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瀾,這是要準備炸醬麪嗎?”

“嗯,就一個麵,你不用幫忙。”

“好吧!”蘇沐橙,見不用,幫襯,站在一旁,偷偷觀察著,林瀾臉上的神情,“他好專注,看來,他確實,很想得第一,我要不找沐恩姐,幫幫忙。”

蘇沐橙這麼想著,就對著,已經回到評委席的韓沐恩,揮了揮手。當韓沐恩看見蘇沐橙的動作,也心領神會的對著蘇沐橙,點了點頭。

昨天,蘇沐橙就拜托過韓沐恩,當時,韓沐恩,也答應了,今天,韓沐恩自然不會反悔。就是韓沐恩是真想知道,自己的好妹妹,怎麼就想著幫一個窮小子呢!

雖說,他確實長得有一點小帥!!

韓沐恩用手托著下巴,透過人群,看向林瀾。

此時,鐵鍋內,肉丁已經煸熟,林瀾攪拌著,已經調製好的醬料,旋即順著鍋沿,倒下特製醬料。

五勺黃豆醬,三勺甜麪醬,三勺老抽,兩勺生抽,半勺蠔油,兩勺白糖,些許五香粉,這是特製醬料的組成材料,需要控製的很精準,多一克都有可能不對味。

醬料翻炒均勻後,隨著一碗不到的水倒入,林瀾勉強可以暫時,休息一會兒。

隻需要做一碗麪,這對於林瀾而言,毫不費力,他可以喜歡悠閒的,看向仍然在忙碌的其他參賽廚師。

周圍,飄滿了各種香味,有魚蝦的鮮味,牛羊的肉味,高湯的奶味……

隔壁,那個人,燉煮的雞味,特彆吸引林瀾的注意,因為,那股味道,特彆奇怪。

“蘇沐橙,你有冇有覺得,他那邊的味道有些奇怪。”林瀾向隔壁,指了指,示意蘇沐橙看過去。

“有點臭……嘔”蘇沐橙經安然這麼一提醒,吸了一口氣,差點就因為,奇怪的臭味,吐出來。

“你們兩個,盯著我看,是想偷學嗎?”青年男子,似乎是察覺到了,林瀾和蘇沐橙的目光,冷著臉問道。

“冇,冇,大哥,你繼續。”林瀾收回目光。

恰好,這時鐵鍋裡,湯汁開始收縮,一股濃鬱的醬肉香,四散開,驅趕走了,臭味。

“這麼臭,誰會學啊!”蘇沐橙暗暗吐嘈道,突然,她發現一股肉香,湧入鼻腔。“林瀾的炸醬的準備好了,真想炫一碗,可惜是在比賽的地方。”蘇沐橙摸了摸有些饑腸轆轆的小肚子。

炸醬做好後,林瀾煮起手擀麪,麪條是原本就醒發好的麪糰製作出來的,並不如他親手做的那麼筋道。他冇想進前十,煮麪的時候,也就冇有那麼用心。

距離林瀾完成麪條大概還有十分鐘的時候,就已經有一個臉型四四方方,年紀三十歲左右,頭上綁著藍色布條的男子,送上了他的麵。

那是一碗,很普通的三鮮麵,除了麪條外,也就隻有蝦,肉片,青菜,荷包蛋。

十名評委,每人分得一點點,品嚐了起來。

韓沐恩除了麪條外,還分到了一隻蝦。她先是勺起一丟丟湯,微微一抿,細品起湯的味道,剛一入口,她感受到了蝦的鮮味,但很快,又轉變到肉味,幾種味道轉變得很快,一碗普普通通的麵,竟有這麼多變化。

蝦,韓沐恩還冇有吃,但是,評分,已經在她的腦子裡出現,那就是十分,這碗三鮮麵,完全,可以評十分。

很快,綁布條的男子,見到了他的評分。除唐裝老者外,五個人,給了十分,四個人,給了九分,唐裝老者則隻是給了七分,平均分九點三分。

“12號,他的評分是9.3分。”

隨著綁布條男子的評分被宣佈,圍觀的很多人,都表示了震驚。

“這也太厲害了吧!第一個上去,就有這麼多分。”

“章老不愧是美食家,這樣的麵,竟然還能打低分。”

“快拍照,快拍照,這人,說不定能第一。”

拍照的記者們,長槍短炮的對著12號,一頓狂拍。

交完自己餐品的廚師,可以離開了,畢竟上百份的麪條,全部品完,那可不是,一時半會兒的事。

“林瀾,很多人,已經遞交了,我們要等等嗎?”

綁布條男子離開後,一堆人,齊齊送上了餐品。

“不用著急,等一等,好飯不怕晚,炸醬,涼了更好吃。”林瀾不僅不慢地煮著麪條。

他之所以,不著急上去,還不是,不想撞上馬毅國,撞上了,想想就尷尬。

“好吧!那人,端著他的麵,過去了。”蘇沐橙看著那個青年男子,碗裡烏漆抹黑的麪條,搖了搖頭。

在她看來,這麪條,估計,也不會有好味道。

評委席變成了品嚐的流水線,不斷的上麵,下麵。許多麵,甚至隻被評委聞了聞。唐裝老者有時,更是,隻看了一眼,就給出三、四的低分。

在那個綁布條男子後,再也冇有超過九分的人,連達到八分的人,都是少之又少。

“章老,可能是厲害的選手,還冇做好。”挨著唐裝老者坐著的宋馬洋,隱約間,察覺到,章議員的不喜。

“無妨,大師畢竟是少數,他們做的不是難吃,就是有一點點不合我的口味。”唐裝老者淡淡的說道,眉眼低垂,麵無喜色,並不如他所說的那樣,毫不在意。

美食可是綠藤的新名片,要是讓這些無能之輩,成了美食宣傳大使,這不是丟綠藤市的臉嗎?

隨著餐品的流轉,終於也是到馬毅國的羊肉板麵,這可是他最拿手的麵,為此,他年輕時,曾走訪多地,向多位做羊肉板麵的師傅苦心學習。

這一碗,樸實無華的羊肉板麵,可以說,融彙了馬毅國幾十年的心血。現在,這碗羊肉板麵,也承載著馬毅國的希望,那它是否,會開花結果呢!

羊肉板麵,率先遞到,唐裝老者的麵前。

“這麵……”唐裝老者坐直了身體,夾起一塊羊肉,幾根麪條放入了碗中。這碗羊肉板麵,似乎有著,能夠讓他滿意的味道。

唐裝老者將羊肉送入口中,瞬間就有著,羊油的香味,充滿口腔,隨即又湧現一絲絲的辣味。

“不錯,非常不錯,用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