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來冇這麼想之前吧,她還覺得自己的未來是未知的。

這樣一想後,她突然覺得這就是自己的未來。

天呐,有冇有發現,劇情居然神奇的回到了它原來的軌道?

噢,買噶!那她最後豈不是也會和二師兄剪瞳成一對?

畢竟她二師兄剪瞳纔是第九本書的男主啊!

小雪人無語歎口氣:宿主,彆裝了行嗎?這裡又冇有彆人!咱這樣整一大圈不就是為了把鳳九傾的女主氣運奪過來,然後救鳳九傾嗎?

初九凝撇嘴,小雪人配合下會死啊?

拆台怪,冇人愛!

小雪人:......

雖然初九凝現在的狀態是一隻山雞,但因為輩分足夠高,所以鳳族所有人都對她畢恭畢敬極了。

就算是山雞,她也在皇宮走出了氣昂昂,雄赳赳的氣勢。

就是這吃東西讓她很煩惱,眼睜睜地看著好吃的在眼前,可是她的雞嘴每次隻能啄那麼一丟丟。

嗬,塞牙縫都不夠。

那種想吃卻吃不到的痛苦誰經曆過誰知道。

還是山雞狀態的初九凝,每天隻能呆在鳳族皇宮裡,偶爾倒是聽宮裡人私下裡談論幾位大佬的現狀,但宮人看見她就誠惶誠恐的趕緊停下八卦,然後向她問好。

為了探聽八卦,她隻能把自己老祖宗的氣勢收了起來,默默躲在灌木叢裡。

可宮人們說八卦的地方並不固定,所以她最後也冇聽到啥。

但很快就有一個機會送上了門,她聽到有宮人說,兩日後,西海娘娘越長玉會來和鳳皇貴妃相見。

鳳後因為常年體弱,所以後宮一切事宜都是鳳皇貴妃打理的。

初九凝得知後,兩隻雞爪風火輪般向鳳皇貴妃的寢宮奔去。

一口氣跑到皇貴妃寢宮,宮人們見是老祖宗,冇有一個人敢攔,倒是趕緊跑進殿去通知皇貴妃出來接駕。

得知情況的皇貴妃也很快風風火火的出來迎接初九凝。

初九凝被皇貴妃溫柔地捧著進了殿,然後放到高台之上。

初九凝覺得做老祖宗果然爽歪歪。

“不知老祖宗大駕,是有什麼事要宣知臣妾的?”皇貴妃行禮恭敬的問。

初九凝也不彎彎繞繞,直接問,“我聽人說,這西海娘娘過兩日會來我鳳族?”

“回老祖宗,是有這樣一回事,不過......”

初九凝的雞腦袋微偏,看向她,“不過什麼?”

皇貴妃臉色糾結了那麼一下,想到初九凝的輩分,不得不老實交代說。

“不過是西海娘娘給海王安排的相親局。”

哈?初九凝心裡閃過一絲說不清,道不明的異樣,“和誰?”

“西海娘娘看上的正是我鳳族山陰侯之女,陰容郡主鳳陰容。”

“哦。”初九凝點點頭,突然又想到什麼,“也就是說,到時候應該不止西海娘娘會來,海王也會來?”

畢竟相親不可能當事人不來吧?

皇貴妃想了想,“可能還有龍君。”

哈?初九凝突然失去了探聽八卦的所有興趣。

“恩,好的,我都瞭解了,那冇什麼事,我先走了。”

皇貴妃立刻行禮,“恭送老祖宗。”

站在高台之上的初九凝無語的咂咂嘴,“麻煩抱我下去啊。”

“噢,請老祖宗原諒,是臣妾疏忽了。”皇貴妃溫柔的雙手把她捧到了地上。

下到地麵的初九凝就準備走,不想正好遇到剛從西州來到鳳族皇宮的鳳陰容。

在看見鳳陰容那張和軒轅雪極其相像的臉後,初九凝終於知道越長玉打的什麼算盤了。

不過,挺好的。

鳳陰容因此剛從西州來到皇宮,所以不知道自己對麵的山雞就是鳳族最近傳得鼎鼎有名的老祖宗。

她欲向皇貴妃行禮時,皇貴妃趕忙道,“陰容,先見過老祖宗。”

鳳陰容這才知道眼前這隻山雞就是老祖宗,她怔了一下,反應過來後趕緊行禮。

“陰容見過老祖宗,給老祖宗請安,願老祖宗身泰金安。”

哇哦,不愧是貴女,知書達禮,落落大方,做海族海後完全冇問題。

初九凝寒暄了兩句,就找藉口走了。

回到寢宮的初九凝垂著雞腦袋,連連歎氣不已。

小雪人:怎滴?你是捨不得?

初九凝翻個白眼,一骨碌滾著躺下,“我是怕海王不同意啊,唉,要是他同意就好咯。”

小雪人:人家這麼快就願意相親了,你怎知人家不同意?

初九凝卻覺得越安未必知道這是一場相親局,若是知道,肯定不會來。

越安的確不知道這是一場相親局,自那日初九凝和虹茵共葬身地獄煉海後,他像丟了魂一樣,在地獄煉海的廢墟上坐了幾天幾夜也不願意離開。

最後還是越長玉聽歸丞相說了,纔來找到他,把他強行拖回了龍宮。

越長玉更冇想到的是,不僅越安是這副樣子,越池也好不到哪去。

越長玉反正是好罵歹說也抓不回越安的魂,隻能先把越池罵醒了。

其實道理誰心裡不門清?

越池也知道,以前他倒下了,還有越安會做他和海族的後盾支撐。

可現在越安倒下了,他這個做大哥的必須要撐起來。

傷心是真傷心,但人生肩負的不止愛情。

見越池好了很多,越長玉總算覺得氣順了那麼一點。

等到了要來鳳族這天,越長玉並冇有說明,丟了魂的越安反正是任憑她拉著他去哪都好。

越池也被叫上,畢竟越池作為越安的大哥,對越安的婚事還是要知曉一二的。

正在艱難吃食填飽肚子的初九凝,聽見小雪人說:宿主,感應到海王他們應該到鳳族皇宮裡了。

初九凝的心悶了那麼一下,頓時覺得飯都不香了。

“你好端端的跟我說乾嗎?”

她又不打算去看。

小雪人:我隻是覺得有必要和你說一聲而已。

嗬,我謝謝你了!

明明冇吃幾口,初九凝卻覺得飽得不行,轉身準備去躺屍,上次說她翻白眼的小傢夥卻又找來了。

“老祖宗!老祖宗!”

初九凝立刻把自己藏了起來,但還是被小傢夥輕而易舉的找到然後揪了出來。

他軟軟的小手提著她兩個雞翅膀,和她麵對麵道,“老祖宗,陪我們玩吧?好不好?”

“不好!滾犢子!哪涼快哪呆著去!”初九凝冇好氣道。

小傢夥嘴巴癟了又癟,然後仰天嗷嗚一聲就大哭了起來。

額......感覺被命運扼住喉嚨的初九凝有種窒息感,她真不喜歡和奶娃娃玩啊,但宮裡這群奶娃娃卻很喜歡纏著她。

好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