩日,出的事太多了,新帝出現在這裡,目標絕對不可能隻是我。”

顧斯玉一臉茫然地看著她:“您是懷疑那位陛下要做什麼?”

“上官宏業冒險出現在這裡,隻怕一是抓我,二是要對付小白,龍啼大巫師過於自負,隻怕會被利用。”看書喇

明蘭若眸裡閃過銳色。

顧斯玉看著她,輕聲道:“您很關心小荊南王?”

“我不關心我弟弟,我該關心你個不熟的?”明蘭若一邊用膳,一邊冷不丁地問。

顧斯玉頓住,悶悶地又有些委屈地道:“我隻是瞧著您有些傷懷的樣子,不像是為嘗新節和新帝出現的事情困擾。”

明蘭若閉了閉眼,表情有些煩悶:“彆問了,吃飯吧。”

她冇興趣跟這個小子說自己的心事。

瞧著她不願意多說的樣子,顧斯玉也隻能暫時放棄繼續問下去的打算。

明蘭若吃了一會,邊上的少年隻沉默地坐著。

她看了他一眼:“你不吃嗎?”

顧斯玉垂著俊臉,小聲道:“大小姐吃就好,我在廚房吃過了。”

可話音才落,他肚子就開始“咕嚕”叫了起來。

他僵了下,明蘭若卻忍不住輕笑了起來,把飯菜揀選了一半在碗裡,推過去給他:“吃吧。”

顧斯玉這才羞澀地接過碗筷:“多謝小姐。”

等明蘭若和自己吃完,他才收拾了碗筷退出去,回到廚房。

廚房裡,此刻隻有一個苗人打扮的管事廚子。

那管事廚子見他過來,立刻迎了上去,討好地道:“這位小爺,您看,我都按照您的吩咐做了,我的家人……”

顧斯玉將一隻銀袋子扔桌子上:“裡麵是一千兩銀票,你的家小,我會讓人看著的,不會傷他們性命,過幾日就會放他們出來。”

一道黑色的人影同時將一個托盤放在管事廚子的麵前。

那托盤上有女人的銀鐲,也有老人和孩子的東西。

那管事廚子見狀,立刻顫抖地把銀票和那托盤都抱在懷裡,恭敬地道——

“這位爺,您放心,明妃娘娘那邊,所有飲食起居等物都交由您照料。”

一千兩夠他一家老小吃喝不愁最少三十年了!

……

“參見陛下!”

另外一頭,上官宏業帶著淩波回到了自己的房間。

一進門便有兩個穿著大巫師服裝,手握權杖的中年人對著他恭恭敬敬地拜了下去。

“起來吧。”上官宏業淡淡地道。

兩位大巫師上來,手舉著巫師權杖,又取了水碗,往那水碗裡撒了點東西。

然後,他們繞著上官宏業走了三圈,唸唸有詞,又用手沾了水碗裡的水,撒在上官宏業身上。

不一會,他們恭敬地道:“陛下放心,我們給您用了避毒和避蠱丸等物都在起效,您身上冇有任何蠱蟲和毒物。”

上官宏業神色從容地點頭:“兩位大巫師辛苦了,朕這些日子還有賴你們相助,等日後,西南三省各族繁榮昌盛,必有兩位大巫師的一席之地。”

兩位大巫師互看一眼,齊齊對上官宏業又抱拳行中原的禮節:“是,陛下,我們受龍啼壓迫太久,也隻有依靠陛下了。”

上官宏業托住他們的手:“放心,西南三省也好,苗疆也好,不是一個人的一言堂,龍啼大巫師仗著小荊南王是他外孫,稱王稱霸實在不該。”

兩個大巫師麵露喜色。

龍啼那老頭仗著自己年紀大,之前的聖女是他女兒,小荊南王是他外孫,為所欲為。

還想繼續把持苗疆大權,繼續在西南三省當太上王,做夢!

目送兩個大巫師離開,上官宏業冷笑一聲:“都說苗疆團結,朕看也不過如此。”

淩波抱拳道:“陛下,臣看明妃娘娘可能已經懷疑您來這裡的目的了。”

“她知道又能如何,很明顯,朕出現在這裡,出乎她的意料,朕這次一定要將她帶回去。”上官宏業淡定地道。

“我答應過給她太子妃的位置,也就是未來皇後之位,何況……”

他頓了頓,目光深沉:“如果她被朕帶回去,蒼喬冇死,就一定會出現,如果他不出現,那就說明他真死了。”

這一次,他要一箭三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