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高東山退出戰圈,高西山也連著幾招將身前的幾位城主逼退出去後,也跟著高東山一起往柳葉城外圍飛躍狂奔。

這兩位武尊巔峰一跑,其他東山城的武者們瞬間慌亂起來,可是他們被幾大城的武者們圍在中間,想逃跑也要殺出包圍圈才能跑出去。

慌亂之下,東山城的武者們就開始接二連三的被打倒在地,有的甚至被直接一刀砍飛了頭顱。

這個時候,柳葉城中其他隱藏的武者也都趕到了柳春大街,和五大城的武者一起將這些東山城武者圍得更緊了。

高東山兄弟二人奔逃得極快,方四象一人也不敢去追,隻得加入了對被困在包圍圈中的東山武者的殺戮中。

他直接飛躍到了包圍圈之中,雙手各握著一柄長刀,刀光閃耀的同時,不住有頭顱飛了起來,又落到地上,四象城的武者們慌忙散開去撿人頭。

這一場混戰一直持續到了天色快亮的時候,在柳葉城的最後一個東山城武者的頭顱被割下來後,這纔算完全結束。

混戰結束後,到了這一日的上午時分,方四象就領著幾個城主帶著各自準備的禮物,匆匆趕往鬆園,來探望神醫傳人。

明致遠並冇有出來見這些武者,他剛剛武道破境,踏入武尊中階境界,此時還在一刻不歇的修煉著,鞏固境界。

於易之作為神醫傳人的護道者,出來與方四象等人見麵,告訴他們神醫傳人在和東山城武者的鬥戰中受了些傷,現在還在養傷,讓他們清算了東山城武者的人頭,又與他們約好三日後,來鬆園兌換續斷神丹的事。

三日後,煉丹房中,明致遠已經結束了修煉,藍語珺一直睡在煉丹房裡,由於易之帶了兩個奴婢看護著,小姑娘一直昏睡著。

明致遠坐在她身旁,看著她蒼白的小臉上,緊閉的雙眼,長長的睫毛一動不動。

這幾日裡,於易之每過一個時辰就要用靈力引動她的心臟跳動一個時辰,好不容易纔等到她傷勢稍微恢複一些,心臟能夠自己跳動了。

於易之這個時候也累得幾乎要癱倒在地,藍語珺的呼吸已經平穩,心臟也能夠自己跳動了,明致遠便趕緊讓他去休息。

讓楊懿靈守護在一旁以備不測後,明致遠來到前廳中,等著方四象帶其他幾位城主上門。

鬆園中,前廳的大桌上,擺滿了白色的玉瓶,明致遠端著茶杯,一邊思慮著,一邊對管家老周道:“那就請幾位城主進來吧。”

不多會兒,方四象和柳葉城主,扶餘城主,四湘城主,孟遠城主幾人一起走進正廳中,明致遠和他們寒暄了一陣,又請幾位城主坐下奉茶。

幾位城主早就看到了滿桌子的玉瓶,臉上都是一副壓抑著興奮的僵硬表情。

等大家都坐下來後,明致遠也不等他們主動開口,就道:“高東山和高西山逃回東山城,隻怕他們還會捲土重來,他們兄弟二人可是兩位武尊巔峰武者,若是想要偷襲任何一個大城都不在話下,幾位城主,打蛇不死,必有後患,還請幾位廣召零丁武者圍剿東山城。”

說罷,他頓了頓,又道:“這裡有三百枚續斷神丹,我知道還不夠,不過這幾日我就會開爐,專門煉製續斷神丹來償付東山城武者頭顱。”

方四象咳嗽了一聲,陪著笑臉開口道:“遊公子不必著急,煉製丹藥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事,我們都是懂的,東山城的事,我和幾位城主也已經有了商議,我們決定將高東山兄弟二人想要劫掠神醫傳人,謀事不成就想殺人滅口的事,向零丁大陸所有大城宣示,然後就以神醫令為召集令,聯合其他大城一起圍剿東山城,您看這樣可行?”

明致遠麵無表情的想了一下,道:“可以,高東山和高西山二人的頭顱可以換取我煉製一次破境丹,但是藥材你們出,你們也知道,那樣的天材地寶,我鬆園中人單力薄是無法收集齊全的,其他東山武者的頭顱依然是十顆續斷神丹。”

方四象和幾位城主一聽,臉上紛紛露出喜氣洋洋的神色來,東山城中,武者不計其數,這一次整個零丁大陸一起圍剿東山城,絕不可能失敗,他們隻要搶到更多的人頭,就能換取更多的丹藥,這樣的好事,就算以前神醫城主還在的時候,隻怕也冇有過。

方四象一副胸有成竹的樣子,嗬嗬笑道:“那是自然,破境丹所需的天材地寶,就算一個大城拚儘全力去收集,也還得看運氣,我們又怎麼可能讓遊公子來憑白擔負呢?”

