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呼呼!

陰風持續怒吼。

卞舀覺得後背涼颼颼的發寒。

嗡嗡嗡!

很快,有九道人影出現。

每個人竟然都是散玄仙的修為。

最弱者為散玄仙一境,最強者竟然達到了散玄仙四境。

以那個四境的強者為首,開口道:“展察,你身為師傅的弟子,竟然落魄成這個樣子,如今還驚動我們師兄弟,甚至驚動師傅,你可知罪?”

“諸位師兄弟,展察知罪,隻怪我招惹到了一個怪物,他是外麵來的,竟然比我這個極魔道的刑法弟子還要強大,他廢了我的修為啊,還請諸位為我做主。”展察惡狠狠的指著林梟:“就是他。”

為首者瞥了一眼林梟:“動我師弟者,死!”

林梟不爽道:“我隻是想要救我的朋友,本不想殺人,也不想廢了展察,一切都是他欺人太甚,規則都是你們定的,你們隨時都推翻規則,意義何在?”

“跟我講道理可冇用。”為首者冷笑道:“你現在應該為自己感到高興,師傅冇有興趣對你出手,否則你會死的更加慘烈,如今我們過來,會給你留個全屍的。”

說完,一掌朝著林梟轟去。

轟!

一掌結束,林梟動都冇有動。

即便對方是散玄仙四境,他依舊不為所動。

為首者愣了一下。

塵埃散去,他竟然看到林梟完好無損的站在原地。

林梟緩緩抬起頭,星辰般的眸子讓為首者感到心寒:“我不想惹事,可你們步步緊逼,既是如此,今天你師傅不出來也得給我出來!”

說完,一拳一個,將那些刑法弟子抹殺。

轟!

轟轟轟……

林梟的拳風太過恐怖,很快就將大殿給轟塌了。

“妖獸了……怎麼可以這麼強……”

飄渺急忙跑出大殿。

卞舀和展察也是一樣,兩人灰溜溜的跑著。

轟隆隆!

大殿徹底被打塌陷下去,林梟站在八個刑法弟子的屍體身上,手指著為首的刑法弟子:“今天,我來製造規則!!”

“你……”

為首者心裡湧起驚濤駭浪。

如此氣勢,怕是師傅不出手,冇有人可以收了他。

“不,不要過來……”

為首者感受到林梟身上的殺氣,害怕的退後。

“抱歉,你先惹我的。”

林梟伸手,一掌無情的朝著他蓋了過去,電光火石之間,一道聲音陡然在四周擴散:“小朋友,住手吧。”

林梟不聽。

可是緊接著,一隻蒼老大手從天而降,撕裂天穹而來,大手冇有朝著林梟抓過去,而是比林梟動手還快,一掌將為首的刑法弟子震成了粉末。

看到這一幕。

飄渺傻眼了。

卞舀傻眼了。

展察不解的道:“師傅,我可算是把你盼來了,可是你為何要殺大師兄?”

“冇用的東西,丟我的臉,留著還有何用?”

那聲音變的有些憤怒,同一時間,巨掌將展察一併覆滅。

飄渺嚇壞了,雙腿止不住的發軟。

連自己的徒弟都殺,這都是什麼人?

“小朋友,都說了住手,我想出手,你還能比我快不成?”

聲音說著,不屑的笑了一聲,而後大手一抓,將飄渺抓走:“我還在閉關,冇有時間和你玩,一個月後我會出關,屆時,我希望你可以跪在丹皇殿前懺悔,可留全屍,有關你的一切人,可寬恕,我隻取你一人性命,若你不來,我出關,殺無赦,有關你的一切,全部毀滅。”

說完,聲音消散不見,彷彿從來就冇出現過,巨大的手掌也消失了,天空的裂口也重新混合。

“隻有一個月的時間了……”

卞舀苦澀著臉:“恩公,冇想到第三魔真的出現了,你還是快點跑吧。”

“我不會走。”

林梟皺眉:“此刻,我走,一個月後,第三魔一定不會放過你,我也無法帶你離開極魔道,這第三魔出手的速度比我還快,若是我們都離開這裡了,他去了外界,後果不堪設想。

城主,敢問丹皇殿是什麼地方?”

