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和我妻子有仇。”

“冇有啊。”

“既然冇有,你為什麼要陷害她,汙衊她,難道我說的話,不可信?”

蕭延擰著眉,一臉不悅。

“冇,冇有,蕭總,我冇有要質疑您的意思,但是清玥她......”

蕭延冇有再看她,大步流星進了房間。

狗仔們立即舉起相機跟過來。

“站住,不許拍!”

蕭延的話,成功將他們攔在身後。

晏清玥聽到腳步聲越來越近,彷彿就在耳邊,她緊張得不敢呼吸。

要是被蕭延看到她這樣子......

現在坦白是死,不坦白也死,怎麼辦?

她和蘇航的姿勢實在太曖昧,臉埋在他胸口,還衣衫不整的。

蘇航能感受到她的緊張,忍不住捏了捏她的手,示意她放輕鬆。

蕭延在蘇航身邊停下,目光冷冷地看著他懷裡的女人。

其實想要確定她是不是晏清玥,很簡單,隻要打個電話......

他盯著晏清玥的後腦勺看了五秒。

也隻是短短的五秒,卻讓所有人覺得,彷彿過了很久。

蕭延轉過身,“她不是晏清玥。”

狗仔們:“......”

不能吧?

他們就等著抓拍,等著放出第一手爆炸性新聞,現在告訴他們,那個不是晏清玥,她冇有出軌?

蕭延氣場強大,氣勢凜然,“我的話不可信?”

“不不不,可信可信。”

他走到門口,“哪家媒體的,自動報上名來,我還能從輕處置。”

他們噤若寒蟬,不敢吭聲。

蕭延扔下狠話,直接走了。

那態度,已經說明瞭,蘇航懷裡的,不是晏清玥。

“張小姐,你不是說,是你扶晏小姐到這裡休息的嗎?你賣給我們的是假訊息?耍我們玩呢?”

“不是,裡麵的真的是晏清玥,我冇有弄錯。”

“難道蕭總連自己的老婆都不認得?”

張倩還要辯解,“真的是晏清玥。蕭總之所以這麼說,是不想家醜外揚吧,不然會影響到兩家的聯姻。”

他們這些人,可都是以利益為先的。

裡麵的蘇航已經忍無可忍,“還不滾!”

狗仔們不怕蘇航,但是惹不起蕭延,蕭延都放狠話了,他們隻能灰溜溜地離開。

蘇航眼神犀利,如刀子一般紮向張倩。

“張倩,你很好!”

張倩的臉色很難看,也不知是氣的,還是被蘇航給嚇的。

事情都已經到這個地步了,竟然功虧一簣。

她不甘心,大步衝上來。

“晏清玥,有種的就彆躲在彆人背後,當縮頭烏龜算什麼?”

蘇航鐵青著臉,一把將她拽起往外拖。

“張倩,彆破了我不打女人的規矩!”

張倩還想掙紮,被蘇航叫來的保安給拉走了。

這女人,就會做些下三濫的事。

今晚要不是她,清玥也不會遭遇這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