明致遠看了看他,隨即點點頭,一指桌上的玉瓶,道:“這些續斷神丹是先給的一部分,過半月後,各位可以再來拿剩下的。等到圍剿了東山城後,相信各位城主,在很長一段時間裡,都不會缺丹藥了。”

幾位城主又客氣了一陣,這才笑嗬嗬的各自分好了丹藥。

見到他們已經將丹藥分好,明致遠也輕輕笑了一下,道:“高東山的事,就由幾位城主來主事吧,我也相信,有幾位城主來領事安排,定然不會有殺良冒功的事發生,我就在鬆園中等候各位的佳音了。”

方四象立即拍著胸脯嚮明致遠保證,有他在,絕不會濫殺無辜,也不會殺良冒功,所有東山城武者人頭,都會由他來一一鑒查。

明致遠心裡牽掛著藍語珺的傷勢,也冇有心情留這幾位城主在鬆園中用飯,把事情安排清楚後,便將他們送出了鬆園,他又回到煉丹房中。

給藍語珺把過脈後,他便讓楊懿靈也回去休息了,自己開始煉製丹藥。

從這一天開始,柳葉城中,開始熱鬨了起來,方四象帶領著幾個大城城主,不停的派遣麾下的武者去聯絡零丁大陸的其他大城。

其他大城的武者也在不停的向著柳葉城進發。

零丁大陸上罕見的一幕發生了,除了東山城外,其他大城的城主都開始安排麾下的武者一起圍剿東山城,就連望天城的新任城主鐘凡,也帶著麾下的武者趕來了柳葉城。

半月之後,明致遠將所有的續斷神丹都交給了幾位城主,到了這個時候,一顆東山城武者頭顱可以換取十顆續斷神丹的神醫令,已經傳遍了整個零丁大陸。

許多不願意成為大城供奉的高品隱藏武者,隱士高人都開始往柳葉城中彙聚起來。

明致遠什麼也不管,每日除了煉製丹藥,就是陪著藍語珺。

煉丹房裡,早已經從昏迷中醒過來的藍語珺身體仍然十分虛弱,她躺在臥榻上,蓋著一層薄被,看著明致遠一邊裁剪藥材,一邊和自己說話。

“不用擔心,不會留疤的,我會給你煉製去疤的丹藥,你用上一兩個月就能把那道疤痕去除掉。”

藍語珺聞言臉色一紅,她的傷口在胸口,當初明致遠給她縫合傷口的時候,她還在昏迷,自然不覺得什麼,前些天,為她檢查傷口癒合的時候,這小丫頭閉著眼睛,渾身顫抖,幾乎把臉都憋出血來。

此時,聽到明致遠安慰說不會讓她留下傷疤,她頓時又不敢接話了,過了良久,她像是想起什麼來,才輕聲道:“看你以後還怎麼要我做你徒弟?”

“嗯?怎麼了?”

明致遠抬頭看了她一眼,隨即又低頭整理藥材,道:“你要是真想修煉丹道,也不是不可以,等你傷好以後再說吧。”

“我隻做師妹,不做徒弟。”

藍語珺有些強硬的說了一句,隨即拉過被子來,蓋在自己臉上,似乎用儘了全身的力氣,又說了一聲,“哪有徒弟給師父看了胸口的?”

明致遠一愣,抬頭看著那把被子蓋住了全身的小姑娘,隻看見那被子都在微微顫抖著。

他忍不住笑了一下,問道:“那師妹就可以看了嗎?”

臥榻上,那一團被子抖動得更厲害了,一個悶悶的聲音傳來,“我。。。。。。你,你看了我,你得娶我。”

“啊?”

明致遠瞪大了眼睛,看著那抖成一團的被子,“我跟你說,你可不能這麼耍賴,我是有夫人的人。”

這時,臥榻前茶幾上的一個茶杯,被被子裡伸出的一隻玉手拿起來,隨即茶杯飛嚮明致遠的腦門。

明致遠一把接住茶杯,又聽到被子裡傳出的聲音,“你才耍賴,看了我的。。。。。。還不娶我,你。。。。。。敢不娶我,我,我,我死給你看。”

聽到被子裡的聲音都有些喊岔了音,明致遠連忙放下手中的藥材,走到臥榻旁邊,一邊要揭開被子,一邊道:“你彆急,傷口剛剛長好,裡麵的筋脈都還冇有完全癒合,彆這麼大聲喊叫。”

他一拉被子,被子被小姑娘又拉回去,蓋住自己,明致遠隻好又道:“等你傷好了再說好吧,芝麻大個人兒,火氣真不小。”

見藍語珺死活不肯露頭出來,他隻好隨她了,又走回去撿起藥材,被子裡再次傳來小丫頭的聲音,“我都不在意你已經娶了一個夫人了,你還。。。。。。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