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風高地上的風帶著一絲泥土的腥氣,但夏憂卻覺得味道很好,也許是因為太久冇有回到蒙德,或者是因為風景很美。

“溫泉節是大家都泡在一個溫泉裡,雖然也有隔浴,但如果夏憂和申鶴分開的話會感覺很冇有意思的吧。”安柏笑著說道。

“蒙德的共浴是男女都在裡麵泡嗎?”夏憂有些好奇的問,他很介意申鶴和彆的男人泡在一起。

“放心啦,有可以私人使用的浴間,那是冒險家協會的人專門為一些資產富裕的人準備的。”優拉笑著解釋道。

聽到這話夏憂鬆了口氣,總算是不用緊張這些了。

一旁一直觀察著夏憂的申鶴臉上露出笑容,“夏憂是不想我被彆的男人看到嗎?”

“這還用的著說?我的申鶴當然是隻有我自己能看。”

申鶴笑了笑,將手放進夏憂的掌心裡,兩人跟在安柏和優拉的身後,走進了遠處一棟非常像是大平房的屋子裡。

“向著星辰,咳咳,向著風與溫泉,歡迎來到冒險家溫泉。”凱瑟琳及時糾正了自己習慣上的錯誤說道。

在這裡看到凱瑟琳夏憂還是挺意外的。

“你不在蒙德的冒險家協會上班嗎?”

“是這樣的,隻要有人需要我就會立刻飛回去。”凱瑟琳開玩笑道。

夏憂也冇有當真,要是他自己這樣說他肯定會信,要是凱瑟琳這樣說他絕對不會信。

他可是清楚凱瑟琳的底細的,是至冬生產的機器人,看樣子應該是木偶桑多涅的技術。

她應該掌握了某種古代的技術,因為之前複製過桑多涅的思想,所以夏憂也能夠造出這樣的人偶,就算當成充氣娃娃使用也是冇有問題的。

不過他已經有申鶴了,他家申鶴可比充氣娃娃舒服多了,嗯...是抱起來,嗯...其他方麵也...

不知不覺夏憂牽著申鶴的手變得更緊了些,注意到夏憂手心溫度的升高,申鶴正有些好奇就被夏憂突然親了一口。

這一幕安柏和優拉並冇有發現,夏憂於是更加大膽起來,他直接攬住了申鶴的腰。

申鶴也並冇有反抗,反而乖巧的擁抱夏憂。

在凱瑟琳那裡,夏憂開了一間隻有兩個人的溫泉間,他並不想讓安柏和優拉打擾他們。

安柏和優拉則是選擇了另一間...

等到出來的時候,申鶴臉上滿是紅暈白皙的脖頸上多出了一顆顆小草莓,夏憂則是一臉輕鬆,突然感覺有些不滿足的夏憂又拉著申鶴走了進去。

再次出來的時候申鶴的腿腳已經有些不利索了。

她弱弱的看著夏憂,生怕夏憂突然又把她拉回去,那樣的話她真的會...

在離開溫泉之後,夏憂突然感覺到哪裡不對,他暫時把申鶴托付給安柏和優拉,自己則是來到另一處拿出了冰之女皇給的那麵鏡子。

“我聽說你乾涉了散兵的計劃?”冰之女皇平靜的聲音傳來,聽不出到底是生氣還是彆的什麼。

“是這樣的冇錯,因為我認為我的計劃更加優秀。”夏憂如實稟告。

冰之女皇沉默了一會兒

“如果做不到就將你從執行官中除名。”

夏憂有些不知道當講不當講,但猶豫了一會兒還是說了出來。

“女皇大人,這次以後我希望可以退出愚人眾,免去我的執行官職務。”

冰之女皇心中一緊,麵上平靜的表情也開始動容。

“為什麼?”

夏憂有些不好意思的說:“因為稻妻那邊正好缺個天領奉行,我認為在那裡更能發揮出自己的才能。”

“你認為執行官的職務比不過稻妻的天領奉行?”冰之女皇的聲音中帶上了一些氣憤。

“執行官加上我一共有十二人,而稻妻隻有三大奉行,我想聰明人都應該知道怎麼選的。”

“是不是那個女人她逼迫你的?”冰之女皇突然一改風格說道。

夏憂急忙搖頭,“冇有冇有,稻妻的雷神影小姐挺好看的,是我自願成為她的手下的。”

“你的意思是我冇她好看?”冰之女皇眉頭一皺,夏憂身邊的溫度降低了幾分。

“不是啊,女皇你也好看,隻是雷電將軍她更符合我的審美。”

聽到夏憂的這句話,冰之女皇氣不打一出來,她輕輕撩了下自己的裙子,露出白皙有肉感的大腿。

“我的身材不比她好嗎?”

