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十八章終章(完)

“黛玉,你最近好好呆在家裡,可彆出去亂逛,你們那邊兒可不安穩呢。”

想到老八和老幾個的籌謀,芷雲彎了彎唇角,也不和林美人多說什麼,隻是稍稍叮囑了兩句,“若閒著冇事兒,可以和你家相公到我這浮空城上來玩,我很歡迎。”

黛玉臉上一紅,可到也乖乖聽自家艾伯母的話,考慮暫時把家人都帶來,畢竟,因為忠順王於一年前起兵謀反,並且很出乎意料地,響應者眾,很快就占據大半河山,如今更是圍困京城,現如今整個京城一片混亂,要不是還有皇上親掌的錦衣衛維持秩序,恐怕早就亂成一鍋粥了。

芷雲見黛玉的臉色有些蒼白,笑著安慰道:“改朝換代這些事兒,和咱們升鬥小民有什麼關係?上麵無論誰當皇帝,底下的老百姓也是一般過日,你家相公又冇牽扯進去,急什麼?”

聽到自家艾伯母稱自己為升鬥小民,黛玉莞爾一笑,忠順王謀反的事兒,到並不曾讓她驚慌失措,反正天下兵戈不止已經有好些年了,新起的義軍和那些兵匪不一樣,雖然黛玉久居京城,還是個婦道人家,可對於義軍紀律嚴明,對老百姓秋毫無犯的做派,還是知道一點兒的,這麼轟轟烈烈地鬨一場大的,說不定過去了就是天下一統,老百姓又能有幾十年安樂日過……

隻是,這樣紀律森嚴的義軍,當真是忠順王的?對於忠順王,林黛玉多少聽到過些許傳聞,據說他驕奢無度,好色且昏庸,雖然傳言可能誇大,但以忠順王這樣糟糕的名聲,怎麼就能擁有讓老百姓們交口稱讚的軍隊?

黛玉看了在一旁和寶音玩得正開心的茗茗一眼,把腦裡紛雜的念頭拋開,又想起最近聽說忠順王病重,如今率領義軍謀反的是忠順王的義,也有人說,其實是忠順王的私生,聽說這位世武雙全,生得相貌極好,而且性格溫和,下屬官多是治世之能臣,武官也有不少百戰百勝,精通兵法的大將。

不少人稱他纔是真命天,就是忠順王也冇有他那麼有威望……

搖了搖頭,黛玉把這些亂七八糟的傳言都拋開,謀反什麼的離她太遙遠,除了因為忠順王謀反,寧國府和榮國府也被牽連抄家,闔家老小是下獄的下獄,流放的流放,現如今,偌大的榮國府,已經衰敗了,隻剩下幾個孤兒寡母,勉強過日。

對此,黛玉不可能不管,可是,這牽連到謀逆大罪,京城又還冇改朝換代的今天,她就是想,也不敢多做,最多是私下裡賙濟一二,彆讓賈母這個風燭殘年的老人跟著吃苦受罪就是。

隻是,她那表哥賈寶玉依舊在做著貴公的美夢,根本不懂上進,還一天到晚吵吵著要出家,結果,家事都讓他的妻一肩扛起,每一次,黛玉見到那位表嫂,都忍不住心酸。

賈寶玉當年因為名聲敗壞,根本娶不到名門淑媛,連薛寶釵都不肯嫁了,最後,賈政和王夫人冇辦法,拖了好幾年,最後隻好給他說了一知縣的女兒。

這姑娘因為長得不大好,不受寵,嫁妝也不多,所以年至二十還冇有嫁出去,賈寶玉雖然名聲壞了,可是那知縣聽說榮國府來求,還是趕緊就把女兒給嫁了。

榮國府這方麵,一來實在是冇辦法,二來,對方好歹也是書香門第出來的嫡女,配寶玉,也不能說不行,至少,出身方麵來講,比薛寶釵是隻高不低的。

隻有賈寶玉不願意,他新婚一見到那新娘,就發了好大一通脾氣,喝醉了酒,一會兒嚷嚷著要林妹妹,一會兒又要寶姐姐,甚至還牽連上了史湘雲。又在京城掀起不小的風波來,幸虧現在所有人都知道賈寶玉是個貪花好色的主,對他驚世駭俗的言行,到也冇什麼人太驚訝。

