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空中烏雲密佈,天守閣的上方閃爍著陣陣雷光。

八重神子雙手放置在小腹前,帶著夏憂和一個穿著黑色鬥篷的人影走進天守閣中,兩側的守衛無人敢攔。

天守閣內,雷電將軍半跪在桌桉前,九條孝行正在不遠處給將軍彙報著稻妻近期的情況。

“將軍大人,稻妻的眼狩令執行的很順利,最近就連海祇島的叛亂都已經平定,這些都是我的功勞,隻要再給我一段時間,稻妻一定能更加接近將軍大人的永恒。”

雷電將軍平靜的看著他。

“事情我已經知道了。”

“你不知道哦。”身穿巫女服的八重神子邁著優雅的步伐來到殿內打斷了雷電將軍的話語。

九條孝行麵色陰沉道:“八重神子?你來這裡做什麼?”

“我覺得你應該清楚纔對,自己做的事情不應該時刻牢記嗎?”

八重神子說著將一封封信拿出,扔到了雷電將軍的麵前。

“不知道叛國該怎麼處理呢?”

雷電將軍在檢視完檔案後臉上依舊無喜無悲,隻是薙刀卻已經被握在了手中。

“膽敢背離永恒,唯有死之一途。”

九條孝行冇有想到雷電將軍真的會對自己動手,他有些著急的單膝下跪道:“將軍大人,請相信我,我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稻妻啊!”

“哦?愚忠之人犯下瞭如此大錯,稻妻因此被愚人眾滲透卻視若無睹,你是為了稻妻?”八重神子輕笑著諷刺著九條孝行的自辯。

而雷電將軍卻冇有聽九條孝行辯駁的意思,緩步靠近,薙刀直接落下。

凡人的身軀最終湮滅出雷光之中,就算是死,九條孝行都冇有反抗。

雷電將軍神情平靜的看著八重神子。

“若是無事便退下吧,她不想見你。”

八重神子笑了笑。

“就連我也不見,那她呢?”

說著八重神子背後的黑衣人突然掀開自己的黑袍,露出一雙白色的狐狸耳朵,在昏暗的環境下散發著燦金色光芒的雙童。

雷電將軍一怔,不由自主的從胸口拔出夢想一心開啟了一心淨土。

幾人都被納入一心淨土之內,半跏正坐的雷電影睜開雙眼仔細的打量著眼前熟悉的人影。

“是你嗎?”

狐齋宮靠近了些,“我冇有想到,在我不在的這段時間裡,稻妻居然會發展到這種地步。影你覺得生活在這片土地上的人們開心嗎?”

影在得知真的是狐齋宮以後先是一喜,隨後麵色再度嚴肅了起來。

“人之喜樂不過須臾光景,唯有永恒才能為這片土地帶來真正的安寧。”

“是嗎?這是你的真心話還是...這隻是你用來逃避和矇蔽自己的藉口?當初的你在登上將軍之位,在我離開之前你可不是這麼和我說話

你說要讓這片土地上的人們臉上常含笑容,你說要讓紫藤花盛滿整個稻妻,你說...”狐齋宮的話還冇說完就被打斷。

“夠了,我已經領悟到永恒的真諦,光憑三言兩語無法動搖我的決心,齋宮,就算是你想要動搖我的永恒,我也不會手下留情。”

狐齋宮的臉上滿是惋惜。

“你說要是真看到你今天的這副樣子,她是否會後悔?為了能夠讓你逃過高天正法,她主動前往坎瑞亞赴死。她用生命救下的你卻走上了與她完全相反的道路。

醒醒吧影,這不是永恒!”

影就像被戳到痛處一樣,不由分說的就要將夢想一心斬向狐齋宮。

狐齋宮不閃不避的朝著影走去。

“你殺了千代,現在又要殺我了嗎?如果我的死能換來你的稍微醒悟,那就請你殺了我。”

“你不要過來!”

不遠處正看著這一幕的八重神子正捂嘴偷笑。

“宮司,你笑什麼?你真不怕影砍了我剛剛複活的狐齋宮?”

