慶豐麪館的火爆,到了晚上,依然如此。

早點關門,回家休息的想法,因為蘇沐橙的到來,不得不,再一次擱淺!!

臨近午夜,慶豐麪館的捲簾門,才被關上。

“你家離這裡遠不遠,這麼晚了,可得小心一點。”林瀾抬頭,看了眼,烏雲遮星的天,麵露憂慮之色。

“還好,就兩個地鐵站的路。”蘇沐橙的臉上佈滿了倦意,這麼辛苦的生活,她還真的,從來都冇體驗過。

現在的她,隻想,早點回家,美美的睡上一覺!!

“兩個地鐵站?”林瀾劍眉微蹙,蘇沐橙一副疲倦的樣子,就這麼,讓她孤身一人,深夜,前往地鐵站,出了事,怎麼辦。

雖說綠藤,從不有過電車癡漢!!

“沒關係的,我經常,晚上坐地鐵,林瀾,拜拜啦!”蘇沐橙冇等林瀾反應過來,就向著黑暗跑去。

她的身影,傾刻間,就被黑暗吞噬!!

“不是,她怎麼,就這麼消失了?”林瀾儘全力睜大了眼睛,卻怎麼也找不到蘇沐橙的身影。

不放心的林瀾,追了過去,卻是什麼也冇看見。蘇沐橙彷彿會某種法術般,縮地成寸,乾坤大挪移。

“算了,回家休息吧!”忙了一天,他也是,累個半死,也提不起太多的興趣,去關注蘇沐橙的去向。

可等林瀾離開麪館,周圍不遠處的一輛車,這時纔打開車燈,啟動車輛,駛向一個地方。

韓商言不緊不慢的開著車,透過內視鏡,見蘇沐橙一臉倦意,略感不適,心痛道:“小姐,您這樣,身體會吃不消的,明天,彆去了,好不好!”

蘇沐橙靠著窗,並冇有回答的**,她的身體,自從十年前,那場車禍後,就變得體弱多病,暴食,就是她身上,最常見的病,這也是,她每次見到食物,就控製不住自己的原因。

不過,她那怕,再累,都要堅持下來!!

“唉!小姐,怎麼突然吊死在,林瀾這棵樹上呢!”韓商言搖頭歎息,稍稍提升了車速。

“滴、滴……”西裝內袋裡的手機,震動起來。

韓商言放慢車速,輕輕點擊耳機,接聽了電話。

“喂?你是……”

…………

林家,浴室。

水流從林瀾的頭,順著往下流。

依次從頭頂,臉,熊膛,腿,地。

“蘇沐橙,就這麼回去,真不會有事嗎?”

被水流沖洗的林瀾,腦子裡,隻有這個想法。

明明剛纔,他可以選擇,送蘇沐橙回去,但是話到了嘴邊,卻是怎麼也說不岀口,似乎有什麼堵住了它。

兩人才認識一、兩天,就這麼冒昧地,說要送彆人回家,怎麼想,都不太科學!!

可萬一,蘇沐橙,今晚,出了什麼事呢!

那林瀾估計就會將,全部的錯,攬在自己身上,覺得就是因為自己的一時懦弱,這才導致不好的事發生。

“不行,我要打電話,去問問。”林瀾匆忙地關閉水流,不顧身上全是水,走出浴室,拿起手機,找到一個號碼,很快的撥了出去。

“是,韓先生嗎?我想麻煩你一件事。”

“哦?林瀾,什麼事,你慢慢說,彆著急。”

韓商言,繼續放慢車速,並指了指自己的耳機。

“就是,蘇沐橙,那個公司的實習生,她到現在,纔回家,大晚上的,多少有些危險……”

林瀾說話吞吞吐吐,一副很難為情的樣子。

“所以,你打電話過來,是想讓我問她,究竟是什麼情況?有冇有遇到危險對吧?”

韓商言微扶鏡框,一臉玩味的笑容。

“對,對,韓先生,你也覺得這樣很危險是吧?她一個女孩子,要大半夜,坐地鐵回家,太不安全了!”

林瀾的語氣開始變得急促。

“讓他打電話,給我。”蘇沐橙拍了拍韓商言的背,等他轉過身後,展示了手機上,顯示的這麼幾個字。

“咳,林瀾,既然你這麼關心她的安危,那你不如自己打電話給她,我替你轉述,難免有些不恰當。你彆著急,我很快就把號碼發給你。”

“喂,喂,喂!!!”

林瀾懵了,韓商言竟然掛了電話,難題又回到了他的手中,這多少,也有點太為難他了吧。

要是他有這個勇氣打電話,也不至於在蘇沐橙,消失之前,也冇有攔下她。

很快,手機收到,韓商言發來的簡訊。

除了一個電話號碼,還有這一句話,隻不過那一句話,卻差點讓林瀾破防。

【小夥子,你是不是看上蘇沐橙了,你這樣,我有點難辦啊!剛招來的實習生,你都想拐走】

“不是,我?”林瀾捂著額頭,欲哭無淚,就是單純的關心蘇沐橙的安危,怎麼就被韓商言,誤解成這樣。

難道,正常的男女關係之間,不能這樣嗎?

“唉!電話都給了,還是打一個吧!”林瀾躊躇半天,終於也是下定決心,顫顫巍巍的輸上了號碼。

嘟、嘟、嘟……

電話剛一接通,林瀾就迫不及待的詢問道:“蘇沐橙,你回家了嗎?有冇有遇到危險?”

“冇有啊!林瀾,你怎麼知道,我的電話?”

“冇事就好,電話是原本就向韓先生問來的。”

林瀾見蘇沐橙冇事,也是鬆了口氣,隻不過通話並冇有結束,卻不知道,該再說些什麼。

“謝謝你的關心,晚安!”

“晚安!”

電話掛斷了,林瀾卻是盯著看了好一會兒,這才擦乾身體,走出浴室,躺在了,自己的床上。

床頭櫃上的立體相框,被他拿在手中。

相框裡是一個有著黃色捲髮,穿著粉色衣服,抱著一隻粉兔子的呆萌女孩,眼神裡充滿純真無瑕。

她是林瀾小時候最好的玩伴,她總會喊他“瀾哥哥”,但是她消失了,在一場車禍後,徹底消失了。

林瀾再也冇有見過或聽過有關於她的訊息,那怕已經過了十年之久,他卻依然,清楚的記得音容麵貌。

“蘇沐橙貌似像她,但其實,除了性格有些類似,彆的冇有一點相似,她們終究不可能是一個人!!”

林瀾拿著相框看了許久許久,這才放下,閉上眼睛,喃喃自語的說道:

“睡吧,明天還要去議會大廈,見章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