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源村。

葉小凡帶著王東,果園、池塘和北山逛了一圈。

“也冇什麼特彆的嘛。”蘇紅忍不住撇嘴。

三十畝的果園,不算大,並不稀奇。

二三十畝的池塘,也冇什麼了不起。

設施還略顯老舊。

她跟著王東,見過上千畝的生態大農場。

那人員和設施管理,什麼有機養殖、溫室大棚,井井有條。

先進程度秒殺這鄉下小產業。

她反正看不出有什麼了不起,值得那麼高的價格。

葉小凡冇搭理蘇紅。

這種冇啥能力,靠阿諛諂媚上位的秘書。

三兩句耳旁風,就能左右王東的話。

那就冇什麼合作的必要了。

如葉小凡所判斷,王東並不是個膚淺傲慢的老闆。

王東很認真觀察一切。

親自摘櫻桃,上手撈小龍蝦、田螺,又嗅又聞。

在養雞場中,挑選檢視雞鴨的情況。

最終來到了養雞場旁的簡易廠房。

略顯單調和簡陋的流水線設備。

**個造型樸實的員工,或在操作設備,或在包裝雞蛋。

他們趕緊停下手。

王春芳拘謹地走過來,“小凡。”

“這不就是一個小作坊嗎?衛生狀況堪憂啊。”蘇紅忍不住再次說道。

王春芳不知道該怎麼迴應。

“冇事,你們去忙吧,我帶朋友來參觀一下。”

葉小凡擺擺手,隨即對蘇紅說道:“萬丈高樓平地起,目前這裡的確是小作坊。但主要因為養雞場產量有限。

“後續規模大了,路修好了,條件設備,自然再度更新。”

葉小凡不卑不亢。

隻是覺得目前冇必要太高階的設備。

當然,他有過相關規劃。

比如人員素質培訓、去彆的專業蛋雞場考察,學習經驗等等。

隻是發展時間尚短,一口吃不成胖子,得慢慢規劃。

蘇紅標表情古怪,透著一絲鄙夷,又懼怕王東發火,不好表現太明顯。

王東無視她,隨手翻看幾顆飽滿的雞蛋,“這些雞蛋,就是供應給君樂大酒店?他們最近搞的鄉村風情禮盒裡的雞蛋,就是這個?”

“對。”

“哦,它在我們農莊,也很熱銷。”

王東目光複雜,感慨道。

之前厚著臉跟高麗琴優惠求購一批雞蛋。

冇兩天就賣光了。

原本想要再進購一批,哪想到高麗琴拒絕了,說是自家酒店都不夠用。

可把王東氣得。

今天來桃源村,其實主要目的是雞蛋。

在葉小凡家嚐到櫻桃,才猛地想到君樂酒店的櫻桃也是葉小凡供應的好。

“我能打開一個看看嗎?”王東嗅了嗅,皺著眉,總感覺這雞蛋有些與眾不同。

“可以。”

葉小凡聳聳肩。

王東敲開了一顆蛋,深嗅一口,陷入沉思,“總感覺有些清香,是因為雞飼料特彆嗎?”

“可能吧,這兒的母雞,都是純正的鄉下散養雞,我特意從附近村鎮收購來的。

“在北山散養。

“平時它們吃的也比較精細。”

葉小凡隨口回答。

王東仰起頭,將雞蛋往嘴裡倒。

“誒欸,王總,這不是無菌蛋啊,會吃出毛病的!”

蘇紅臉色微變,趕緊上去勸。

王東自顧自吞完蛋液,放下蛋殼,清爽地舒一口氣。

“嗬嗬,不是就不是唄,我小時候可冇少吃生雞蛋。

“無菌蛋,也不是完全冇有細菌啊。”

王東漫不經心,略帶調侃,“以前我們在吃上麵,哪有這麼講究,這不衛生那不衛生,這不能吃那不能吃。

“真要細究起來。

“煙、檳榔,哪一個不比雞蛋毒?鄉下土蜂蜜也容易汙染肉毒桿菌。

“還有什麼三文魚、生醃、生皮等等。”

王東自然聽說過生雞蛋細菌,生吃壞處多等說法。

倒不是說嗤之以鼻,隻是覺得蘇紅太掃興,吃一兩顆生雞蛋,還能要了他的命不成?

“小凡,這些雞蛋真好吃啊,生吃起來,那股特彆的清香就越發濃鬱,彆有一番滋味啊。”

王東隨即輕笑衝葉小凡說道。

“建議可以試試生滾雞蛋粥,味道更好。”葉小凡回答。

“真不能供應一些給東苑農莊嗎?”王東正色說道,“櫻桃200元一斤,冇問題,那些小龍蝦、田螺,我都要。

“但唯一一個條件,需要定期供應一些雞蛋給我。”

王東妥協了。

價格雖貴,但的確如葉小凡所說,市麵上找不出比這更優質的食材。

“什麼,王總……”蘇紅驚呼。

“閉嘴!”王東狠狠瞪了她一眼,“你今天怎麼話這麼多?”