“這是齋宮大人經常使用的感情牌,她瞭解影,影是絕對不會對她動手的,再加上一些言語的刺激,冇多久影就要淪陷了。”

果然就如同八重神子所說的那樣,影真的冇有對狐齋宮動手,任由狐齋宮走到她的身前。

“如果你不動手,就乖乖的和我出去,我來幫你實現真正的永恒。”

麵對狐齋宮的強勢,影居然露出了小女生的姿態。

“我不要。”

狐齋宮直接摟住影的腰,右手掐住影的臉。

“你不答應我我就掐你。”

就像兒戲一樣,夏憂親眼見證狐齋宮隻用三言兩語就收服了影。

八重神子也如約將雷神之心交到了夏憂手中。

“記得彆弄壞,弄壞了小心天理從沉睡中甦醒對你進行神罰。”

聽到狐齋宮說這話,夏憂突然想起之前在邊界那段難以忘懷的經曆,拿神之心的動作都小心了許多。

“對了,我的天領奉行~”夏憂突然想到了什麼提醒道。

八重神子眯著眼睛笑著,她朝著狐齋宮和影招手。

“和你們介紹一下,這位就是新上任的天領奉行。”

狐齋宮用感謝的眼神看著夏憂。

“我冇有意見。”

“想要成為天領奉行先和我打一架。”影正說著,突然看到狐齋宮笑眯眯的看她便改了口。

“但是因為你有功,將直接擔任天領奉行,希望你能為稻妻做出貢獻,我也必然不會虧待於你。”

聽到影的話夏憂突然有些心情複雜,從現在開始他就是天領奉行了,以後一定要為建設稻妻做出貢獻才行。

“我明白了!”夏憂堅定的說道。

我可愛的讀者們請原諒我,這是最後一次了,彆往下看。

在仙人與七星對峙的時候,公子已經提前來到了黃金屋,根據他的情報,岩王帝君的法蛻就在這裡

與遊戲中不同,熒和派蒙並冇有來這裡阻止公子,來到這裡的僅僅隻有公子一人。

但為了防止仙人們臨時起意要來接走仙祖法蛻他還是按照計劃喚醒了漩渦之魔神奧賽爾。

一張張百無禁忌籙在他的身邊旋轉,最終化為一道金色的光芒衝向孤雲閣的方向。

“失去神明的國度,希望你們不會被遠古的惡意重新吞冇...”

說著公子走向了黃金屋的儘頭...

...

另一邊,注意到金色流光飛向孤雲閣的甘雨也是按照凝光的要求提醒早就佈下的千岩軍做好準備。

這幾天夏迭贈予的歸終機圖紙也派上了用場被打造成功,璃月官方的技術不比怪鳥空賊團,他們打掃的歸終機相對完整。

隨著孤雲閣方向的魔神復甦,海麵上湧起洶湧的巨浪。

烏雲在逐步聚集,致使原本晴朗的天空變得漆黑一片。

對岩王帝君抱有極強仇恨的漩渦之魔神奧賽爾冇有在璃月感受到他所憎惡的氣息。

被封印的仇恨再也壓製不住,他鑽進海底朝著璃月港襲來,而在群玉閣之上隻能看到海底下巨大的黑影。

仙人們此時再也顧不得和七星較勁,此時最重要的還是尋找辦法將復甦的漩渦之魔神重新鎮壓。

凝光反應很快的禦使群玉閣來到璃月港外的海麵阻止漩渦之魔神奧賽爾繼續前進。

隨著她手中結印一台台歸終機於群玉閣之上憑空形成的藍色能量平台上出現。

“這是...歸終機!”留雲借風真君的語氣有些驚訝。

“現在不是驚訝的時候,既然歸終機在,對付那傢夥應該會變得容易些。”降魔大聖魈語氣冷靜的說道。

“降魔大聖所言極是。”在場的仙人都讚同這一觀點,凝光嚴肅的表情也緩和了不少,看來這群遠離塵世的仙人還是明事理的。

諸位仙獸形態的仙人都各自來到一架歸終機上方,為歸終機注入仙力。

漩渦之魔神感受到頭頂的氣息也不得不從海麵上出現,他那五顆巨大的頭顱凝望著群玉閣的眾人。

似乎是感受到威脅,他凝聚出水元素能量彈進行攻擊。

魔神的攻擊威力巨大,僅僅隻是一擊就使得群玉閣搖晃起來。

現在的奧賽爾也隻是剛剛從沉睡中甦醒,力量不完全,若是他的全盛時期群玉閣恐怕已經損毀。

但更加糟糕的事情又發生了,愚人眾的先遣隊分不同批次從一道道空間們中走了出來,他們的目的是摧毀歸終機。

《仙木奇緣》

凝光擊中精神維持群玉閣的穩定,她抽出時間看向夏憂和布洛妮亞,“如果可以請幫我請保護好這些歸終機,北鬥已經帶人與乾擾漩渦之魔神,再加上仙人歸終機攻擊的掩護,事情不會變得太難辦。”

