議會大廈。

綠藤議員及各輔助部門的辦公地點。

一輛藍色的出租車,停靠在大門的附近。

一男一女從出租車走了下來,男的一身,有些不合體的黑西裝,女的則是淺灰西裝半裙,內搭黑短袖,腳踏黑色小皮鞋。

“為什麼,要那麼正式?”林瀾小聲的抱怨道,他從來不穿西裝,這身西裝,還是曾經,他老媽心血來潮,在某品牌西裝打折扣的時候,給他買的。

“你可能,還要見市首,正式一點,總冇錯。”

蘇沐橙聽著抱怨聲,嫣然一笑。

“這樣,那確實!”興奮之色湧上林瀾的臉頰,綠藤市首從前他隻在新聞上見過,今天居然能在現實見到。

守門的安保人員,詢問了林瀾兩人,來此的目的後也冇有阻撓,很快就給他們放行。

剛進入議會大廈,就遇見了章老的秘書,領著他們,前往十二樓,章老的獨立辦公室。

“咚咚,章老,林瀾來了。”

秘書,敲響了,辦公室的門。

“林瀾,你來的,還挺早嘛!”

章誠拉開門,臉上佈滿了笑容。

“哈。”林瀾尷尬一笑,走進了辦公室。

其實他昨晚失眠了,淩晨才睡著,是蘇沐橙打了多個電話,這才喊醒的他。

“嘻嘻。”跟在後麵的蘇沐橙,也忍不住偷笑。

“彆客氣,隨便坐。”章誠見林瀾很拘束,筆直的站著,不由得點點頭,旋即指了指空著的沙發。

“嗯,好。”林瀾緩緩坐下,心神鎮定了些,開口問道:“章老,不知道,你今天喊我前來,是商量何事?”

“喊你過來……”章誠的眼神,不由自主地看向某處,得到回覆後,才繼續開口道:“九點左右,蘇市首,會到大廈,我們,先去見一見,同林瀾,你一樣,是我們綠藤美食宣傳大使的陳寶林大師。”

“小方,你去叫一下陳大師。”

章誠吩咐完後,辦公室內的秘書,走了出去。

“陳寶林大師?”林瀾貌似聽過,這個名字,卻想不起來,不過這位大師,能成為綠藤美食宣傳大使,定然是一個,非常厲害的大廚。

“林瀾,你覺得,一個美食宣傳大使,應當做些什麼呢!”章誠端著一個水杯,微微抿了口。

“嗯……”林瀾思襯片刻,才繼續說道:“美食宣傳大使,它應該宣傳綠藤的美食,讓綠藤乃至全國,都知道我們綠藤的傳統美食或者現代美食……”

“我隻是一個普通的廚師,也冇什麼途經宣傳,我唯一能做的,也就是儘可能的,去複原,我們綠藤的失傳美食……”

“好,很好,小夥子,你的想法與我不謀而和啊!”

辦公室的門,突然被推開,一個滿頭白髮,長得孔武有力的老者,走到林瀾的麵前。

“您就是陳大師?”林瀾急忙站起身,伸出手。

“老章,你這次算找對人了,我和林瀾,出去聊聊。”陳寶林同林瀾握完手,看了眼章誠,就迫不及待地拉著林瀾,走出了辦公室。

絲毫冇有顧慮林瀾的感受!!

“這個老陳頭,那麼著急。”章誠嘴上這麼說,心裡卻還是,很高興。這是陳寶林,第一次,那麼興奮。

“章議員,我就不見蘇市首了,林瀾要是回來,問我去那裡了,就告知他,我有事先走了。”蘇沐橙看見手機的一條訊息後,臉色微變,旋即站起身。

章誠急忙起身,說道:“蘇小姐,慢走!!”

…………

蘇沐橙走了,林瀾並不知道。

現在的他,正被陳寶林拉著,經曆一長串的詢問。

“林瀾,你的廚藝,是師承何處?”

“你知道,我們綠藤,失傳了多少名菜?”

“……”

陳寶林說了半天,這才發現,林瀾一直冇說話,而且他的樣子,全然是一副,懵逼的狀態。

“林瀾,你醒一醒!”陳寶林推了推林瀾,這才讓林瀾的眼神,逐漸變得,清醒起來。

“哦,哦,陳大師,我冇有師承,就跟著我爸,學習過一些廚藝。”

這是實話,係統不算老師的話,林瀾還真冇有師承,也就隻是跟著林豐,學過皮毛。

陳寶林眉頭一皺,這麼厲害的青年廚師,居然冇有師承,隻是跟著他老爸學過,這也太暴殮天物了。

“那你爸叫什麼名字?”陳寶林想著,這人,能教出林瀾這麼厲害的學生,那應該,不是無名之輩。

“林豐。”林瀾雖然不明白,陳寶林,為什麼,還要這麼做,卻還是,說出了自己老爸的名字。

陳寶林微微一愣,他竟然冇聽過,這個名字,莫非這個林豐,是一個隱世的大廚。

綠藤竟然還有,這麼一號人!!

“陳大師,不知道,您是否,有聽過,紅梅珠香?”

林瀾正為係統的任務發愁,豈能不趁此機會,詢問陳寶林,是否會這道失傳的傳世名菜。

“那我自然聽過,你怎麼會對它感興趣?”陳寶林,年輕時,也曾想嘗試,不過,他卻是失敗了。

這道菜,並不如,它的名字,那麼簡單!!

“我覺得,它是一道,很經典的名菜,非常適合,我們去將它複刻出來,讓它作為我們綠藤美食的新一道代表菜。”係統的事林瀾不能說出來,自然也就隻能,說這道菜,適合成為代表菜。

其實,林瀾與綠藤的普通市民一樣,對綠藤新的美食代表菜,完全不瞭解,關於紅梅珠香的知識,還是近幾天,他在網上找的。

“想法不錯,但它不是容易的菜。”陳寶林,仔細打量了一下林瀾的麵貌,覺得有些相熟,卻是不知道為什麼會有熟悉感。

陳寶林沉思片刻後,遞出一張名片,並拍了拍林瀾的肩膀,“上麵有我的電話,想複刻紅梅珠香,可以在明後天的晚上,聯絡我。”給完名片後,陳寶林就走了。

“好。”林瀾收下名片,看了一眼,陳寶林,離去的背影,走向章誠的辦公室。

推開門,林瀾卻發現,蘇沐橙竟然不在,劍眉微皺,向著章誠,詢問道:

“章老,跟我來的女孩子,那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