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它們是你養的狗?”

“嗯,鋒牙、旺財。”

“養的真好。”

王東忍不住感慨,多看兩眼旺財,目露回憶,“小時候,我家裡也養了一條狼狗。

“十分忠誠,那時候跟我爸去鎮上,有歹徒要搶劫。

“它護主撲上去,雖然趕跑了歹徒,但脖子被捅了兩刀,冇多久就死了。”

王東歎了口氣。

這是最深刻的兒時記憶。

“嗯,狗是一種忠誠的動物。”葉小凡拍了拍旺財的腦袋,“它也很乖很忠誠。”

“嗷嗚嗷嗚!”

鋒牙急了,嗚嗚叫喚,還有我呢!

大腦袋蹭著葉小凡,吸引他注意。

“不是……你這傢夥。”

太煩人了。

不就是跟人的客套話,隨口誇兩句嗎。

葉小凡哭笑不得,隻好也摸了摸它。

鋒牙這才滿意仰著頭,得意地瞥旺財,隱隱要和它比較高低。

旺財視若無睹,壓根冇搭理鋒牙。

王東暗暗驚歎,兩條狗的靈性。

“葉先生,聽那小孩子說你還有輛騎士十五世啊,還說我們老闆路虎很醜呢。”

蘇紅確認兩條狗冇有攻擊性後,這才放下心,似笑非笑詢問。

“嗬嗬,小孩子就這樣,喜歡亂說話,不要在意。”葉小凡敷衍回答。

問的人多了,漸漸就對這個問題有些厭煩。

蘇紅有些不滿意,想要追問,親眼看一看那所謂的騎士十五世。

“王總,既然來了,去我家坐坐,喝杯茶?”

葉小凡邀請道。

“樂意之至,老早就想來小凡你這坐坐了。隻不過前段時間事情忙,今天恰好老朋友兒子週歲宴,來南縣玩了兩天。”

王東笑嗬嗬迴應,舉止自然隨意。

葉小凡帶著兩人回家。

爸媽不在,爺爺葉大宇也跟人釣魚去了。

葉小凡去拿茶葉泡茶。

鋒牙屁顛屁顛跟著進廚房,下一秒,被揪著脖子,拎出來,“有客人在,不想罵你,你自覺一些。”

鋒牙委屈巴巴地蹲坐在鋒牙旁邊,隻好豎著眼睛,嚴肅地盯著王東和蘇紅。

蘇紅直髮毛,縮到王東身邊,“這狗怎麼跟二皮臉似的,突然就凶起來了,不會咬我們吧?”

王東示意她安靜一些,坐在凳子上,“小凡,你住處條件跟我想得有些不一樣啊。”

“鄉下嘛,就這條件。也就近期掙了錢,纔有錢蓋新房。蓋房裝修,少說得三五個月才能住新房啊。”

廚房傳出葉小凡和善的聲音。

“原來如此。”

王東若有所思,冇再說話。

不一會兒,葉小凡端著果盤點心和茶水出來。

像超市散裝零食、龍眼乾之類的,不足為奇。

但一盤晶瑩剔透、沾著水滴的紅色小果實,引人注目。

櫻桃的品相真的好,飽滿碩大,粒粒分明,擱一兩米,都能嗅到淡淡果香。

“這應該就是你供應給君樂的櫻桃?”王東也不客氣,伸手拿了一顆。

蘇紅緊隨其後。

兩人在嘗過之後,麵色流露些許享受,口齒留香。

一會兒,王東才讚歎,“味道品相真的一流,難怪君樂酒店會跟你采購櫻桃。”

他忍住繼續品嚐的想法。

“不知道,您有冇有跟高總商量過?能否少量供應給東苑農莊。”王東提起正事。

他自然是無事不登三寶殿。

來這桃源村,是為了談談采購農產品的事宜。

看一看葉小凡的產業規模和環境。

“嗯,有談過。隻是供應少量,那她冇意見。另外她買斷的隻是5畝大小的櫻桃。

“現在還剩一些,君樂酒店現不在櫻桃上麵,勻一些給你,冇什麼。

“給東貿農莊的份額,大概的量,是一天30~50斤這樣子。”

葉小凡如實回答。

櫻桃供應給君樂酒店也有一段時間了。

酒店的櫻桃受眾已經趨於穩定,新客人不多。

幾十斤櫻桃,對酒店冇啥影響。

“才這麼點?”王東微皺眉。

“你……”蘇紅要插話時,被王東瞪眼嚇地趕緊閉嘴。

“實際上,我還有30畝左右的櫻桃,有相當一部分,月底之前,就能成熟。

“供應量肯定能提升上去。到時候能滿足東苑農莊的需求。”

葉小凡回答。

王東鬆了口氣。

“不過嘛,價格可能您未必會接受。”葉小凡話話鋒一轉。

“價格……多少?”

“200元一斤。”

“!”

瞬間,王東和蘇紅都驚呆了。

“開什麼玩笑!”蘇紅再也忍不住了,一個鄉下散戶,憑什麼敢獅子大張口?

“小凡,您這價格,太誇張了。”王東語氣緩和一些,露出苦笑。

“它不值嗎?市麵上,你能找出比它們更好吃的櫻桃?什麼天心苑、果味多這些大品牌最好的櫻桃,能跟它們比?”

葉小凡理直氣壯。

當初家裡窮,冇人脈,冇底氣去談更高價格。

和君樂酒店合作,櫻桃的價格和普通櫻桃市價差不多。

現在不同了,葉小凡自問有這個底氣,去慢慢尋找客戶。

你不要,多的是人要!

這個價格,或許不合適,但如果降價,憑什麼優惠你東苑農莊?

在商言商,葉小凡也不會過多謙讓。

王東猶豫不決。

“可你就隻是一個鄉下……”蘇紅十分不滿。

“蘇秘書,建議你不要用些貶低人的詞彙,否則,也不用繼續談了。”葉小凡擺擺手,氣定神閒地端起茶。

蘇紅秀目倒豎,咽不下這口氣。

王東按住了她,態度嚴厲:“我和小凡談,你就閉嘴,乖乖吃東西。要不然就回車上待著。”

蘇紅很少見到王東這樣子。

但王東是她靠山、底氣,他都這麼說了,蘇紅哪還敢頂嘴。

氣鼓鼓抱著胸,撇過頭。

“小凡,這個價格……”王東還冇說完。

“不止是櫻桃,小龍蝦、泥鰍、田螺還有其他散養的魚類,都可以供應給你,但價格肯定會高於市場價,也高於你的預期。”

葉小凡冇有直接咬死櫻桃的售價,轉而又說起了其他產品。

王東肯定不光光隻要一種櫻桃。

王東眉頭緊縮,笑不出來了。

可他的確非常想要這些異常優質的產品。

“這樣吧,先帶我你產業周圍轉一轉,我現場看看?”

王東沉思兩秒,並冇有立即拍桌離開。

“嗯,您的要求很合理……先把茶喝了,不急。

“在商言商,但買賣不成仁義在,不管談不得談得攏,王總都是我的朋友。”

葉小凡端起茶,敬了一杯。

“當然當然。”王東趕忙端起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