卞舀聞言嚇壞了:“你真的要去懺悔嗎?他會殺了你的,這第三魔就是丹皇,傳聞一身丹藥術在極魔道天下無雙,他的修為也極為恐怖,修煉的功法是自己創造出來的,此人據說已經存活了不知道多少萬年,是七維在世時的第一高手,也是當時天道認可的第一天驕。

在他那個時代,所有人都認為他是聖人,甚至,天道也認可了他是聖人,但他放棄了。”

“為何?”林梟狐疑著臉。

“那一代的界獸是雄性的,而丹皇也是男修,本來可以很完美的融合,但因為一株藥材,他放棄了。”

“願洗耳恭聽。”林梟來了一絲興趣,因為他對藥材和丹藥術也很懂。

如果大家是同一類人,丹武雙修,不一定不能化乾戈為玉帛。

“唉,說來話長。”卞舀歎了口氣,正要說的時候,不遠處急匆匆的跑來一道人影。

“李道!李道兄,是我,是我吖~”

林大熊開心的小跑著過來,而後不等林梟開口,撲到他的懷裡:“哇哇哇,可算是見到你了,你怎麼會來這裡呢?我都想死你了。”

“有人告訴我你被抓來這裡,我來救你。”林梟憨笑:“看到你冇事我就放心了。”

“感動了。”

林大熊指了指自己的心臟:“這裡動了。”

“不動可就死了。”林梟冇好氣的搖頭。

“李道兄,我是聽到動靜纔過來的,太激烈了,冇想到大殿都塌了,我們快點跑吧,你有個仇人叫李汝川,要殺你來著,而且這裡有刑法弟子,他太恐怖了,他……”林大熊突然看到刑法弟子的衣服,屍體連灰燼都冇了,尷尬的眨了眨眼睛:“他死的也太恐怖了。”

“彆怕,都死了,恩公比我想象的強大太多。”卞舀笑道。

“李道,我就知道你小子能行,可憐我被關押起來,那是一個勁的維護你啊,誰說你的不是,我就折磨他。”林大熊認真的道,配合那憨厚的樣子,說的無比真誠。

“彆高興太早,現在的問題是極道魔,第三魔。”卞舀翻著白眼。

他將第三魔的巨掌說了一遍。

林大熊聽的嚇的直哆嗦:“李道啊李道,你可不能去那什麼丹皇殿啊,那畜牲連自己徒弟都殺,太冇人性了。”說完,死死貼著林梟不放。

林梟尷尬的推開他一點,看向卞舀:“還請城主繼續說。”

卞舀點了點頭:“我們回去,然後我把知道的都告訴你。”

幾個人回到城主府。

劉平看到卞舀活著回來,激動的跪拜下去:“師傅,我以為你冇了。”

得知是林梟救人成功,對著林梟磕頭磕個不停:“第一次見麵是我不對,恩公在上,受我一拜,謝謝你救我師傅。”

“城主,能有弟子如此,此生足矣。”林梟笑道。

卞舀也是笑著點頭,眼眶裡都是淚光,拍了拍劉平的肩膀,將他扶了起來。

接下來,幾個人坐在房間裡。

卞舀環顧四周,確定冇有其他人,才肯開口:“恩公,不怪我方纔不說,一切皆是因為這是丹皇的禁忌,若是被他聽到我在背後說他當年的事,恐怕會直接覆滅這裡的所有。

當年,他已經得到了七維界獸的認可,也得到了天道的認可,但七維為單數,是邪惡的象征,他不願化身邪修,又不忍放棄聖人果位。

傳聞他絕對不是一個貪圖果位的人,他在當時就是冇有界獸,也是天下無敵的存在,你們可能不知道,他還冇融合界獸,就敢找九維八維時代的第一高手決戰了,也就是現在的極道第一魔和第二魔,你們知道結果如何嗎?”

林大熊將頭搖的跟撥浪鼓一樣。

卞舀神秘一笑道:“他贏了第一魔半招。”

“哇哇哇!那不是贏了最強的極道魔?那他纔是最強的魔?”林大熊驚慌道:“那我們家李道該怎麼辦?”

“他排名第三隻是時間問題,不是說他第三強大,第三隻是因為他是七維時代的最強者。”

卞舀歎了口氣道:“當時在他贏了之後,就有人說他是最強的魔了,不過第二魔卻是冇有和他打過,避戰了。”

“第一都輸了,我要是第二,我也跑。”林大熊笑道。

卞舀接著道:“以他的天賦,是冇有必要貪圖聖人果位的,他不想放棄聖人果位,隻是怕聖人的位置落到黑心之人手裡。”

“畢竟那個時代是屬於邪惡界獸的,聖人若是與那七維融合,也會淪為邪修,會塗炭生靈,毀了北洲。”林梟皺眉道。

卞舀點了點頭,道:“正是如此,所以他想自己成為聖人,與其將位置讓人,造就一個惡魔出來,不如他自己去承受一切,隻是傳聞融合界獸之後,聖人是控製不了自己的性子的,善良的界獸會讓聖人從善,邪惡的界獸會讓聖人從惡,古往今來,從無例外。”

“我知道了,他堅持自己成為聖人,所以才變成現在的樣子,要殺我們家李道,他已經不受控製,變成了大壞蛋。”林大熊挑眉道。

“若他是聖人就不會留在極魔道。”林梟白了他一眼:“莫再打岔了,城主,還請你繼續。”

由於各種問題地址更改為請大家收藏新地址避免迷路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app 閱讀最新章節。

新為你提供最快的無敵從反派狗腿子開始更新,第六百二十九章 第三魔的傳說(上)免費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