隻見。

視野所及之處。

葉長青佇立在虛空之中,濃密的長髮緩緩綻動,彷彿每一根髮絲都擁有了生命。

在他的周身翠霞繚繞,光霧氤氳,浩瀚的混沌氣翻湧。

尤其在他頭頂籠罩的那株混沌青蓮,搖曳生輝,大片各種大道所化的符文幾如光雨一般垂落……

這一刻。

葉長青幾如天地初開的造化之神,隻是佇立在那裡便讓人忍不住地想要膜拜。

無論你是一隻弱小的螻蟻,還是像不死天皇這種可以鎮壓諸天絕世強者,無外乎如是。

“他……他到底是誰?”

不死天皇心頭劇震,雙腿簌簌發抖,不住地顫聲道。

“隻是身上籠罩的這般異象便讓人忍不住地想要膜拜,尤其身上散發出來的神聖氣息,就是那尊墮落古神也不曾擁有。”

羽帝喉結跳動,滿臉驚悚道。

不死天皇皺眉道:“他似乎在發生著某種蛻變?”

“的確像是在蛻變。”

羽帝微微頷首,轉而瞬間瞳孔瞪圓,震驚道:“難道……他在嘗試邁入古神境?”

不死天皇和羽帝對視了一下,兩人似乎瞬間達成了某種共識。

想要邁入古神境勢必需要一個漫長的過程。

而在這個過程中,必將會有無上道果顯化。

如果兩人若是能夠奪得這份道果,那麼他們兩人之中便可以有一人直接踏入古神境。

如此一來。

將會被諸天供奉,被萬靈膜拜,不死不滅,亙古長存。

兩人對視了一下,然後身形一閃,摹地出現在葉長青的百裡之外。

“不行呐!”

羽帝現身的瞬間,登時臉色狂變,然後撲通一聲,直接跪伏在地上。

“此人身上的氣息極為詭異,雖說冇有任何的威壓而言,但隻是這股神聖氣息便讓人無法承受。”

羽帝跪伏在地,對著不死天皇傳音道。

然而,此時此刻,不死天皇周身血色霞芒籠罩,無上法則之力繚繞周身。

雖說麵對浩瀚的神聖氣息,他也忍不住地想要膜拜,但憑藉著自身強大的實力,還是勉強可以站立。

“無上道果還未顯化,咱們暫時先退走。”

不死天皇雙眼電芒迸射,望著遠方的葉長青,似笑非笑道:“等到無上道果顯化,本皇一刀破開這神聖氣息,再前去奪取無上道果。”

羽帝艱難的點頭,然後閃身消失在原地。

不死天皇嘴角勾起一個瘋狂的弧度,相繼閃身消失。

於此同時。

隨著那株金蓮蛻變成一株混沌青蓮。

葉長青不經意間有了一絲感悟。

一法通則萬法通。

劍道乃是三千大道中的一門。

將劍道參悟到極致,便可以用極致劍道倒過來推演三千大道。

隻是這大道三千又是從何而來,又從何而去?就在葉長青不經意間想到這個終極問題時,他的眉心隱現出一枚神異無比的金色印記。

“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

葉長青苦思未果,就在不經意間,他想到了這段源自《道德經》的至理名言。

而且,這段至理名言似乎恰好詮釋了他的困惑。

可以言說的道,並非恒久之道,可以稱呼的名,不是長久之名。

無是天地之始,宇宙之初始,有則是萬靈、萬物的出生處。

“有”和“無”兩者都源自於“道”。

也就是說,所謂的三千大道都源於“道”,亦是萬物和萬靈的開始……

哢嚓!

就在葉長青不斷深思、冥想之際。

懸浮在他身前的金色印記驀然崩碎,發出一陣清脆的聲響。

下一刻。

葉長青微微皺眉,似是自己身上的某種禁錮終於解封,大量的記憶湧入腦海之中。

天地初開,一片混沌。

浩瀚的創世本源之力凝聚一團,億萬年之後,混沌深處一株混沌青蓮徐徐盛開。

可就在這時,一縷自另一處時空穿越而來的靈識竟是占據了這株混沌青蓮。

又過了數十年之後,這株混沌青蓮甦醒化成人形。

而在此時,在創世之力的開辟下已然形成諸天萬界。

又在這株混沌青蓮氣息悄無聲息的孕養下,萬界之中漸漸有生命開始誕生……

隨著最為初始的記憶碎片漸漸清楚起來。

葉長青隻感覺心頭一震。

顯然,那道靈識正是來自地球的他。

那時候,這裡天地初開。

由於靈識無法寄托在其他生靈之上,結果誤打誤撞的占據了那株混沌青蓮。

這樣久而久之,靈識和那株混沌青蓮融為了一體。

而在這個過程中,混沌深處的創世之力又孕養出一株混沌金蓮。

等到他甦醒後,便在第一時間內化成人形。

隻不過當他化成人形,試圖遊曆諸天萬界時。

這才發現,他的存在根本無法讓任何一方世界承受。

隻要他降臨一方世界之中,這方世界便會瞬間崩碎,萬靈瞬息湮滅。

迫於無奈,他隻好被迫返回祖地與那株混沌金蓮長相廝守。

後來,不知不覺之中。

那株混沌金蓮衍生出靈智,竟是按照葉長青的模樣化作人形。

而且混沌金蓮的靈智剛剛開蒙,所以在他的諄諄教導下,靈智趨於完全,也開始創造各種神通。

由於那株混沌金蓮從一開始幻化成葉長青模樣的緣故。

後來他雖然也可以幻化成女兒身,但葉長青卻始終心懷芥蒂,也就冇有了繁衍的興趣。

就這樣。

也不知道過了多少載,兩人將棋道、書法、音律都研究到了極致,也就冇有了高低之分。

正因為如此,兩人漸漸的開始厭倦瞭如此平淡而又枯燥的生活。

後來又經過長時間的研究,兩人終於找到了遊曆諸天萬界,體驗不同人生的神通。

那便是一人著作天書,一人抽取一縷元神遁入輪迴之中。

也就是說,葉長青活了九世,而這九世的不同人生,皆是出自金蓮葉小青的手筆……

沉默許久。

通過不斷的消化這些記憶碎片,九世的記憶相繼出現在葉長青的腦海之中。

下一刻。

葉長青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笑意,不禁喟然長歎一聲。

“原來無敵是這般的寂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