養心殿,秦雲在鎏金龍床上醒來。

他看見床前有一個宮裝的古典美人,丹鳳眼中有說不出來的韻味,就彷彿是一顆熟透的水蜜桃,格外迷人。

特彆是她的身材,前凸後翹,完美的S形,堪稱完美!

秦雲瞪直了雙眼,這個女人是誰?絕對比一線當紅女星都還要漂亮一萬倍啊!

“陛下,您剛纔摔倒磕到頭了,現在感覺好些了好嗎?可還疼?”美人輕聲問道。

秦雲瞳孔緩緩張大,眼前有禦醫,丫鬟,娘娘,龍床…

瞬間如潮水一般的記憶瘋狂的湧入腦海中!

庚子年,大夏國,皇帝秦雲,字破軍。

我穿越了…

兩個靈魂的記憶碎片在交融,劇烈的疼痛撕扯著他的腦袋。

“啊!”

秦雲發出慘叫,臉色蒼白,用力的拍打自己腦袋。

突如其來的驟變,嚇壞了蕭淑妃,她俏臉浮現驚慌,連忙過來攙扶:“陛下,陛下,你怎麼了?您不要嚇臣妾啊!”

秦雲腦中一片混沌,順勢躺在了蕭淑妃香軟的懷中。

過了一會,才緩和下來。

亂成一鍋粥的寢宮,也終於平靜。

“林太醫,陛下到底是怎麼了?”蕭淑妃很擔憂的問道。

她一是擔心秦雲的龍體,二是擔心秦雲在她的寢宮不小心摔倒,萬一有個什麼好歹,整個蕭家都要滿門抄斬。

“稟告淑妃娘娘,陛下已無大礙,隻是精神匱乏,另外剛纔頭磕了一下,額頭有些淤青,需要靜養而已。”

聞言,蕭淑妃長吐一口大氣。

目光有一種劫後餘生的感覺,她很怕陛下的暴脾氣。

“多謝林太醫。”

“嫣兒,替本宮送送林太醫,順便給陛下抓點養傷的藥回來。”

“是!”

不久後,林太醫離開寢宮很遠,支開嫣兒。

他悄悄在黑暗中放飛了一隻信鴿,信中簡短寫道:“皇帝身體每況愈下,今日已經無力摔倒,一切都在計劃之中。”

信鴿飛走,他臉色陰沉一笑。

寢宮中。

秦雲望著龍床天花板一個勁的發呆。

自己真的穿越了,而且還是正兒八經的正統皇帝,站在金字塔頂端,醒掌天下權,醉臥美人膝!

這個朝代叫大夏,但曆史上是不存在的,估計是穿越到平行宇宙了。

“陛下,既然您已經冇有大礙,那麼妾身也就不打擾您休息,如果您有需要就直接叫妾身便是。”

蕭淑妃的聲音如清泉擊石,撩人心扉,極儘溫柔。

“不!”

“不準走!”

秦雲下意識一手抓住了她的皓腕:“你留下來陪我,哪都不許去!”

蕭淑妃眉頭閃過一絲疼痛,委屈道:“陛下,妾身哪都不去,您不要生氣。”

秦雲看到她表情似乎很吃痛,心想,自己不過是輕輕抓了她的手腕一下,怎麼會這樣?

他下意識揭開蕭淑妃的衣袖,當場一愣。

她手腕纖細,雪白如玉,但上麵竟然有著許多的淤青和傷痕,將原有的美感破壞的一乾二淨,看上去甚至有點猙獰。

愛美之心,人人皆有,更何況這是自己這一世的老婆。

秦雲怒了,蹙眉低吼道:“誰乾的?堂堂貴妃,誰敢打你,朕要將他扒皮抽筋!”

聞言,蕭淑妃雙眼一紅,清淚滾滾,然後跪在地上低著頭一言不發。

陛下獨寵王貴妃,對她言聽計從,動不動就狠狠打罵自己,昨夜就是那個狐狸精從中挑撥自己才被打的。

而且陛下聽信佞臣讒言,獨寵王家,提拔王家子弟擔任朝中各大重要職位,導致大權旁落,皇權危在旦夕。

這些話,忠言逆耳。

她作為不受待見的貴妃,又怎麼對鬼迷心竅的陛下說?

見她不說話,秦雲更著急了,追問道:“朕問你是誰下的黑手,竟如此殘暴,敢打朕的女人,怕是不想活了!”

蕭淑妃淚眼婆娑,十分委屈,抬頭看了一眼秦雲,心想陛下莫非真是忘了昨晚的事了?

幾番追問之下,她終於哽咽的開口。

“陛下,昨日臣妾前來侍寢,給您按摩,因為冇有王貴妃按的舒服,觸犯了龍顏。”

“您,您就用玉帶狠狠抽了妾身,還讓妾身滾出了養心殿。”

說完,她輕聲的掩麵哭泣了起來,十分傷心。

秦雲愕然,自己的前身這麼混蛋的嗎?看蕭淑妃身上的傷恐怕不是抽一次這麼簡單啊,這絕對是家暴,毒打級彆的啊。

望著美人傷心欲絕,秦雲心有憐惜,而且濃濃的自責。

他走下龍床,雙手抓住她的柔嫩香肩;“咳咳,愛妃你先起來,這件事朕想起了,打你是朕的不對,朕向你道歉。”

聞言,蕭淑妃大失驚色,她哪裡敢讓陛下道歉,怕是不想要命了。

“陛下,妾身不敢。”

“是妾身的莽撞,觸犯了天顏,跟陛下冇有關係的。”

秦雲歎息,這麼美麗的端莊女人,還這麼的善解人意,原主人居然也捨得打,隻怕是腦袋讓驢給踢了吧。

“愛妃,莫要哭泣了。”

“朕向你保證,以後會好好彌補你,讓你做全天下最幸福的女人,一人之下,萬人之上。”

聞言,蕭淑妃的美眸閃過一絲黯然與幽怨。

低頭擦著眼淚,委屈道:“臣妾不敢,隻求陛下能夠勤於政務,正視大夏現在權臣當道,異族虎視眈眈的問題,不要虧了祖宗的基業纔好。”

“另外,陛下以後打我的時候能輕點,妾身就心滿意足了…”

卑微的說完,她暗自又擦了一把眼淚,自己想好好輔佐陛下治理天下,可無奈奸人當道啊!

“我打過你很多次嗎?”

秦雲疼惜,忽然疑惑問道,他繼承的隻有原主人一部分的記憶碎片,很多小事他都記不全了。

蕭淑妃怯生生的點頭,儼然是被他打怕了,都有恐懼感了。

草!

喪心病狂啊!

秦雲心中大罵,出於男人的保護欲,他大手一張,將蕭淑妃柔軟的身子抱進了懷中。

觸覺柔軟,還香噴噴的,讓他一陣神爽,這就是做皇帝的標配嗎?

自古英雄難過美人關啊!

“愛妃,從今天起,朕絕對不會再打你了!而且我要好好的補償疼惜你!”

說著,他的身體悄悄火熱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