“就交給我吧。”

夏憂朝著熒和布洛妮亞點點頭,然後就召喚出天火聖裁投入了戰場。

如果隻是麵對這些先遣隊還隻是小菜一碟,但那個身軀高聳入雲的漩渦之魔神就像是夏憂眼中的一根刺一樣,現實中的漩渦之魔神可不會受限於遊戲特效。

布洛妮亞和熒分彆前往不同的方向阻擊愚人眾先遣隊,夏憂則是一邊戰鬥一邊觀察海麵上北鬥艦隊的情況。

死兆星號一馬當先,載著幾架歸終機對漩渦之魔神進行攻擊,但似乎是因為冇有仙力加持威力差了些許。

其餘戰艦或多或少也能起一些乾擾的作用,但還是仙人使用的歸終機比較強。

仙人使用的歸終機就像火炮,普通千岩軍使用的就隻能算火槍。

雨點般的攻擊落在漩渦之魔神的身上,他似乎是有些厭煩了,隨手掀起滔天的巨浪就朝著船隻和群玉閣衝去。

“遭了”凝光緊蹙著眉,加急調整群玉閣的高度,但似乎有些來不及。

就在這千鈞一髮的時候,海麵上出現一道白髮的倩影。

她的手中凝結出攜帶寒霜的符籙朝著巨浪拍去,雖然申鶴一副很吃力的樣子,但還是勉強冰封住巨浪。

感受到申鶴的到來,留雲借風真君既欣慰也是稍微安下了些心。

見到巨浪被冰封,千岩軍的將士們就歡呼了起來,他們的戰意更加濃烈。

但很快他們的士氣就又被第二重巨浪壓了下去,第二重巨浪以不可阻擋的趨勢撞碎第一層巨浪凝結成的冰充向群玉閣。

好在剛剛在凝光的調整下,群玉閣的高度攀升了不少,雖然還是可以衝到,但影響應該不會很大。

就是群玉閣下麵的申鶴很有可能來不及避開了。

剛剛使用瞭如此多的冰元素力,申鶴幾乎已經冇有辦法移動,就在巨浪即將落下的時候,一道摩托的引擎聲響起。

原來是布洛妮亞把重裝小兔借給了夏憂。

“抓住我的手。”夏憂朝著申鶴伸出手,申鶴先是愣了下,然後俏麗的臉龐上浮現出欣喜的笑容。

她被夏憂拉到了身後緊緊的抱住夏憂的腰,感受著熒無法相比的觸感,夏憂差點冇握緊車把手。

見到夏憂成功救出申鶴,布洛妮亞也是安心了些,她使用理之律者的權能在漩渦之魔神的四麵八方召喚出真理之鑰。

真理之鑰的能量炮口朝向漩渦之魔神,將積蓄的能量傾瀉而出,造成巨量的冰元素傷害。

漩渦之魔神似乎是感受到難以忍受的疼痛身體劇烈的扭動起來,疼痛激發了他的凶性,讓他不顧其他攻擊抬起五顆巨大的頭顱在頭頂雲端凝聚出巨大的水元素團。

下一刻這巨大的水元素團就轟然破碎,化為一道道水箭落在群玉閣之上。

將申鶴送到安全的地方的夏憂重新回到群玉閣,在凝光構築的能量平台被擊碎之前將天火聖裁轉化成天火大劍。

一劍的熱浪瞬間蒸發了所有即將落下的水箭。

布洛妮亞看到夏憂手中的天火大劍童孔猛然一縮,“那是天火大劍...艦長你的身體!”

夏憂給了布洛妮亞一個安心的眼神,“這是虛空萬藏,反噬不會像真正的天火聖裁那般嚴重。”

夏憂坐回了自己的床上,他一臉嚴肅的看著熒和派蒙

“首先我要聲明一下,我真不是風神!”

派蒙湊到夏憂的麵前眯著眼看著他

“騙人的傢夥會得到我起的一個難聽的綽號!從現在開始你就叫騙騙花神!”

熒搖了搖頭把派蒙拉回了自己的身邊

“他確實不是風神,這一點我能夠從他的神情動作和彆的細節方麵看出來。”

派蒙疑惑的看向熒,“熒你是怎麼看出來的啊?”

熒拍了拍自己並不算飽滿的胸口說道:“我以前在彆的世界旅行的時候看過一些心理學的書。”

“我就說嘛,我怎麼可能會是風神呢?”夏憂鬆了口氣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