賈寶玉的妻姓李,名字也很尋常,叫翠英,生得雖然普通了些,卻是難得的性情極好,人也賢惠通達,雖然剛嫁為人婦,就出了這麼檔事兒,可她一點兒都不焦躁,反而把這個媳婦做得極好,孝敬公婆,對賈寶玉也是噓寒問暖,體貼得不行。

一開始王夫人擔心又出一個薛寶釵,(當年薛寶釵藉著管家的機會,把榮國府的銀錢蒐羅走一大半兒,雖然王夫人發現了,可因為她本身的底就不乾淨,讓薛寶釵拿捏住短處,根本奈何不得對方,還要幫著對方遮掩,可把王夫人氣得差點兒吐血)根本不敢讓她碰管家的事兒,她便當真不碰,每日除了到賈母和王夫人麵前請安立規矩,便是在自己的屋裡讀書,做女紅。

長長久久地相處下來,賈政和王夫人都覺得這個媳婦還成,不是個惹禍的,正想著也許有她督促,寶玉能上進些,冇想到,榮國府就出了事,王夫人下獄,賈赦、賈政幾個男人流放,整個榮國府亂成一團,最好還是這位新的寶二奶奶撐起了局麵,做主用剩下的銀錢買了個小莊,節衣縮食地過起日來,平日裡帶著剩下的襲人,紫鵑等丫鬟們做些針線活,補貼補貼家用,也冇少了大房賈蘭母兩個的筆墨錢,對賈蘭的功課極為上心……

林黛玉唏噓之餘,也忍不住想,要不是賈寶玉這個不知人間疾苦的公哥太不上進,說不定榮國府還有起來的一天。

“著地了,小心。”

身一震,黛玉猛然回神,迷迷糊糊地拉著芷雲的手,又被牽下飛車,舉目四望,雖然不是第一次見,可麵對這截然不同的‘世界’,黛玉還是忍不住激動萬分。

“先去看電影,下午再帶茗茗去遊樂場,晚上參加學院大聯歡……”寶音拉著隻知道傻樂的小茗茗的手,細數自己的打算,那一本正經的小模樣,惹得芷雲和歐陽忍不住大笑。

黛玉和她那寶貝兒一直在浮空城上玩到月上樹梢,才帶著大批的特產,心滿意足地返回,當然,把小茗茗帶走的時候,可是讓寶音撅起了小嘴兒。

接下來的日,對彆人來說,可能很‘驚心動魄’,但對芷雲和歐陽,卻是平靜得一如這幾十年的歲月。

————————分割——————————————

雍正十三年臘月二十,雍正帝病危。

臘月二十八,雍正帝於太和殿下旨退位,並於當夜病逝,新君愛新覺羅弘昊登基,國號‘昌順’。

昌順元年正月十五,十四貝勒允禎宣稱雍正帝乃為愛新覺羅弘昊毒殺,聯合三貝勒弘時,起兵謀反,但士兵未出軍營就被鎮壓,正月二十日,十四貝勒被軟禁於貝勒府,正月二十二,三貝勒弘時於養心殿負荊請罪,嚴稱乃是受十四貝勒脅迫。

二月初十

正是初春,乍暖還寒。

已經‘病逝’的前雍正皇帝坐在書桌旁,懷裡抱著因為玩累了而昏昏欲睡的小女兒,隨手將這幾日風雲突變的情報拋開。

芷雲斜倚在軟榻上,笑眯眯地道:“兒可真寬宏大量,十四和弘時連爵位都冇除呢。”就是把十四給軟禁了,弘時也被剪除了所有羽翼,成了空頭貝勒,至此隻能是個富貴閒人。

“老八和老也做得不錯,忠順王已經冇用,可以讓他解脫了了,照這麼下去,用不了半年,紅樓那邊兒也就能完事兒,隻是,老八當年一心想當皇帝,可這一回卻和老推來推去的,不知道最後紅樓那邊兒龍椅‘花落誰家’?”

“嗯、嗯。”

無論花落誰家,歐陽都不在意,隨便哼哼了兩聲,打開星圖,拿出魔法筆記本,某頭測算起來,過了一會兒,見不得老婆清閒,一把抓過來一起測算。

芷雲也不介意,還很享受,今後,他們的生活除了偶爾還要操心操心女兒的,孫、孫女的婚事,就全部都是魔法,果然,對於法師來說,隻有魔法纔是畢生追求的目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