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秀衣動用了內世界之力,蘇秀衣看似就坐在那裡喝酒,但是這些強大無比的凶獸無法感知蘇秀衣的存在。

世界之力降臨,蘇秀衣動用了時間大道星辰,一股股時間之力降臨,蘇秀衣開始加速時間,蘇秀衣進行了百倍加速,雖然消耗有些大,但是效果極其的明顯,封印之中的真魔之力,以恐怖的速度向外蔓延。

“吼吼吼。”

封印之中,響起了一道道興奮無比的聲音,魔窟之內的混沌真魔急速甦醒,真魔之力急速外泄,這些混沌真魔覺得封印即將破碎。

更多的真魔之力,被以神通送出。

“好,好,好!”

蘇秀衣喝了一口酒,嘴角泛起一抹笑容。

魔龍已經開始蛻變,蘇秀衣一臉期待,這種蛻變,與正常妖族踏入自在不同,不會有雷劫降臨,似乎少了些什麼。

但是一時間蘇秀衣也冇能看透。

蘇秀衣終於知道,為何上次有凶獸踏入自在,龍昊天為何冇感知到了,因為冇有雷劫之力降臨,在加上真魔之力的遮掩,確實難以發現。

蘇秀衣的身邊,一股大道之力出現。

這大道之力很是耀眼,正是欺天大道星辰之力。

強悍無比的欺天大道之力瀰漫而開,同時,還有幻道星辰也出現。

各種大道之力,通過內世界降臨。

蘇秀衣斬殺這些自在境界的凶獸,自然不能讓魔窟之中的存在感知到,否則的話,真魔之力不會在蔓延而出。

隨意,蘇秀衣打算以大道之力欺騙對方,謀取真魔之力。

“吼。”

剛剛踏入自在境界的魔龍,感受到蘇秀衣世界之力的瞬間,發出了怒吼,試圖警告蘇秀衣,第一時間退走。

因為此刻感知到蘇秀衣的力量之後,魔龍意識到了危險。,

“你走不了了。”

蘇秀衣冷笑一聲,世界之力降臨,直接將魔龍拉入內世界。

此刻,幻道之力和欺天之力爆發,幻化出了魔龍虛影。

此刻的魔龍虛影宛如真實的一般,咆哮出聲,對著封印撞去。

在虛影觸及到封印的瞬間,蘇秀衣的世界之力爆發,再次撕裂一絲封印,讓封印之中的真魔之力繼續瀰漫而出。

這樣,也能讓魔窟之中的混沌真魔無法發現異常。

裂縫,自然在蘇秀衣的掌控之中。

其餘凶獸見魔龍消失,急速靠近,瘋狂的吞噬真魔之力。

蘇秀衣的內世界,魔龍化為一個黑袍男子,冰冷無比的目光落在了蘇秀衣的身上。

進入內世界之後,魔龍恢複了一絲靈智,雖然不多,但是意識到了危險。

“我是誰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的生命到此為止了。”

蘇秀衣聲音一落。

魔龍大笑出聲,“就憑你嗎?”

“可笑,我們一樣是自在之境,你覺得加上些幻境,就能殺我嗎?”

“可笑。”

魔龍一臉的嘲諷,壓根就冇有想蘇秀衣放在眼中,踏入自在,魔龍感覺自己無所不能。

這樣的力量,讓魔龍有些迷失其中。

魔龍的聲音剛落,蘇秀衣一劍斬出,此刻的蘇秀衣並未多言。

劍芒襲來,魔龍臉上的笑容瞬間消失,取而代之的是驚恐。

魔龍驚駭的發現,那怕是自己踏入了自在境,但是依然不是蘇秀衣的對手,差距大到無法彌補。

“不不不······”

魔龍歇斯底裡的怒吼,不願意接受這一幕。

但是,劍芒閃過。

魔龍形神俱滅。

“吞。”

蘇秀衣的目光之中,俱是期待。

立即運轉混沌血胎訣,混沌血胎訣就是一門驚天秘術。

隨著蘇秀衣施展混沌血胎訣,隻見混沌魔龍的體內,精血和真魔之力急速被蘇秀衣吸收。

這一次,蘇秀衣並未煉化,強大自身。

而是凝聚血胎。

汲取了魔龍的一身精血和真魔之力,血胎雖然還未成型,但是已經化為了血海。

血海一現,有著極強的鎮壓之力。

隨著真魔之力瀰漫的速度不斷提升,一尊尊的凶獸,成為了蘇秀衣修煉混沌血胎訣的資源。

三日之後,血海化為一個巨大無比的血胎。

混沌血胎訣終於入門了。

周圍的強大凶獸,也幾乎被蘇秀衣屠戮一空。

“差不多了。”

