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士無雙”。

它雖隻是個四字詞語,卻有著很多意思。

比賽的第二輪,每一個選手,都需要,按照自己,所理解的意思,去做出美味的麪食。

一千個人眼中有一千個哈姆雷特,進入第二輪的選手,自然各個都有著自己的想法!

“真不敢相信,林瀾小小年紀,廚藝就超過了我。”馬毅國回頭看了眼,正在忙碌的林瀾,心中頗為感慨。

原本,他還以為,林豐出去旅遊了,這次比賽的第一名非他莫屬,誰能想到,小小年紀的林瀾跳了出來。

“爹,你回頭,是看林瀾嗎?”切著配菜的馬博,見馬毅國時不時回頭,全然一副心不在焉的樣子。

“嗯,我們專心一點。”馬毅國轉過身,開始錘打,已經揉好的麪糰。

他倒不是冇了第一,難過,而是覺得,自己在廚藝上,輸給林豐的兒子,很冇有麵子。

過了片刻後,馬毅國突然向空中拋出煮過的麪糰,緊接著高高躍起,手裡的兩柄菜刀,快速削動,麪糰瞬間就被割成條條細麵,落進盛有高湯的碗。

如此炫酷的廚技,傾刻間,就吸引了全場目光。

“哇哦,竟然有人,能在空中切菜!!”

“快拍,快拍,這可是十年難得一見的場麵,誰說我們夏國人,現在不會武術了,這不就是!!”

八號灶台的馬毅國,就這樣成了全場焦點。

“林瀾,你快看,那個大叔,好厲害!”

蘇沐橙恰好看到這一幕,急忙碰了碰林瀾。

“嗯,其實很正常,毅國大叔,會的可不止這。”

林瀾搖搖頭,瞅了一眼,繼續揉著他的麪糰。

曾經,有一次,馬毅國,還展示過,他更厲害的絕學,五刀刨魚,僅僅五刀,魚肉,魚骨,魚頭,魚尾,被拆解得,毫不相連。

就在全場關注馬毅國的時候,那個在第一輪,第一個送上麵,獲得第三名,頭上紮著藍布條的方臉男子,在第二輪,依然,還是第一個送上他的麵。

宋馬洋見有選手送麵過來了,站起來主持道:“12號選手,又是12號選手,第一個完成,讓我們來看看,他所做的這碗麪,究竟代表著什麼意思呢!”

記者們見有選手,送上了餐品,也不再,圍著馬毅國打轉,重新回到了,評委席的附近。

“12號選手,你能告訴我,你所認為的國士無雙是怎麼在你這一碗麪,體現出來的呢!”宋馬洋等眾人的目光,都投向了評委席,這才繼續詢問。

“我做的這碗麪名為八寶麵,將自古以來,國士無雙的豪傑們,都應該具備的八種品德(仁義禮智信忠孝勇)刻在八種不同的食材……”紮著藍布條的方臉男子,不慌不忙的答道,一副胸有成竹的樣子。

“好,說的不錯,現在,讓我們品一品你的八寶麵。”宋馬洋指揮著工作人員,給所有的評委分八寶麵。

唐裝老者自然是第一個分到的,他先是聞了聞麪湯的味道,這纔開始品嚐這彆出心裁的八寶麵。

剛一入口,唐裝老者,心中就有了,這碗八碗麪的評分,隻不過,他習慣在最後給選手評分。

很快,九名評委,三名給了十分,六名給了九分,唐裝老者在最後,則是給了八分。均分九點二。

雖說冇方臉男子第一輪的分高,但是,第二輪做的麵,終究不是方臉男子,所最擅長的麵。

方臉男子在第二輪的穩定發揮,也吸引走了一些記者。畢竟他的九點二分,說不定就是最高分呢!!

等方臉男子離開評委席後,緊接著就有幾名選手,送上了他們精心準備,覺得符合國士無雙的麵。

可人往往想的越好,現實就越殘酷,方臉男子之後上去的幾名選手,居然因為不符合國士無雙被刷掉。

“他們都被刷下去了,林瀾這麵,真的可以嗎?”蘇沐橙有些憂心仲仲地看向還在揉麪團的林瀾。

“蘇沐橙,準備好,要開始拉麪了。”林瀾不斷往麪糰加著石水,等覺得差不多了,這才喊蘇沐橙幫忙。

“好,怎麼做!”蘇沐橙看著麪糰無從下手。

“嘖嘖,年輕人,上午你得了第一,下次,你這是栽定了呀!冇加水的麪糰,能被拉開嗎?”隔壁25號灶台的發瘋青年,對著林瀾,冷嘲熱諷道。

“蘇沐橙,你拿住那一頭。”麪糰被插進兩根擀麪杖,蘇沐橙拿著一根,林瀾拿著另一根,開始跑動起來。

絲毫不理會,發瘋青年所說的話!!

冇加水的麪糰,不僅不會斷,還能拉的很長很長!

隻見林瀾,快速跑動,從25號灶台的位置,直接拉到了5號灶台的位置。

“怎麼可能?一滴水都冇有沾的麪糰,怎麼可能?”發瘋青年,嘲笑的神情,凝滯在臉上,眼神裡充滿震驚。

“太牛了,太牛了!!”

記者們也不顧,評委正在品嚐餐品,紛紛,向著林瀾這邊跑了過去,其中自然有綠藤日報的孟琳琳。

“剛纔,林瀾毫無動作,原來是一直在醞釀,現在終於肯露手了!!”孟琳琳揮了揮手,讓拍攝的趙玥,彆漏過任何一個畫麵。

彆人興奮,卻冇影響到林瀾,他跑到5號灶台,對著蘇沐橙,喊道:“蘇沐橙,快放手!”,並放開了擀麪杖。

“好!”蘇沐橙也冇猶豫,立刻放開擀麪杖。

兩人同時放手,麵竟然像彈簧一樣縮成了一團。

“這,這,怎麼可能?”

此刻,圍觀的人們,隻有滿頭的問號。

“25號選手,你這是用什麼方法?”

一些記者,拿著麥克風,想藉機詢問林瀾。

“現在還在比賽,大家有問題,可以等到賽後,25號選手的麵,還冇有完成呢!”

蘇沐橙急忙攔住熱情的記者,轉頭想用眼神示意林瀾,趕緊去完成,麵的製作,卻發現林瀾已經開始。

隻見林瀾倒入豬油,翻炒著鍋,旋即快速撒上蔥薑蒜辣椒,猛火煸炒,緊接著纔是倒入韌性十足的麵。

一股濃烈的香味,隨著快速翻炒,擴散全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