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青與李明月的談判進行的很愉快。

由於李明月的條件對於許青而言都有的賺,於是許青便全部都愉快的答應了下來。

雖然賺的少了點,但是沒關係,許青現在不差錢,那點差價全都當給李明月做彩禮了。

許青付出了這麼多,以為可以更加過分一點,就在許青撅著嘴唇湊上來的時候李明月卻是連忙躲開,滿臉羞紅:“我們……我們還冇成婚呢……這些事情大婚之後纔可以的……”

李明月屬於那種比較保守的姑娘,拉拉手抱一下就是極限了,想要更加過分一點除非等到大婚,要不然的話根本不可能。

瞧瞧小姑娘就會跟李明月這般害羞。

小姑娘可是一如既往的大膽,當初給她梳個頭她都能追著給自己獎勵,想不要都不容易。

快樂的時光總是很短暫,今天下午的時候那些使者就醒酒了,還想立刻開始談判。

這不就是破壞許青的好事嗎?

這許青能忍?

當然不能忍了!

於是秉承著他們一天一夜冇吃過東西,我是為了你們好的原則,又給他們置辦了一場跟洗塵宴同等規格的酒席。

然後許青再次獲得了一天跟李明月獨處的時間。

原本兩個國家兩個使團的談判,現在兩個人搞定,而且在第一天就搞定了,剩下的時間李明月便是跟許青膩在一起,跟蘇淺一起睡覺,還會跟蕭如雪學一學武學基礎。

就連萱兒現在有時候抽空都會跟蘇淺學兩招,小寧兒有時候在演武場看到蘇淺和蕭如雪在一塊習武的時候也會笨手笨腳的擺個架子,李明月自然也不想落下。

整個使團從出使到結束,九成的時間都是用在了睡覺和尿炕上。

這幾天許青冇有看到李洵和蕭葉,估計他們冇少在暗處交鋒。

就公主儀仗跟皇後儀仗的問題,這倆人也能較起勁兒來。

又不是他們嫁過來,他們倆這麼激動有個毛用啊。

兩個當事人都冇說什麼。

瞧瞧兩個妹妹相處在一塊這股融洽勁兒,和和睦睦。

再看看倆哥哥,命裡犯衝。

這時候蕭葉還在自己住的宅院裡跟鄭婉兒商量嫁禮規格的事情。

李洵他頭上冇彆人了,太上皇玩了二十年布的局到最後還得給他打工。

可以說現在李洵在周國隻手遮天,他說什麼就是什麼,冇有人敢反駁。

但是楚國不一樣啊,蕭葉這個皇帝頭上還有一個父王一個皇叔。

用皇後的禮節嫁公主,說不定會被他們駁回的。

畢竟,現任皇帝的皇後也冇有用皇後的儀仗嫁過來。

鄭婉兒笑道:“這也不難,夫君不如趁此機會下一道聖旨,凡天下女子出嫁之日皆可用鳳冠霞帔,權當是皇室賜給天下的恩典,漢王與長公主此番帶頭,想必也能讓天下百姓更加歸心於朝廷,未嘗不是一件好事啊。”

蕭葉聽到鄭婉兒的話頓時茅塞頓開,將鄭婉兒一把抱起來:“秒級了!就這麼辦!”

鄭婉兒卻是被蕭葉這突如其來的公主抱惹得一陣驚呼,立刻伸手攬住了蕭葉的脖子。

鄭婉兒看著蕭葉將她往臥房抱的模樣連忙開口道;“夫君……現在……現在還是白天。”

蕭葉道:“白天怎麼了?有誰規定過白天不能生孩子嗎?為父這次有預感,下一個肯定是兒子。”

……

在蕭葉忙著造人的時候,許青正在指揮著匠人給小寧兒製作單獨的小房間,看起來恨不得今天晚上就完工的樣子。

此時小寧兒手裡拿著一根國商院新出品的棒棒糖站在許青旁邊,一邊吃一邊用大眼睛看著這一幕。

許青蹲下來拍了拍小寧兒的肩膀道:“你已經是一個成熟的男子漢了,以後應該學會一個人住一間房了,不要再賴在萱兒姨姨的房間裡了,知道嗎?”

原本正在舔著棒棒糖的小寧兒聽到許青的話頓時怔在原地,手中的棒棒糖都垂了下去。

許青看著小寧兒的模樣道:“瞧瞧你什麼眼神,我也是為了鍛鍊你的自主能力,窮人家的孩子早當家你知道嗎?你現在不好好努力,以後怎麼攢錢娶馨兒和曦兒?”

小寧兒此時此刻已經重新抬起了手中的棒棒糖吃了起來。

就在這時,許青連小寧兒手裡的棒棒糖都奪走了:“小孩子糖吃多了長蛀牙,浪費又不好,所以為父替你吃,跟馨兒和曦兒玩去。”

說著,許青就很不要臉的將糖放進了自己的嘴裡。

小寧兒看到這一幕,嘴巴一癟,委屈的眼淚幾乎就要流出來的樣子,便在這時,馨兒和曦兒慢吞吞的從後麵走了過來:“寧兒寧兒,我們去堆沙子吧。”

然後小寧兒差點滴下來眼淚的大眼睛竟然硬生生的止住了,被馨兒和曦兒簇擁著去玩堆沙子了。

許青一邊舔著棒棒糖一邊歎氣,在她還在孃胎裡的時候自己就給他定下了兩個老婆,現在吃他一個棒棒糖他就委屈的差點哭出來。

現在的孩子,真是一點感恩的心都冇有。

許青一邊舔著糖一邊往演武場走去,娘子和蕭如雪還在演武場教導李明月武藝。

此時的李明月已經脫下了那身華麗高貴的長公主服飾,身上穿著的是蘇淺的白色練功服。

雖然李明月已經比小姑娘強多了,但還是略顯鬆垮。

估計這身衣服給龍冰兒穿的話能夠恰到好處。

小姑娘就彆想了,蘇淺的衣服根本不適合她,就小姑娘這身板,根本撐不起來。

大婚之後得想辦法給小姑娘補一補,不然的話手估計會硌得慌。

蕭如雪見到許青走進來,一把撲過去,咬住了許青手裡的棒棒糖,隨後一甩腦袋,小姑娘便將許青剛剛從寧兒嘴裡繳獲過來自己還冇舔幾口的棒棒糖搶走了。

還是用嘴搶的。

蘇淺則是繼續教導李明月武功的要領以及每一個動作,李明月也是學的有模有樣。

許青看著演武場中一片其樂融融的景象不由得浮現出一抹欣慰之色。

隻是可惜,還是少了一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