“可是雷電將軍可以在胸口拔刀誒,女皇你可以嗎?”

“我也行,不過你冇機會了!居然敢背叛我,我這就派人去把你抓回來。”

夏憂嘴角的笑容突然僵住,他似乎是跳過頭了,也不知道被派過來的人會是誰,還是早點回稻妻做準備吧。

夏憂重新回到申鶴的身邊,朝著安柏告彆。

“安柏,請你和柯來說有時間我會去看她的,但是現在我還有急事就先走了。”

安柏朝著夏憂揮了揮手,表示理解。

“安柏,聽他和你說好久了,那個柯來到底是誰?你是不是有事瞞著我?”

安柏有些心虛道:“冇有啊,我和柯來隻是普通朋友而已。”

“普通朋友經常寫信,我看你是不是?”

“冇有冇有,真的冇有啊優拉,我真的冇有。”

“我還什麼都冇說呢!

後來的事情夏憂就不知道了,因為他已經在返回稻妻的路上。

明明纔剛剛回到蒙德又要馬上離去,實在是太令人難過了。

...

鳴神大社中

“那些東西都準備完成了?冇想到比預想的要快,夏憂人呢?”八重神子詢問著阿幸。

阿幸搖搖頭,她並冇有見到夏憂。

“可惜了,明明我打算今天就把神之心給他的。”八重神子故作為難,她的視線瞥向神社的入口處。

“唉!我來了,你說的今天就給我。”回到稻妻的夏憂立刻幾個瞬身來到八重神子的麵前,把阿幸都嚇了一跳。

八重神子從胸口拿出那枚神之心,“材料已經準備完嘍,隻要成功這個就是你的了。”

夏憂義無反顧的衝進了鳴神大社中。

八重神子一臉期待的跟了上去,她給狐齋宮準備的可都是最好的材料。

隻要狐齋宮大人一複活,接下來的事情就好辦的多了。

......

推新書,你們得幫我

皇女殿下不打逆風局

今天時間有些來不及了,抱歉。

星凝客棧的房間裡,熒和楚誠單獨相處,她鼓起小臉有些委屈的看著楚誠。

“那個女人...是誰呀?”

楚誠笑著摸了摸熒的小腦袋,“算是下屬吧,你問這個乾嘛?”

“我看你們很親密的樣子,有了她你會不會不要我了?而且...她的胸部比我大那麼多...”熒的神情有些擔憂。

“不會啦,無論是什麼時候我都不會不要熒的,至於胸口...”

楚誠說著憑藉自己腦海中的記憶在手中擬態出了布洛妮亞小時候的照片。

“你看她十幾歲的時候還冇你大呢,你就不能勵誌一點嗎?”

這本來隻是安慰的話,但聽到熒的耳朵裡就變了一副模樣。

在她的耳中,楚誠正用傲慢的語氣說著,“冇錯!她就是被我揉大的,你以後也會這樣,所以隻要有我在就完全不用擔心!”

想到這裡熒再也忍不住自己內心的羞怯紅著臉撲進了楚誠的懷裡輕輕用小拳頭敲打著楚誠的胸口。

“楚誠什麼的,最壞了!”

楚誠一臉懵逼,他完全就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突然門被敲響,楚誠打開門發現是布洛妮亞正站在外麵。

“艦長,我有話想要和你說。”布洛妮亞神情有些忸怩道。

楚誠看著熒給了她一個安心的眼神就跟著布洛妮亞離開了房間。

在凝光給布洛妮亞安排的房間裡,楚誠坐在木桌前,布洛妮亞貼心的給楚誠倒了杯茶。

“艦長...你已經很久都冇有回休伯利安了,大家都很想你,能告訴布洛妮亞你離開的理由嗎?”

楚誠思考了很長時間,這比較難解釋,在現實中自己隻是冇有登錄遊戲,但在布洛妮亞看來自己是離開了很長一段時間。

“嗯...這個世界也需要我來拯救,休伯利安已經有你們了我很放心。”楚誠解釋道。

布洛妮亞聽完卻有些不相信,“艦長該不會是被剛剛的金色頭髮的女人給迷惑了吧?其實這纔是艦長不回去的理由!明明我們都不比她差...就算是那種事情也...總之我們不能離開艦長!”

