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瓷盤,被緩緩倒入,冰糖丸子。

每顆丸子,都泛著晶瑩剔透的光。

盤麪點綴的紅黃綠椒,襯托著金色的肉丸,更是形成了一種極強的視覺衝擊,震撼人心。

“陳大師,它有什麼比較要注意的點?”

林瀾見陳寶林閒下來,立刻開口詢問。

“要注意的點不少,但你看我做了一遍,以後,你自己做,會不由自主的去規避,所以,我隻講一點,你仔細看,肉丸上的那一層糖衣。”

陳寶林嘴角含笑,指著丸子泛光的地方。

“您的意思是,這一層,它對丸子的口感,會有著極大的影響,對吧!”林瀾立刻說出自己的見解。

他做的冰糖丸子,就冇這一層!!

“對,這叫玻璃芡,它讓丸子的口感,更脆,更有鮮香,並且能夠極大的減少,肉的甜味,不助長油膩感。”

陳寶林點點頭,一臉欣慰的表情。

孺子可教也!!

“林瀾,到你,去露麵的時候了!”

蘇沐橙匆匆走進廚房,輕聲喊道。

“那……陳大師,我先走了。”

林瀾打了個招呼,跟著蘇沐橙離開了。

這麼好的學習機會,又一次冇了!!

…………

今天是碧海酒樓,第一天,開業。

來了許多議員,還有大企業的管理人員。

“王議員,賈議員……”

林瀾一路走過去,不知道喊了幾個人。

多多少少,有些令人無奈!!

“林瀾,等會兒,你除了去剪綵,還要念稿子。”

蘇沐橙在這時,又給了他一個爆擊。

有冇有搞錯,讓他念稿子?

“可以不去嗎?”林瀾的頭,搖的如同撥浪鼓一樣。

要一個社恐的人,當著那麼多人的麵,去念一長串的稿子,這不是,比讓他去死還難受嗎!!

蘇沐橙嘟著嘴唇,歪著頭,眯著眼睛,對林瀾笑道:“你覺得,公司會允許,你不去嗎?”

遭到拒絕的林瀾,瞬間沮喪起來,無助的看向四周,想讓自己受傷的心靈,可以得到慰藉。

卻是在無意間,看見了,王浩宇,這個人。

他站在一群鶯鶯燕燕的中間,嘻嘻哈哈。

“果然不是,什麼好人。”林瀾覺得掃興,冇再去看王浩宇第二眼,繼續將目光投回身旁的蘇沐橙。

還是蘇沐橙好,人美聲甜,如果是女朋……

“不對,我在想什麼!”

林瀾立刻揮起斬魔刀,去除心中邪念。

“去那邊,可以準備念稿子了。”

蘇沐橙察覺到林瀾那熾熱的目光,暗暗一喜。

果然,林瀾在不做菜的時候,還是正常的!!

“唉!”林瀾無奈地,拿著話稿,走進搭好的台子。

此刻,韓商言正講述著,碧海酒樓,未來的發展。

“碧海酒樓定位於中高階,主打新中式,集各大菜係之長,去各大菜係之短,繼承傳統,推陳出新……”

來的人也就是走個過場,也冇什麼人,專心的聽。

唯獨王浩宇,趕走身旁的鶯鶯燕燕,雙手抱熊,目光緊盯著台上,似乎是專心致誌地在聽。

“他為什麼,不跟著出國?”

林瀾瞧見王浩宇,又一次勾起記憶。

王浩宇作為未婚夫,跟著去,不是很不正常嗎!!

“在此我再次向支援關心關注碧海酒樓發展的各位議員、各級嘉賓、經銷商夥伴、媒體朋友們表示熱烈的歡迎和真摯的謝意。”

韓商言鞠完躬,走下台,推了推林瀾。

“咳咳!”無可奈何的林瀾,硬著頭皮,走上了台。這一刻,眾人的目光,就想刀劍般對著他。

小腿開始打顫,心眼兒也提到嗓子上。

“這是新的美食宣傳大使吧!真年輕!”

“他怎麼還不開口,手裡有話稿啊!”

看向林瀾的眾人,逐漸從欣賞變成了疑惑。

“彆看著人,盯著稿子看,盯著稿子看!”

蘇沐橙慌忙跑到一處顯眼的地方,做手勢。

要是知道林瀾,這麼社恐,她就不安排了!!

林瀾瞥見蘇沐橙後,心神鎮定下去,緩緩開口道:

“今天,是碧海酒樓開業的日子,作為新一任綠藤美食宣傳大使的我,有這麼這幾句話,想對它們講,餐飲行業,不僅靠服務,更要注重口碑,不做天價菜,不賣科技菜,不賣噱頭菜……”

一直盯著看的蘇沐橙,見林瀾進入狀態。

終於也是鬆了口氣,其實,她更覺得,林瀾這或許不是社恐,隻不過,是長期的特立獨行,令他不喜歡在人群中暴露。

很快,林瀾唸完話稿,走下台。

這是他第一次麵對這麼多人講話,雖然很煎熬,但他還是扛了下來,並且他冇感覺到一點都不適。

“林瀾,你講話的樣子,很棒呢!”

蘇沐橙歡快的跑了過來。

“真的嘛!哈哈。”

林瀾撓著頭,他臉上掛滿燦爛的笑容。

“那你的事結束了,回去嗎?”

蘇沐橙拿回話稿,收進自己的包。

“可以不回嗎?我想跟著陳大師學菜。”

就這麼回去,林瀾還真挺不甘心。

這麼好的機會,可不能就這麼錯過!!

“那你去吧!離開的時候,記得去酒樓前台找我。”

“好,我記住了。”

說完話的兩人分開。

林瀾去了廚房,蘇沐橙則是去見見嘉賓。

碧海酒樓其實是倉促開業,被強塞給蘇沐橙的。如果蘇沐橙,不能將它好好的經營下去,橙汁餐飲公司將會被登出,蘇沐橙也隻能聽從安排,走規劃好的路。

地方,省裡,京城……

一直關注林瀾的王浩宇,也收回了目光。

“嗬嗬,還真冇想到,這個窮小子,還能成為美食宣傳大使,與這蘇家的大小姐,搭上關係。”

就在王浩宇喃喃自語的時候,一個人快步走要過來,貼在王浩宇的耳邊,低語道:

“王哥,人已經安插好,今天就動嗎?”

王浩宇的眼珠子轉了轉,一咬牙。

“動,今天不動,以後說不定就冇機會了。”

那人聽完王浩宇的話,立刻的走開了。

王浩宇,搖了搖頭,看向不遠處的一家酒樓。

王景酒樓,隸屬於王氏集團的酒樓,主要控製人,也就是王浩宇。

碧海酒樓的開業,必將衝擊王景酒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