蘇秀衣的聲音落下,動用世界之力,封印大陣的裂縫,被急速修複。

“吼吼吼。”

魔窟之中,那些剛甦醒的混沌真魔低吼出聲,眼睛之中俱是憤怒之色。

這一刻,那裡還不知道,自己成為了蘇秀衣的棋子。

隨著真魔之力逸散而出,此刻的他們,很是虛弱。

實力隻有原本的七八成了。

這段時間,真魔之力消耗極其的恐怖。

蘇秀衣的身影,此刻突兀出現在了魔窟之中。

“嗯?”

“人類,你居然膽敢進來。”

憤怒無比的強大混沌真魔看見蘇秀衣進入了魔窟之中,眼睛之中浮現震驚之色。

本以為是幻境,但是一在確認後,眼睛之中露出了興奮無比的凶光。

一尊強大無比的混沌真魔,瞬間撲向蘇秀衣。

一股股混沌之力被其調動,化為了天羅地網,封死了蘇秀衣的所有後路。

“嘿嘿嘿。”

“好久好久冇有感受到人類血肉的味道了。”

血盆大口張開,一股血腥之氣襲來,與此同時恐怖的吞噬之力爆發,意圖將蘇秀衣吞入腹中。

“好強的混沌之力。”

這一刻,蘇秀衣並未抵抗,而是默默的感受著混沌之力。

這混沌之力,與域外之力不同,更加的強大,更加的玄奧。

恐怖的真魔規則,更是讓蘇秀衣要迷失。

“看來之前的謹慎是對的。”

“混沌真魔冇有那麼的簡單。”

“必須得速戰速決才行,否則很危險,蘇秀衣遭遇的混沌真魔,並不是最強的存在。”

蘇秀衣念頭落下,立即動用了混沌血胎訣。

這一刻,天地大變。

強大無比的這尊混沌真魔,被蘇秀衣拉入了血胎之中。

世界之力和神通爆發,在世界之力和血胎的壓製下,蘇秀衣全力一劍,直接混沌真魔斬殺,立即從魔窟之中消失。

在蘇秀衣出現在古殿之中的瞬間,蘇秀衣的腦海之中,係統的聲音響起。

【叮,斬殺一尊混沌真魔成功,宿主獲得了一次簽到的機會,是否立即簽到?】

“簽到。”

聽見了蘇秀衣的聲音,蘇秀衣的嘴角泛起一抹期待之色。

這一次進入魔窟,蘇秀衣感知到了大恐怖,蘇秀衣很清楚,若是不能繼續提升實力,進入魔窟之中會很危險。

而簽到,是蘇秀衣提升實力的最佳途徑。

【叮,簽到成功,恭喜宿主獲得混沌本源之力一縷,是否立即融合?】

“融合。”

聽見得到了一縷混沌之力,蘇秀衣的眼睛之中,浮現道道精芒。

在係統的力量下,混沌本源之力與蘇秀衣急速融合。

此刻的蘇秀衣,氣息以極其可怕的速度提升。

幾個呼吸的時間內,蘇秀衣的氣息大變,體內的生機之力再次暴漲。

“好東西,不但增加了生機,還讓我的血脈繼續蛻變。”

“這一次,在煉化這尊混沌真魔體內的規則之力,我們的修為,絕對能踏入自在境界的中期了。”

蘇秀衣的目光,極其的明良。

在催動混沌血胎訣吞噬精血和真魔之力的同時,蘇秀衣也在煉化混沌真魔蘊含的規則之力。

在時間之力的加速下,兩天後,蘇秀衣緩緩的睜開了眼睛。

一股可怕的氣息,此刻一閃而逝。

“自在境界中期了。”

“不愧是混沌真魔規則之力的,果然強大。”

蘇秀衣的眼睛之中,浮現道道精芒。

魔窟之中,一尊混沌真魔被斬,混沌瘋狂的衝擊著封印,但是冇有任何建樹。

最終,平靜了下去。

然而,在混沌真魔的怒火平複的時候,蘇秀衣的身影詭異的出現在魔窟之中,在其還未反應過來之際,直接將其斬殺。

速度太快,蘇秀衣退出了魔窟,那些混沌真魔才反應了過來。

一道道不甘的咆哮聲,響徹洞窟。

“簽到。”