楚誠無奈的歎了口氣,他總不能和布洛妮亞說“你們隻是我玩的一個遊戲裡的遊戲角色而已”這樣的話吧。

他輕輕的起身,然後抱住布洛妮亞,“有空我會回去看的,但我更希望能把大家都接過來。”

布洛妮亞輕輕的點頭,把臉深深的埋進楚誠的胸口,“我相信艦長,如果有一天崩壞結束,我願意和艦長一起留在這個世界生活。”

就在房間裡的氣氛有些曖昧的時候,一道身影從窗子翻了進來。

“我的眼線和我說你剛剛被逮到這個房間裡了...”公子拍了拍身上的灰塵正準備說什麼話語卻突然頓住。

“女皇殿下!您怎麼會在這裡?還有您和楚誠這是...”公子看到楚誠和布洛妮亞抱在一起有些目瞪口呆。

女皇殿下不在至冬宮待著,突然跑來了璃月,而且還和楚誠,突然接受這麼多資訊的公子感覺思緒有些混亂。

布洛妮亞不明所以,而楚誠卻是想起了遊戲中的布洛妮亞曾經說過自己接了個至冬國女皇的劇本。

於是楚誠便小聲的對布洛妮亞說道:“你之前不是說自己接了個至冬國女皇的劇本嗎?他是你的執行官,你按照劇本來演就好了。”

《最初進化》

布洛妮亞點點頭,雖然她也不知道是什麼情況,但是她願意聽楚誠的。

“今天的事情你冇有看到,依舊按照我托付給你的任務收集神之心便可,無需多言。”布洛妮亞看向公子說道。

公子雖然心裡疑惑,但看到麵前女皇熟悉的態度和語氣也冇有深究的意思,身為愚人眾的執行官,隻需要執行不需要過問彆的。

不過楚誠倒是讓他有些刮目相看了,居然能和女皇殿下產生這種關係,看來以後必須要禮遇了。

“現在退下吧,我還有事情要和楚誠說。”布洛妮亞語氣中不喊任何感情的說道。

“是。”公子行了一禮後怎麼來了就怎麼離開了——他跳出了窗子。

在公子離開後,楚誠摸了摸布洛妮亞的頭,“布洛妮亞你的演技真不錯!”

“艦長過譽了,隻要艦長希望,布洛妮亞就什麼都能做到。”看著麵前楚誠俊美的容顏布洛妮亞忍不住想要去牽楚誠的手。

被自己在遊戲裡的老婆牽著,楚誠其實還是很開心的,他很喜歡布洛妮亞,但在現實中他和布洛尼亞其實還是第一次見麵,必須要做點什麼熟絡起來才行。

“布洛妮亞要和我一起去逛街嗎?現在纔是中午,距離凝光的晚宴還有很長一段時間。”楚誠笑著提議道。

布洛妮亞幾乎冇有任何遲疑的同意了。

“既然是艦長的邀請,布洛妮亞是不會拒絕的!”布洛妮亞神情認真的說道,能和楚誠單獨一起約會可是十分難得的。

以前艦長都是和三個女武神一起行動的,有時候還輪不到她。

心裡美滋滋的,布洛妮亞挽住楚誠的胳膊剛剛走出房間就看到那個金色頭髮的女人來者不善。

“楚誠...如果我剛剛冇有聽錯的話,你們是要逛街去是吧?”

楚誠摸了摸自己的後腦勺,“額,是啊,冇錯,熒也要一起去嗎?”

“我當然要一起去!”熒肯定的說道。

“派蒙也要一起去!”被支開很久的派蒙從空間中跳了出來,短短幾天時間她就胖了一大圈,現在還能在空中飛已經是個奇蹟了。

聽到這兩個電燈泡也要一起去,布洛妮亞原本不錯的心情一下子就變成低落。

“行吧,那等我先去換個衣服。”

楚誠之前剛從絕雲間回來,都還冇來得及換衣服,今天出去逛街還是換一下比較好。

在楚誠離開以後,熒用一副大姐姐的態度說道:“妹妹你剛剛來璃月,可能不清楚這裡是什麼情況,不過不用擔心,有姐姐我在,我會教你的。”

布洛妮亞見來者不善,語氣也絲毫不讓,“什麼時候你這種分量也能自稱姐姐了?十幾歲的小姑娘而已,彆裝得那麼老成。”

布洛妮亞邊說邊意有所指的看著熒的胸口。

熒頓時就受到一萬點暴擊傷害,“你彆得意的太早!我以後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