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是這般的情況,趙守壽反而是越加的擔憂,出現這種情況唯一的原因,就是這裡一定存在某種可怕的存在。

也許在數百年前,這裡曾經是一個域外生靈種族的繁衍生息的地方,直到有朝一日厄運降臨,一位化神後期的修士,將一隻同樣可怕的域外生靈困在這裡。

這些在此地繁衍生息的生靈,則在漫長的曆史長河之中一隻隻成為其腹中的美食,直到變為現在這般光景。

“至多也不過是與化神後期相彷的實力而已,趙某人縱然是不敵,也可保證自身的安全無虞”在察覺到一種莫名的緊張氣氛之後,趙守壽很是快速的自我撫慰著,兩柄飛劍也是在身周旋轉,處在隨時可以出手的狀態之中。

“趙某人即將深入到星球的核心區域,這隻神秘的存在依然未曾現身,那不成是受到一些限製不成?否則以老者的老謀深算如何會將這種未曾掌握的手中的力量放置在這般重要的位置?”

趙守壽雖說對於穿山甲的情況並未親眼所見,可是結合過去一些修行經驗來說,也是可以做出一個**不離十的猜測的。

其實這並不是一個太過困難的問題,隻要是一位正常的修士都可以做出一個類似的判斷。

在綜合之前的探索以及猜測之後,他的行進速度倒是有了不小的增加,且是直奔星球之上位於核心處的唯一一座山脈,也是穿山甲遭遇鐵鏈封鎖的位置。

“這些修士的肉身還是一如既往的美味,這般遙遠的距離,都已經讓老穿山甲垂涎欲滴,化神中期的存在,這可是真正的大補之物,若是能夠將其吞噬,說不得可以掙脫鐵鏈的束縛,重新恢複自由之身”穿山甲望著正在快速靠近的修士,似乎已經安耐不住內心的貪慾。

任何一隻妖獸對於自由的嚮往都是出自內心的,尤其是這些自幼生長在星空之中的域外生命表現的尤其明顯。

《劍來》

這一隻也算是頂尖存在的五階上品穿山甲,竟然被一位化神後期修士困鎖在這裡長達數百年的時間,這已經是遠遠超出內心的承受範圍。

趙守壽在謀算著這裡可能存在的遺寶,隱藏在這裡的穿山甲則是在謀算著修士的肉身,最終誰能夠更上一籌,終究還是需要依靠各自的實力和謀算。

雙方也是各自擁有一些優勢的,五階上品穿山甲本身的實力是母庸置疑的,正麵對戰之中,他一定是無法取勝的,偏偏對於他來說,也是鐵鏈的存在,限製了一定的活動範圍,這是僅有的一絲勝算。

其實兩者之間的勝負都是相對應的,趙守壽本身的實力落在下風,在祥雲飛船的輔助之下,卻也是有一定的勝算的。

另外尚且有一點對於穿山甲最大的優勢則是自身身形、氣息的隱藏,若是可以在第一時間將優勢發揮到最大的狀態,一次性將他擊敗並重傷,取勝的機率也會更大。

當然目前的趙守壽看似一直在快速朝著星球核心區域前行,可是心中的警惕卻也是存在未曾消失的,想要埋伏偷襲的難度並不算是太小。

“這裡已經屬於核心區,為何依然未曾有域外生靈前來阻擋?難道某的猜測全部都是錯誤的,這裡還真是並不存在任何的危險?”眼看距離靈山已經是近在遲尺,趙守壽心中不由自主閃爍出一個全新的念頭,還有一絲絲的貪慾。

不過這種僥倖的存在,也隻是在腦海之中一閃而逝,並未對清醒的頭腦有太多的影響和認知。

“呸呸呸,以己及人,這個老傢夥如此狡猾,處心積慮謀劃奪舍,距離成功也隻有一步之遙,又怎麼會不懂得在老巢之一佈置下一些應對手段?”從當初老者謀劃奪舍的過程中,趙守壽也是非常之警醒的。

正是基於老者當初的一係列謀劃所帶來的警示,趙守壽雖未曾遇到危險,心中的警惕、外在的表現也依然是未曾有半點的降低的,其實這倒是給一直未曾出手的穿山甲造成不小的麻煩。

穿山甲一族因為擅長遁地、挖山並且在其中尋覓一些埋藏已久的靈物用來培育自身的修為,對於氣息的收斂自然也是首屈一指的。

以往也正是依靠這種手段,在關鍵時刻進行果斷偷襲的一擊,屢次重創一些五階中下品域外生靈,從而不斷吞噬以血食補充自身法力、肉身精華的流逝,這也是這麼多年本身的修為在鐵鏈的封鎖之下,依然未曾有半點降低的原因所在。

隻是以往無往而不利的手段,對於此時來自修真界戰鬥經驗豐富的修士來說卻是失去應有的作用,這一戰也會比想象之中的難度更高。

“這位修士到底是什麼來頭?難道是老傢夥的繼承人不成?否則怎麼會如此小心謹慎,這豈不正是在防備本穿山甲?”位於地底的穿山甲腦海之中卻是升起一個荒誕的念頭。

畢竟這座星球除了有一些靈力逸散之外,在老者多年的精心照顧以及一些特殊手段的作用之下,這座星球幾乎不出產任何靈物,所有的本源全部化為一些靈力進行儲存。

這樣一座並無特殊征兆的星球,按照常理來說並不會吸引一位化神中期修士的注意力,且是在付出如此之多精力和時間的情況下,依然未曾有半點放棄的征兆,似乎是堅定的認為在這裡有一些可能存在的遺寶。

穿山甲作為一隻長期困鎖在星球之上的守護靈獸的角度來說,這明顯防禦的就是它,且在實力略遜一籌的情況下,這種謹慎也是可以理解的。

“難道這個老傢夥已經坐化了不成?這倒是一個好訊息,本穿山甲就將你的傳人吞了,當做這麼多年困守的代價,這些遺留的寶物自然也是本穿山甲的,說不得還可以因禍得福,早日感受到雷劫的存在”穿山甲身上的氣息在不斷的升騰,多年積累下來的怨氣,似乎要全部傾注在這裡。

“嗯?果然是有一些隱藏的存在,雖說這一股氣息一閃而逝,可卻是實實在在存在的,還真的得來全不費工夫”意外之下,趙守壽卻是成功捕捉到一股一閃而逝的特殊氣息,也是鐵證,對於後續的行動是有不小的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