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兔繁體小説 >  咬餌 >   第23章 試衣間

原本還算寬敞的試衣間裡,因為闖進一個男人,瞬間變的狹窄。

梁澤舟很高,接近一米九的他背脊也很寬闊,結實的雙臂撐在牆上,完全將薑衿困在懷裡。

薑衿呼吸間,滿是他身上清冽的香水味。

這種被包裹的感覺很好,讓她有種安全感。

“梁、梁醫生?”薑衿不知所措的睜大了眼睛,濕漉漉的眼眸裡湛著一片詫異。

彷彿對男人的闖入很意外似的。

梁澤舟伸手抬起她下巴,嗓音壓得低沉,“怎麼,不是陳欽很失望?”

薑衿搖了搖頭,含著棒棒糖的嘴巴發出含糊的聲音,“我隻是冇想到來的會是梁醫生你。”

她其實剛纔就收到了陳欽告彆的微信,所以纔會對銷售說,讓她幫自己去找男朋友上來。

她冇指名點姓,梁澤舟卻自己上來了,說明他對她到底有幾分意思。

她粉嫩的嘴唇裹著棒棒糖,身上的裙子鬆鬆垮垮掛著,整個人顯得又純又欲,勾人至極。

梁澤舟危險的眯眸,喉嚨滾動出低啞嗓音,“所以你希望來的人是陳欽?你昨晚在床上還說他冇我有趣,轉頭就和他複合了?”

薑衿冇有直接回答,而是生氣的撅起嘴,“那你呢?今天早上剛親了我,晚上就因為新歡不理我了!”

她越想越憋屈,眼角掠著幾分霧氣,“再說複不複合的又怎樣?反正梁醫生家裡有個未婚妻,外邊還有個新歡,不……”

她喪著腦袋,委屈巴巴的說:“或許有很多個,隻有我對你來說是可有可無的。”

梁澤舟看出來了,小姑娘這是吃醋了,故意在氣他。

他周身寒氣稍稍收斂,“我哪兒來的那麼多新歡,不就隻有一個。”

“一個?”薑衿重新抬頭,還冇等看到男人那張驚為天人的臉廓,就被男人給扯住胳膊,被迫轉過身去。

她被押在鏡子上,巨大的衝擊力,令她以一種抬臀下腰的羞恥姿勢背對著男人。

黑色的吊帶裙鬆鬆垮垮掛在她身上,因為冇拉拉鍊的原因,大片的白皙背脊連著細長的內衣釦帶,一覽無遺的落進梁澤舟眼底。

極致的黑和白,給人一種強烈的視覺衝擊力。

她的背脊又薄又嫩,蝴蝶骨完美到讓人驚歎。

饒是見過太多骨架標本的梁澤舟,在第一次脫下薑衿衣服的時候,也被驚了下。

堪稱是萬裡挑一的藝術品。

梁澤舟情不自禁滾動了下喉嚨。

與此同時,薑衿輕聲問:“梁醫生,你說的隻有一個是我嗎?”

她聲音裡攜著想要剋製,但卻怎麼都壓不住的期待。

梁澤舟伸手拽住拉鍊,泛著冷意的修長手指沿著她細長的脊柱線一路向上,每一寸,都引得薑衿微微戰栗。

拉鍊拉到頂的時候,他問:“你想嗎?”

薑衿眼角餘光往後瞥,隻能勉強看到他寬闊的肩膀,專屬於男性的荷爾蒙氣息氾濫。

到底成長為男人了,從前那股青澀的少年氣已經半點無跡可尋。

薑衿莫名有些口渴。

她小心翼翼的問:“我可以嗎?”

男人低頭,薄唇襲向她耳後方的吻痕時,低笑出聲:“那就看你有冇有這個本事了。”

他什麼意圖,已經很清晰。

薑衿臉紅著問:“黃小姐好像就在對麵,你不怕被她發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