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不知裴夕禾用意為何,但薑明珠催發起通天藤之時也收斂了幾分靈力,免得由於境界的壓製這妖虎的性命一不小心便抹了去。

那豹紋妖修被裴夕禾所製衡住,一心還驚訝於自己體內血脈的震顫,這纔剛剛覺察到薑明珠打了他一個猝不及防,將身後的妖虎擒了去。

他麵色浮現出怒氣來,更帶了幾分隱忍,拚著承了裴夕禾一刀的代價,法力爆湧而出,困住了那由藤條所形成的木繭。

這妖修的法力呈淡黃色,有一股凶煞之氣,結合其麵貌的特征,不難推斷出應該是豹類妖獸。

薑明珠感覺到自己和青絲的感應被大大壓製,麵色微沉,她是元嬰初期,這豹子妖卻為化神中期,兩者之間不可相提並論,如不動用最利害的那幾招手段,她可並非如裴夕禾一般能跨境同之較量。

而裴夕禾之前的一刀落實下去,在其背上劈砍出了猙獰的血痕來。

她眼中幾分思索之色一晃而過,這妖修之前短暫交手便已經知道自己的刀術中蘊含真意,威力非凡,也拚著受傷及時奪回包裹那虎妖的木繭。

說明這虎妖對其很重要。

不朽真意宛如附骨之蛆般,無法恢複,蠶吞著其生命力,這妖修雖踏足化神,領悟了道意,可想要將之去除療傷,需得好好靜修一番。

這時候豹妖趁著空隙,便是催發了法力,將那木繭粉碎而去。

巨大的境界壓製叫薑明珠無計可施,她的麵色瞬息變得蒼白,幸好青絲還是上古異種通天藤,木種留在丹田之中便可源源不斷地滋生。

豹妖怒氣上湧,以法力護住了那虎妖後便欲要對薑明珠出手,而裴夕禾提刀而去護在其身前。

他洶湧欲暴起的法力驟然收斂,看向裴夕禾的眸中含著忌憚,那不朽真意仍在他的傷口之中肆虐,還有不知為何自己對其有著一股隱隱的恐懼感。

明明是元嬰期的修士,卻能同自己交手,剛剛一番爭鬥下來能清除感知到她掌握的居然並非靈力魔力,而是法力,委實叫豹心驚。

如今他已然在百招之內受了她好幾刀,落入了下風,全仗著自己堅韌無比的妖獸肉身在硬抗,若是繼續爭鬥下去,隻會逐漸陷入敗頹,加上虎妖在側,實力僅為金丹,難免處處顧及照應於它,想來勝算更低。

若是再糾纏,隻怕會偷雞不成蝕把米。

不如退去。

短短幾息的時間內他便是在腦海之中閃爍過了諸多的念頭,最後生出退卻之意來。

他朝著裴夕禾道:“此番是我莽撞,得罪於你等,不知可否網開一麵,放我同這小虎離去。”

妖族向來性格要強高傲,如今他低下頭顱,行此跌份之事,實在是叫豹難受,可也怪自己誤入此地瞧見了那道樹果實便想要摘得一枚予這虎妖,最後技不如人。

必須將少主平安送回妖域,如此算不負主公所托。

裴夕禾眼神帶著幾分審視,其實那老虎,她在初見之後便回想起了相關的回憶,她正巧識得。

當年她從崑崙出逃,朝著萬重山而去,正好同著老虎有些許緣分相識,妖獸的進階比之人族往往要慢上不少,當初還隻是築基,如今卻已金丹後期,想來是因其體內的白虎妖神血脈,雖不甚精純,卻也強悍。

白皇,當初同她一同遭遇了天淵血蟲奇襲的老虎。

不過它倒是冇有認出自己,畢竟她的改變太大了,自烈陽小世界中轉死為生,她以大日神烏血而重塑生靈本源,氣息徹底改變,加之時隔將近二十年,也是正常。

此刻這隻體無雜毛,身形矯健的白虎瞪著一雙虎眸怒目而視,全然冇有當初在市場上以皮毛撫摸換取靈石的那股子精靈和慵懶氣,叫她心中不由得歎然一聲物是虎非。

她道:“速速退去。”

豹妖鬆了口氣,即刻攜這白皇遠退而去,潛藏入一片迷霧之中,再也捕查不到一絲的氣息。

“你是認識那隻虎妖?”

薑明珠雖因為木繭被破遭到了些反噬之力,但服用了枚五品的療傷丹藥,如今的氣息穩定了不少。

她踏步落到了裴夕禾的身邊。

心想還是得同她靠近一點,裴夕禾的戰力如此驍勇,在薑長胤和薑雪纓還未解決掉那道門啟明和藤蔓妖之前,這可是張護身符。

裴夕禾扭頭同她對視,點了點頭。

“早年曾於那老虎萍水相逢,是,一隻蠻有意思的老虎,不過他該是並未認出我來。”

“此為小事,如今我去摘取這明玄道樹的果實。”

薑明珠頷首應是,她看向兩處戰場,薑雪纓的冰雪道場一出,那藤蔓所化的妖便不能傷及她分毫。

不過因為這青藤妖背靠道樹能不斷獲得靈氣補足,有具備了生生不息的特性,所以處於纏鬥中,卻也已經快要接近尾聲,畢竟化神後期的修士麵對區區元嬰妖物怎會束手無策?

縱使那藤蔓泛著暗青色的光芒,似乎在施展木行的不凡神通,都被薑雪纓以力橫壓,直接打散,無法真正施展而出,長戟揮動間帶著一股豪邁之氣,以強橫姿態在刺破拔除其根係。

而薑長胤手持赤劍,火行法力和金行法力融於劍身中,施展道術,散出無窮劍光,叫啟明節節敗退。

他瞧得如今自己被其壓製,而反觀他們一方,薑雪纓即將解決青藤妖騰出雙手,剛剛裴夕禾以元嬰之境力戰化神妖修而處在上風,將之逼退。

如今若是還如同犟牛一般,隻會殞命於此啊。

啟明麵色上驟然變得和緩,帶了幾分歉意和謙卑:“實我莽撞了,閣下實力超凡,我自心服口服,我徒兒實在需要那果實救命,我願付出同等代價交換,不知可否,我定會牢記此恩情。”

薑明珠遙望那處,聽得啟明所言,隻冷冷一聲道。

“滾。”

啟明麵色幾番變換,瞧見薑長胤毫不保留的殺招,似要真的斬掉他,心中終究下了決斷,以法力轟擊臟腑,嘔出一口精血,以之為引,施展秘術遁離。

裴夕禾已然到達樹頂,細細檢視一番才發覺猶有不少藤妖潛藏,但修為尚淺,靈智不足,她體攜太陽真火,火克木,叫它們全然不敢上前冒犯。

她瞧見了四枚果子懸於中心,並無梗存在,道樹和這明玄道樹果居然彼此無實物相接,果實由一團淡金色的光暈所籠罩,周遭繁密交錯的枝椏上蔓延出淺金光線同之相連。

裴夕禾手中天光刀散去回到丹田,雙手掐訣,以自身法力破碎光暈,托住果實落入她的掌心。

每一枚的大小都不算大,僅有雞蛋大小,呈現青銅之色,表麵有諸多凸起,整體上勾連成了帶著古樸氣息的花紋。

她嘴角露出抹笑來,此果總算是到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