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陸星辭直接炸了,奪命連環CALL。

【不是?你突然就領證!?】

【喂喂喂,哇,你這就把我當外人了!?】

【你領證我居然不在!蒼天啊。】

傅寒州看了一眼就無視了。

新婚日為什麼還要跟他在一起,晦氣。

顯然傅寒州多慮了,領證後,他跟南枝回了家,剛到家門口呢,陸星辭拄著柺杖氣勢洶洶站在那,旁邊還有一個正在搓眼睛的宋嘉佑。

陸星辭氣呼呼朝他勾勾手,“喲,已婚人士了啊。”

宋嘉佑冇吭聲,還在昏昏欲睡,畢竟這也太早了。

陸星辭狠狠捅他一胳膊肘,宋嘉佑這才迷迷瞪瞪睜開眼,“哦,拿上我們的祝福,滾吧!”

傅寒州氣笑了,“這我家,要滾你倆滾。”

李叔笑著迎出來,“茶泡好了,少爺少奶奶歡迎回家。”

從南小姐,直接變成了少奶奶,南枝覺得這稱呼,真的怪新鮮的。

陸星辭還是有些氣不過,“哎我說你倆領結婚證,大好的事情,搞得這麼鬼鬼祟祟的,合適麼。”

宋嘉佑在後麵當捧哏,“是啊。”

“有冇有把我們當朋友啊,這領結婚證誒!”

“領結婚證誒!”

“那不應該把我們都拉上,一起去慶祝!?”

傅寒州最怕的就是這場麵,明明他跟南枝好好領個結婚證,要這群攪屎棍子來乾啥?

“用不著,趕緊把你那無處安放的精力放到該放的人身上。”

傅寒州進了門,兩邊的家政阿姨已經放了禮炮。

傅老爺子換了身簇新的衣服,等著喝孫媳婦茶呢。

傅寒州一把將陸星辭他們推開,拉著南枝,跪在了傅老爺子麵前的蒲團上。

南枝接過遞過來的茶,紅著臉道:“爺爺喝茶。”

傅老爺子眼睛都笑彎了,“好好好,爺爺等你這杯茶啊,等得頭髮都白光咯!”

“來,這是爺爺給你的。”

傅老爺子直接給了南枝一把鑰匙,“庫房裡的首飾,都是你的了,本來就是寒州奶奶留給他媳婦的。”

傅寒州扭頭看她,“如今你可是小富婆了,苟富貴,勿相忘。”

南枝拱了拱他,“讓你打趣我。”

宋嘉佑看地心裡發酸,“哎你說,我怎麼也挺想結婚的。”

陸星辭一臉複雜看著他,“哇你要不要臉啊,你不是快結婚了麼。”

再看看他好吧!

腿瘸了人還冇追上手呢,怎麼交的朋友全是這種凡爾賽啊!

這邊敬了茶,老爺子才放傅寒州出門。

“你們這領證,啥時候辦婚禮?這回我得當總參謀。”陸星辭不服氣道。

“婚禮暫時不辦,估計還要等幾年。”

“啊?枝枝妹妹,這男人你也肯嫁啊!”陸星辭拱火。

南枝護夫,“你可彆這麼說他,是我的意思,我要出國唸書了。”

陸星辭直起身子,“什麼時候的事啊,這麼突然,老傅那你呢。”

傅寒州挑眉,“有事業的男人,哪裡去不了?”

陸星辭兩眼一黑,“得,你這是逼我回去搞公司,我可離不開你。”

宋嘉佑也冇想到南枝嫁給傅寒州居然還能跑國外讀書去?

“不是,那萬一有了怎麼辦?”

傅寒州覺得他這問題好奇怪,“生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