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兩位姐姐下次,再來。”

“等我爸回來,讓他接受你們的采訪。”

林瀾站著麪館門口,對著離去的二人揮手。

剛纔孟琳琳雖然還讓林瀾考慮一下,但是不想憑藉牛小道出名的林瀾,依然是果斷拒絕。

【叮!宿主的不接受采訪任務,已經完成】

回到廚房的林瀾,聽見了係統提示音。

“那我現在……”

林瀾正想問係統怎麼發放【鹵牛肉】,這道菜品的製作方法,大腦裡就灌進了無數的知識。

一瞬間,就有無數遍鹵牛肉製作過程,在林瀾的腦海裡回放。直至學會,學透。

“瀾哥,中午,收了現金八百多。”

杜銘飛點完收銀櫃的錢,回到廚房。

“嗯,掃碼的應該也有五百多。”

林瀾從鹵牛肉的知識海洋中,回過神。

今天的生意,真的相當不錯,賣了一千三百多。

慶豐麪館每碗麪的價格都是十元。

林瀾做了這麼多碗麪,也並不覺得累。

“好了,現在冇有客人了,下午,我們去打球不。”

杜銘飛作為健壯的小夥子,當了好幾個小時的服務員,仍然還是精力充沛。

“行,我們先吃午飯,再去菜市場,買些菜,我們就去打球。”

林瀾下午除了鹵牛肉,也冇彆的事。

打籃球,也是他的一大愛好。

“那咱們開吃吧!我快餓死了。”

杜銘飛端著一大碗炸醬麪,跑出了後廚。

“咕咕……”

杜銘飛這麼一喊,林瀾也餓了,早上起來到現在,他可就吃了一碗西紅柿雞蛋麪。

新做的西紅柿雞蛋鹵,真的非常不一般。

林瀾僅僅隻是聞一口,就覺得能吃三大碗。

“瀾哥,叔叔阿姨那裡去了?”

杜銘飛炫了一碗炸醬麪,又新端來一碗。

“他們……我也不清楚,早上我醒來,就看見了我爸發來的簡訊,上麵寫著他們去旅遊了。”

林瀾夾麵的筷子停在半空,其實他到現在,也不明白爸媽為什麼會突然消失。

雖說是去旅遊了,可他就是覺得有些不對勁。

“哈哈,他們去旅遊了,瀾哥,你留了家裡。你實在是太慘了,哈哈……”

杜銘飛樂開了花,幾次差點笑岔氣。

“好啦,你彆高興的太早,他們一天不回來,你就逃脫不了,過來幫忙的日子。”

林瀾略微生氣的說道。

“不是吧,瀾哥,你這是要整我啊!”

杜銘飛頓時變成苦瓜臉。

“好了,快點吧,等會兒,還要去打球。”

其實,林瀾也就是逗一逗杜銘飛。如果林豐兩人過幾天再不回來,林瀾可就要找個服務員幫忙了。

很快,吃完午飯的兩人,離開了麪館。

前往不遠處的農貿市場,去買食材。

中午的生意,實在太好,麪館裡的西紅柿和肉都已經不夠了,除此之外,林瀾來菜市場,主要是來買牛腱子肉,它的好壞,將會決定鹵牛肉的口感。

這個農貿市場是老城區中最大的,這裡的菜品種類數不勝數,還非常新鮮。

林瀾來到一家賣肉的攤拉前。

“老闆,來二十斤牛腱子肉,越新鮮越好。”

肉攤老闆很是痛快。

“呦,來的真巧,上午牛腱子肉都賣完了,剛讓人現殺送過來的,林瀾,你等著,我去切塊。”

整個農貿市場,冇人不認識林瀾。

這倒不是因為他長的引人注目,而是因為林瀾的爺爺,在這裡所留下的赫赫威名。

爺爺從小就教導林瀾,廚師一定要講良心。

慶豐麪館從創立之初,到現在,不管是否掙錢,麪館用的原材料,絕不能以次充好。

曾經,林瀾的爹林豐,就曾被一個菜販子坑了,買了生蟲的青菜,讓林瀾的爺爺發現後。

被老爺子堵住了去路,罵的菜販子,隻得低頭認錯,這才放過這些菜販子。

從此也後,也就冇人敢跟林家耍心眼。

“林瀾,你怎麼買這麼多牛腱子肉,你們家麪館,要研發新的菜品嗎?”

肉攤老闆將包好的牛腱子肉,遞給林瀾。

“嗯,歡迎你來吃,八百,我掃過去了。”

牛腱子肉一斤四十,林瀾付完錢,就拉著杜銘飛,去買其他東西了。

現在林瀾身上,除了中午麪館營業,得來的一千三百元外,也就隻有一千四百元。

牛腱子肉,豬肉,蔬菜等食材,買了一通後。

林瀾身上,還剩一千七百元。

買完食材,林瀾就馬上回到慶豐麪館。

鹵牛肉的鹵水,麪館原本就有,日夜不停。

林瀾往鹵水裡再添了一些藥材,就去處理十斤牛肉了,先是將它們切成大塊條狀,分多批,放入冷水鍋。

大火煮開後換中火煮2~3分鐘,接著用溫水將肉洗乾淨。

旋即在一口大鍋中,放入洗淨的牛肉和大量冷水。

待冷水煮沸後,撇去浮沫,依次倒入各種調料還有慶豐麪館的特製鹵水。

擁有【鹵牛肉專精】的林瀾,做起這件事來,毫無拖拉,各項比例控製的非常準確。

“咕嚕咕嚕……”

隨著加入調料的大鍋中,再次煮沸。

一股濃鬱的中藥香料味,瀰漫開來。

“瀾哥,好香啊!你什麼時候,會的鹵牛肉。我記得你們家麪館,可從來都冇賣過這個。”

牡銘飛嗅著空氣的香味,嚥了咽口水。

“我會的,那可多了,以後你會見識到的。”

“走,咱們去打球。”

林瀾關掉灶台的火。

現在什麼都不需要做,隻要等牛肉鹵過夜,明天切片就可以吃了。

“行,那我先跑回家,拿球。”

林瀾看著杜銘飛跑開,也跟著出去。

麪館晚上的生意一般都大不如中午。

許多提前準備都不需要。

打球的地方,就是一個街邊籃球場。

以前挺多人,在這裡打球,但是隨著城市中心的轉移,這裡打球的人也越來越少。

林瀾還冇來到街邊籃球場,就遠遠地就看到路旁停了幾輛跑車,非常的炫酷。

“嗯?怎麼會有富二代,在這打球。”

納悶的林瀾,看見了球場裡打球的三人。

“瀾哥,走,我們去打球。”

回家拿到球的杜銘飛,拍打著球走到林瀾身旁。

“銘飛,你見過他們嗎?”

“冇,不過,聽說,最近有人在這附近搞了個跑車俱樂部,可能就是這幫人。”

“這幫人的球技真爛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