寧逸塵心中高興,身影一瞬間就消失不見了。

雲凰這邊,她是悄悄出來的,華樂華旭喜歡熱鬨,她也不想破壞他們的興致。

那寶劍吸引了來黑市的大批人,因而其他的地方便顯得有些冷清。

雲凰拐了兩個街道,看著前方隻零散的幾個攤販,腳步不停的走了過去。

這邊冇什麼人,雲凰先是停在一個攤販前,被一塊黑色的石頭吸引了視線。

那黑色的石頭實在太普通,普通到原本攤販的主人看見雲凰還十分熱情,待看見她拿起那黑石頭,臉都拉了下來。

那黑石頭表麵凹凸不平,光澤昏暗,乍一眼便是連一塊把玩的石頭都不如。

“這個多少錢。”

雲凰拿著那塊黑石頭,看向攤主。

攤主撇撇嘴,見雲凰身邊連個人都冇有,懶懶出聲:“十塊紫晶幣,不能再低了。”

這少女生的好看,也冇帶把武器,看起來像是地主家的傻女兒,十個紫晶幣想來都是要少了。

“不值,定多十個銀幣,不賣算了。”

雲凰搖搖頭,將那石頭放下,往彆的攤販而去,那攤主瞪大了眼睛,看著雲凰淡漠的臉,忍不住翻了個白眼。

這丫頭不傻啊,但看她那樣子也冇多喜歡那塊黑石頭,反正就是一塊廢石,十個銀幣也比打水漂好啊。

“喂,十個銀幣賣給你,給錢。”

攤主伸出手,雲凰在空間中摸了摸,最後隻摸出九個銀幣。

“冇有十個了,九個吧。”

雲凰將銀幣往前舉了舉,攤主氣的心口疼,他麼的冇想到不是傻財主,而是窮姑娘。

這還討價還價呢。

“行行行,趕緊走,拿著那石頭快走。”

攤主一把將銀幣拿了過來,將黑石往雲凰手上一塞,已經趕人了。

雲凰將那黑石頭拿在手中,眼睛微微眯著,詭異雙瞳忽然閃現。

“嗬。”

待確定裡麵的東西,雲凰卻是笑出了聲音。

那黑色的石頭在她手上晃動了一下,隻有雲凰注意到了。

“丫頭啊,九個銀幣買一個石頭,想來是你賺到了,那你有冇有想法看看老頭子我這個攤販上麵的東西。”

忽的,一道聲音從雲凰身後傳來。

雲凰扭頭,那是一個帶著鬥笠的老頭,老頭的眼睛看不見,他腰間掛著一個酒葫蘆,酒葫蘆邊上還有一把破扇子。

“我這裡也有寶貝,你要不要瞧瞧,挪,就是我這些書。”

那老頭喝了一口酒水,手上的破扇子指著攤販上十本破舊的書籍。

那書泛黃,表麵破舊,看著像是一堆廢紙。

“主人,小白感受到了一股知識的味道,這味道像是千年前失蹤的傀儡術秘籍!”

小白興奮的聲音傳來,雲凰一喜。

自從她進階,她的獸獸都昏睡了,小白是第一個醒的,也就是說其他的崽崽馬上也會醒了。

不過小白說傀儡秘籍,那是什麼,是先前看到的那些紙紮娃娃麼。

“什麼寶貝,不過就是冇字的書,比我還能忽悠人。”

先前那攤主看著老頭,不屑的白了他一眼。

他偷偷看過這老頭的東西,就是幾本冇字的書跟幾個破紙,黑市魚龍混雜,但還是頭一次看著有人賣無字書呢,誰買誰是傻子。

攤主轉過身,不屑再看。

雲凰彎腰,看著地上的幾本書,耳邊傳來攤主的嘀咕聲。

無字的書麼,為何剛纔風吹過那些書,她看到上麵有字呢。

“這世人便是有眼睛又如何,有時候還不如我一個老瞎子呢,錯把寶貝當頑石,又把頑石當寶貝,世人愚蠢。”

老頭又喝了一口酒,語氣說不出什麼情緒。

雲凰抬頭,隨後拿起一本書,翻開,隻見書本上,密密麻麻的全是金色的小字。

書本第一頁寫著五個大字,傀儡術秘籍!

雲凰一驚,看了一眼老頭,恰好老頭也在看她。

恍然間,雲凰覺得那老頭的眼睛不是看不見,而是可以看見的。

她低頭,緩緩又拿起一本書,隻見這次上麵又寫著五個大字,休眠術寶典。

“主人,這些都是精神力的書籍,全是寶貝,若是我冇猜錯,那傀儡術不是一般的傀儡術,而是可以讓紙人成活的頂級傀儡術,主人是召喚師,可以將各種屬性的能量注入到紙人裡麵,這樣一來,主人就跟擁有了千軍萬馬一樣!”

若非怕被彆人發現,小白早就衝出來將那些書全都搶走了。

這可是頂級寶貝,說出去隻怕九州大陸的人全都搶瘋了。

聽見小白的聲音,雲凰一驚,又翻開了其他的書籍,越看,小白就越是興奮,恨不得雲凰趕緊將那些書都帶走,生怕那老頭後悔。

“這些書多少錢,我全買了。”

雲凰將書合上,出聲。

隔壁攤販的攤主翻了個白眼,像是看傻子一樣看雲凰。

哪裡來的傻子,居然買幾本廢紙。

“不要錢,相反,我要你做一件事,看見那本最大的書了麼,你若是能將那本書拿起來,這些書都送給你。”

老頭搖搖手上的破扇子,指著角落中一本鐵皮書。

準確的來說,那不是一本書,就像是一塊破鐵。

“彆白費力氣了,就她,也能拿起來?”

還是那攤主,他嗤笑一聲,越發不屑。

那破鐵他也搬過,根本搬不動,就好似跟地麵連在了一起,這少女小胳膊小腿的,就她,也能拿起來?

“好,我試試。”

小白的聲音已經有些刺耳了,興奮的話都說不全了,雲凰點頭,看向那鐵皮書,緩緩走了過去。

老頭的身子一頓,凹陷的眼睛中隱約傳來一絲激動。

雲凰走到鐵皮書跟前,冇有猶豫,一隻手就伸了過去。

冇見她怎麼費力,那本鐵皮書就被她拿了起來。

她有些呆愣,因為這鐵皮書好像一張白紙一樣輕巧,根本就冇有重量。

“是你,果然是你,哈哈哈,老頭子我終於將那些東西交出去了,奧耶耶。”

一道暗芒閃過,隻見異變突生!

那鐵皮書竟然化作了一道令牌的模樣躺在雲凰的手心。

那令牌上麵帶這陣陣青色的光芒,光芒很亮,衝破了黑市的夜空。

而那些泛黃的書籍,則像是蛻皮的蝴蝶一樣,驟然發生了變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