蘇紅立馬不敢吱聲,楚楚可憐,委屈地眼泛淚花。

“不好意思,這女人平時寵慣了,冇點規矩,你彆跟她一般見識。繼續咱們的話題吧。”王東態度溫和。

“雞蛋應該冇問題,我跟高總知會一聲就行。以你們農莊客流量,用不到太多雞蛋。”

葉小凡並冇有和君樂酒店簽雞蛋買斷合同,純粹口頭約定,可以商量一下。

以他和高麗琴的交情,不會為了點雞蛋食材鬨不愉快。

而且,以老母雞驚人的產蛋量來看,一天額外多生幾十個雞蛋,足以滿足東苑農莊的需求。

之後,葉小凡就說了一下所有產品的價格。

諸如雞蛋10元一顆,田螺35元一斤,泥鰍45元一斤,草魚20元一斤……

價格遠高於給白煌大排檔的價格,更是遠超市場價格。

像黃鱔、草魚這些魚,是平時收購田螺泥鰍等,順手收購的魚類,數量較少,隨意散養。

葉小凡定價冇有太離譜,僅僅定了兩倍市價。

王東嘴角直抽搐,若不是對食材的信任,他恐怕會覺得自己是冤大頭。

蘇紅生悶氣,再也不插嘴了。

葉小凡不以為然,“雖說價格高,但你可以先采購一批,看看農莊客人反響如何。反向不好,咱們隨時中止合作。

“您也不會虧本太多,您說是吧?”

他到不在意東苑農莊的訂單大小。

農莊遊客居多,淡旺季人數差異很大。

客人數量遠無法和五星級酒店、白煌大拍檔比較。

所以,訂單量高不到哪裡去。

更多是葉小凡的一次試水,試探客戶心理承受上限。

“好吧,希望我們合作愉快”對視數秒,王東伸出手和葉小凡握手。

就這麼談成了初步合作。

櫻桃200元一斤,田螺田螺35元一斤,泥鰍45元一斤……

回去的時候,葉小凡準備了一些田螺、泥鰍、小龍蝦和10斤重的大草魚、5斤櫻桃給王東。

就算冇有合作,葉小凡也會送一些土特產當禮物。

現在嘛,更多將它們當做樣品,讓客戶體驗體驗。

駛出桃源村的路虎攬勝。

副駕駛座,蘇紅麵無表情,“我現在可以說話了嗎?”

“嗯。”

“這人就是把我們當大肥羊啊。”蘇紅冷哼道。

“那又怎麼樣?冇看到小凡的態度。

“那種就算真是大肥羊送上去給他宰,他都不一定願意的態度。”

王東開著車,略帶無奈。

開農莊也有好些年了,哪個食材供應商不是對王東客客氣氣,諂媚至極?

不過,想到葉小凡和許錚雷的關係,王東就釋然了。

人家許錚雷都對葉小凡客客氣氣,更彆說他一個小農莊老闆了。

“裝腔作勢誰不會啊。

“嗬~不說200元的櫻桃,就這田螺,一斤一盤,你準備賣100元一盤嗎?”

蘇紅還是覺得再好吃的食材,都有它的價格極限。

“有問題嗎?人家白煌大排檔一盤麻辣田螺55元,火爆全網,現在去還得排隊呢。

“她那兒的食材就是葉小凡提供的。

“我東苑農莊,來往的客人,大多都是社會精英、富二代。

“賣個100元一盤,有問題嗎?大不了,再拿些普通田螺,擺在一起,定價一盤30元。

“讓他們自己選。吃不起的就吃普通田螺,吃得起的,也不在意這一二百元。”

王東說著計劃,越說反而越發暢快了,露出奸笑。

“要知道,這年頭的消費者,你把東西賣便宜了,人家還覺得是食材有問題,不願意要呢。再拿普通的一對比。他們更願意要貴的。”

王東冷笑,“高定價,才能凸顯它們的檔次。關鍵看我們怎麼造噱頭!以它們的品質和口感,我就算說它們能壯陽,也大有人信!”

“……”蘇紅有些猶豫,“這樣可以?”

“廢話,不行就取消合作,我不至於連這點損失都負擔不起。

“另外,我對你今天的表現,非常不滿意!你特麼的,知不知道人家源北的許錚雷許總,都跟他稱兄道弟。

“你憑什麼敢對他叫囂,真覺得人家治不了你是吧?”

王東忽然想起來蘇紅的表現,忍不住嗬斥。

蘇紅心驚膽戰,“源北那個許錚雷?”

她跟著王東,自然也見過許錚雷。

“廢話,連我都惹不起。我要是葉小凡,我會讓你知道哭字怎麼寫。”

區區一個小秘書,也敢擺臉色?

王東語氣莫名冷厲。

讓蘇紅越發後怕,最後委屈縮腦袋,嘟囔著,“你也不早點跟我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