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午,八點。

“嘀,嘀……”

“好煩啊!!”

林瀾捂著耳朵,伸手關掉鬧鐘。

旋即又將頭縮回被窩。

直至,躺到冇有睡意,才拖著疲憊的身體,走向衛生間。看著鏡子中自己那有些憔悴的臉。

昨晚,不知道又是誰宣傳了慶豐麪館,來了一大幫人。他一直忙到深夜,賣光了所有食材,這才得以關門。如果不是食材冇了,他那麪館,隻怕能開個通宵。

林瀾洗漱完後,重新恢複了精神,踏著快步,離開家,走向麪館。

父母不在家的這段時間,他隻怕會每天那麼忙碌。原本生意有些慘淡的慶豐麪館,因為牛小道的碰瓷,就這麼火了起來。

食材昨晚雖然都用完了,但是林瀾連夜就聯絡了一些菜販子,早上八點,他們會準時送上門。

林瀾剛到麪館門口,就看到了一堆裝著菜肉的塑料袋。走過去,打開袋口,見都很新鮮,也鬆了口氣。

雖說有著爺爺曾經的赫赫威名在,這些人,不敢賣劣質的食材給林家,但是難免會有意外發生。

麪館的捲簾門被拉開,一陣香味,就散了出來。

“好香,應該是鹵牛肉的味道。”

林瀾拖著塑料袋,走到後廚,那股鹵牛肉獨有的香味,就越發的誘人。當即就迫不及待地從放置鹵牛肉的鹵水鍋中,撕下一塊,塞入口中。

牛肉那獨有的香氣,碰撞在唇齒間,此刻,直讓人感覺,美味無比。

“好吃,這【鹵牛肉】還是牛比啊!”

林瀾剋製住想再吃一口的想法,去洗了洗手,繫上圍裙,準備將鹵牛肉切片,方便等會賣。

後廚中的林瀾,開始忙碌。

時間走的也很快,馬上就來到中午十點。

一輛藍色的蘭博基尼,停在慶豐麪館的門口。

車門緩緩打開,走下的是兩名男子,一個是穿著休閒裝,戴著鴨舌帽的小胖子。而一個是穿著黑色西裝,戴著流金圓框眼鏡的文雅男子。

“齊芝,不是吧!這就是你說的麪館,這也太破舊了吧!他家的麵,真的會好吃嗎?”

舒極差鄙夷的打量了一眼慶豐麪館,這樣的麪館,他從來不去,衛生是在太冇法保證了。

“嚐嚐,你不就知道了。對了,星河呢?”

賀齊芝微抬鏡框,看向四周。

“霍哥,他……”

舒極差正要說,他冇看見霍星河。

“轟,轟……”

就見遠處傳來轟鳴聲,一輛拉法,以百公裡每小時的速度,向著這邊飛馳而來。

“滋……”

拉法驟然減速,急停在蘭博基尼的後方。

“這不,說霍哥,霍哥就到了。”

“霍哥,你瞅瞅這麪館的樣子,咱們去了,豈不是太掉份了。我覺得,咱們還是改道,去彆地兒。”

舒極差嚷嚷著,走向剛下車的霍星河。

“吃個飯,何必那麼講究,我覺得還行,舊是舊了點,這種幾十年的小館子,指不定,就有獨特的味道。”

霍星河摘下墨鏡,饒有興趣地看了看麪館。

“得,這是你們兩個,自己決定的,到時候,彆因為,太難吃,扭頭就走。”

舒極差的臉色變得有些難看,他可還記得幾天前,他們吃飯,霍星河就因為一道菜做的不合心意,就大發雷霆,整得那家餐廳的廚師,當場就被開除了。

“走了,極差,你也彆擔心,味道,肯定不錯。昨晚,我本來想過來,因為有些事,脫不開身,直到深夜,我開車路過這裡,發現依然都是人……”

賀齊芝說著話,率先走進了麪館。

霍星河也是緊隨其後,隻有舒極差在外麵,躊躇了不知多長時間,這才走進麪館。

可當他,剛走進麪館,撲麵而來的就是濃濃的蛋香味。聳了聳鼻子,他可以十分肯定,香味就來自廚房。

“老闆,你們這裡有什麼啊!”

霍星河看了一眼,店內的環境,非常的乾淨整潔。

一些桌椅固然有些老舊,但都被擦洗得很光亮。

“我們家有西紅柿雞蛋麪,炸醬麪,還有新出的菜品鹵牛肉,你們……”

林瀾擦了擦手,走出後廚,介紹完麪館的吃食,正要詢問客人打算吃些什麼。

突然發現客人,竟然就是球場偶遇的富二代。

“呦,林瀾,這是你家的館子?”

舒極差,見是昨天不接受他,邀請的傢夥,眼睛不由的就是一亮。

“嗯,你們要吃些什麼?”

林瀾麵露一絲絲尷尬之色,詢問道。

“你就西紅柿雞蛋麪,炸醬麪,還有鹵牛肉,各上三份吧!”

霍星河,揮揮手,找了個位置坐下。

“行,你們稍等。”

林瀾走回後廚,開始準備煮麪。

同時,他還透過門簾,去盯著三人。

“這些人,怎麼會想著,來我們家的麪館,吃飯。”

林瀾的心裡產生很大的疑惑,在他看來,像霍星河這般開跑車的富二代,不都應該出入名貴餐廳嗎。

煮麪是個很快的事,不一會兒後。

林瀾就端著一個托盤,走出了後廚。

一個托盤,最多隻能放兩碗麪和一份鹵牛肉。

所以,離後廚較近的霍星河,率先見到了,這一頓,所要吃到的麵。

“這,這麵,這牛肉……”

霍星河還冇吃,就已經感受到了那撲鼻的香味。

擁有金黃蛋塊,鮮紅西紅柿,翠綠蔥花的西紅柿雞蛋麪,與油醬分離,棗紅色的炸醬麪,與片片清晰紋路的鹵牛肉,直接形成了一場猛烈的視覺衝擊。

“你嚐嚐味道,怎麼樣。”

林瀾看著霍星河驚訝的表情,淡淡一笑,轉身走回了後廚,去拿另外的兩份。

“這麵,好筋道。”

霍星河看著麵前的美味,迫不及待的拿起筷子,打算拌上一拌,卻發現手擀麪是異常的筋道。

當西紅柿雞蛋麪,被他吸溜進口中。

那一股濃鬱的香味就充滿了口腔,令霍星河一口氣,就吃完了一碗西紅柿雞蛋麪。

“霍哥,這是怎麼了,有那麼好吃嗎?”

舒極差雖有聞到一些香氣,但仍然還是不相信,這樣的小麪館,味道真的會特彆好。

“可能,真的有那麼好吃吧!”

賀齊芝眼底閃過一絲興奮之色。

“兩位,你們的麵,來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