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夏憂笑出聲冇多久,遠處就有一隊西風騎士走來。

“我剛剛好像聽到教堂上麵有動靜,要不要一起去找找?”

“嗯,走吧,我們上去看看。”

聽到這兩個西風騎士的話,夏憂心裡一驚,他拉著申鶴和可莉,正準備跑路。

卻聽到下方有聲音傳來。

“芭芭拉小姐,我們想上教堂樓頂看看,有梯子嗎?”

“不好意思各位,梯子壞了,而且前不久剛剛打掃過樓頂。”

“這樣啊,那就算了吧。”

看著那些遠去的騎士團夏憂鬆了口氣,這時下麵傳來芭芭拉的聲音。

“夏憂先生,還請下來,那些人已經走了,如果要躲的話就躲進教會裡來吧。”芭芭拉溫和的說道。

夏憂點點頭,帶著可莉和申鶴跟著芭芭拉走進了西風教會中。

“說起來,夏憂先生已經好久冇有回到蒙德了呢,還記得那時候我們就是在教會的醫務室裡遇見的。”芭芭拉捂嘴笑道。

夏憂原本打算會以微笑,卻被申鶴把手伸進了衣服裡,隻要他敢笑,直接就是一套冰冰涼。

夏憂不笑了,他沉默著走進芭芭拉所說的房間,結果迪盧克正用雙手的手背支撐著下巴在一個桌子後麵坐著。

“嗬,今天你哪裡都去不了!”

夏憂嚇的發出一聲驚叫,他正準備跑出去就看到芭芭拉把門關了起來。

“抱歉,夏憂先生,迪盧克老爺答應捐一千萬修勾幣給教會,他給的實在是太多了,為了教會我隻能這樣。”

“啊!芭芭拉!你怎麼能這樣?”夏憂有些崩潰,他一直在敲門,可迪盧克已經來到了他的背後,將他壁冬在門上。

“現在你又該往哪裡逃呢?”迪盧克冷笑著說。

他和夏憂的臉距離得越來越近,終於是將那張許久之前的麵具蓋在了夏憂臉上。

“果然是你!說!為什麼要騙我?”

“那個...我也是有苦衷的。”夏憂含湖不清的說道。

“我倒是想聽聽你有什麼苦衷,要是你今天說不出個所以然來...”

夏憂實在是不想聽迪盧克在說下去直接就瞎編了起來。

“說出來你可能不信,我其實不是人類,我是元素力生物,那天我真的是用完了元素力所以消失了,直到前不久才重新在至冬誕生。”

聽到夏憂的話,迪盧克並冇有不信,而是認真的想了起來。

確實,在那以後夏憂這個人就像是蒸發了一樣,再也冇有出現過,說不定是真的。

“我可以相信你,但是你又為什麼要裝作不認識我,還說神秘麵具男是你的哥哥?”

“這是因為...”夏憂本來是想說因為他怕迪盧克衝上來一副gaygay的樣子,但最終還是換成了。

“因為我不喜歡扇情的感覺。”

聽到這裡,迪盧克終於笑了。

“原來是這樣,你早說嘛,你這傢夥...”迪盧克說到一半就被夏憂打斷了。

“你看你看,你又在這樣。”

迪盧克聞言咳嗽了聲,“看來還是冷漠一點比較好。”

“這就對了嘛,我現在還有事,下次再見吧迪盧克。”

夏憂逃一樣的離開了西風教會,臨走時拉走了申鶴和可莉。

申鶴剛剛一直貼在門上偷聽,她好奇的看向夏憂小聲的問道:

“夏憂,你真的是元素生物嗎?那你之前弄進我身體裡的。”

“咳咳,我是騙迪盧克的,不過含義差不多,總之我們快走。”

...

蒼風高地,夏憂在這裡遇到了同樣來泡溫泉的安柏和優拉。

安柏在看到夏憂以後先是一愣,然後驚喜的朝著夏憂揮了揮手。

“好久不見,柯憂。”

“好久不見啊,安柏。”聽到打招呼的夏憂下意識的說道。

但看到安柏嘴角的笑容以後他才發現不對勁,自己難道不是叫夏憂嗎?為什麼她喊柯憂我也會答應。

“我就知道,果然是你!當初我就看你眼熟,你知不知道這段時間裡柯來有多想你?

她時常和我來信詢問你的下落,即使身體不好依舊在這幾年裡來蒙德尋你,聽說你失蹤以後她整個人都冇精神了。

她的床邊還擺放著我們三個人的布偶,兔兔伯爵,繃帶人,科裡安吧!”

聽到安柏說的話夏憂沉默了。

“他不存在於那段曆史中,所以他並不知道。”

“過段日子我會去須彌看她的,安柏你先彆生氣。”夏憂安慰道。

“你必須去!我會寫信告訴柯來的,要是你讓柯來不高興了我一定扯斷你的風之翼!”安柏叉著腰說道。

優拉還是第一次見到安柏這麼生氣,她對那些安柏口中的事情產生了些好奇。

申鶴捏著夏憂的衣角

“柯來是誰?”

夏憂有些支支吾吾的,但在申鶴貼近他的耳朵說了句,“用腳幫你”之後,夏憂還是說了出來。

“柯來是我的弟弟。”

安柏頭頂的兔耳髮飾動了動,雖然她不知道申鶴那句話是什麼意思,但是她聽懂了夏憂的話。

“你該不會以為柯來是男孩子吧?柯來可是女孩子!你連這個都不知道嗎?”

夏憂有點懵,之前柯來全身裹繃帶,他還以為是男的來著。

此刻安柏對夏憂感到很無語,就連男女都冇有辦法分清楚。

“說起來你旁邊這位是?”

夏憂這纔想起來介紹

“這是我的女朋友申鶴,來自璃月。”

安柏瞭然的點點頭,她來到申鶴身邊朝著她伸出了手。

“你好,我是安柏,蒙德西風騎士團的偵查騎士。”

申鶴象征性的伸出手和安柏握了握,優拉也伸出手和申鶴握了握,同樣自我介紹道:“優拉.勞倫斯向你致以問候,璃月的客人。”

說完以後優拉似乎又想到了什麼繼續說道:“我在璃月也有個學律法的朋友,叫做煙緋,你們認識她嗎?”

夏憂對這個名字有點印象

“我好像聽說過她,但是不熟。”

“那真是太可惜了,煙緋是個很好的人,如果你們遇見一定能成為朋友的。”

幾人閒聊著,一旁的可莉有些憋不住了。

“幾位姐姐和夏憂哥哥,我們什麼時候才能下溫泉泡澡?”

幾人對視了一眼,然後安柏率先朝著溫泉的方向走去。

“就由我來幫你們介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