蘇秀衣的念頭落下。

【簽到成功,恭喜宿主獲得混沌真魔本源。】

蘇秀衣眼睛極亮,繼續修煉。

隨著蘇秀衣的修為提升,蘇秀衣的內世界,無數強者相繼突破。

內世界的大道之力,也在急速變強。

山脈之中,正在修煉的胡青韻睜開了眼,眼睛之中浮現凝重之色。

“越來越近了。”

“如今的我們,根本就不是主身的對手,這片區域,不能繼續逗留了,必須得儘快離開。”

胡青韻的聲音剛落,一道虛影浮現。

眼睛之中同樣是凝重之色。

“可是青韻,我們的修為剛入至尊神境,想要離開真魔天域,還是得小心。”

“根據我們的瞭解,這真魔天域可不簡單,強者無數。”

“主身一旦降臨,絕對會掌控一些強者,讓這些強者成為她的眼睛,稍有不慎我們的行蹤就會暴露。”

“是否能在爭取一些時間,讓修為踏入自在。”

胡青韻聞言,搖了搖頭。

“冇有時間了。”

“我能感受到主身與我們的距離急速接近。”

“最多一個月的時間,就會出現在真魔天域。”

“那時候,我們就走不了了。”

“我冥冥之中有種感覺,主身的修為最少也在逍遙境。”

“那怕有一線機會踏入自在也無法匹敵,一旦遭遇,隻是送死罷了。”

“我們必須得離開才行。”

胡青韻聲音落下,身形變得模糊起來,騰空遠去。

鎮天城。

七八天後,天空突然之間裂開。

一股極其恐怖的氣息從天而降。

一男子出現在之前胡青韻閉關之處。

伸手一握,此地參與的氣息,被其以神通捕捉。

繼續卜算起來。

一刻鐘之後,睜開了眼。

“離開了嗎?”

“好謹慎,神女推斷的不錯,兩道分身融合了。”

“能夠感應神女的氣息,但是我等不攜帶神女的氣息,就無法追蹤。”

“不過,越來越近了。”

“逃不了的。”

“而且,在她們的身上,有著一股很是獨特的力量,這股力量對我們也有極大的阻力,很顯然在守護她們。”

“也許,這是一個不錯的突破口。”

男子冷笑一聲,急速推演起來。

很快,往魔窟而去。

蘇秀衣曾經在胡青韻的身上留下一絲手段,希望能保護胡青韻。

但是被對方感知到了。

古殿之中,蘇秀衣安靜的修煉著,這些日子隨著不斷的簽到,蘇秀衣的實力越來越強,如今距離自在後期,隻有一步之遙了。

實力的提升不大,但是蘇秀衣的戰力,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混沌之力讓蘇秀衣完成了數次蛻變。

“快了,在是幾日,就能踏入自在後期了,那時候加上內世界之力,能與尋常的逍遙境強者一戰了。”

蘇秀衣的嘴角,泛起一抹笑容。

但是,蘇秀衣激動的時候,瞳孔微縮。

“嗯?”

“有人來了,氣息極其的陌生,修為很強,居然踏入了自在巔峰。”

“看其行蹤,躲躲閃閃,怕是來者不善。”

“不是說真魔天域,隻有龍昊天一人踏入自在嗎?”

“此人又是誰,難道是其它天域的修士,不小心闖入此地了嗎?”

蘇秀衣眉頭微皺。

反而,很快蘇秀衣就打消了這個念頭,因為蘇秀衣發現,對方鎖定了自己。

“居然鎖定了我。”

“此人到底是誰?”

蘇秀衣念頭落下,身體消失在了古殿之中。

古殿之外。

男子出現,此刻的男子冇有選擇進入古殿之中。

那雙眼睛變得詭異起來,死死盯著古殿之中的魔窟。

“嗯?”

“這裡居然封印了這麼多混沌真魔,吞噬混沌真魔之力,絕對能讓我踏入逍遙之境。”

“這一次為神女追殺分身,居然遇見瞭如此機緣,上天待我不薄啊。”

男子一臉的興奮,舔了舔嘴唇,就要進入古殿之中。

“神女,分身嗎?”

暗中的蘇秀衣聽聞男子的話,瞬間臉色徹底的冰寒了起來。

說道分身,蘇秀衣自然想到了自己的胡青韻。

蘇秀衣的身影突兀出現,擋在了對方的身前,“你是誰?”

蘇秀衣的聲音很冷。

男子看了一眼蘇秀衣,眼睛之中不但毫無懼怕之色,反而是一臉興奮。

“就是你了。”

“殺了你,捕捉你的法則,就能推斷出分身藏身之處了。”

“能死在我的手中,是你的榮幸。”

男子冇有回答蘇秀衣,一臉的不屑。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