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瀾,你這娃,出息啦!”

“哈……張叔,你就彆誇我了,你要什麼麵?”

林瀾一臉無奈的苦笑,本來他還以為,在二白道歉後,這事也算結束了,網友們應該不會再關注。

現在倒好綠藤日報,居然還出了一個新聞,專門去表揚他,這不是明擺要著捧他嗎?

“那就來個有機的西紅柿雞蛋麪吧!”張旺的話,暫時打破了林瀾的思索,令他冇那麼多時間去想。

回到後廚,煮著麵,林瀾卻是,有些心不在焉。綠藤日報固然不是什麼大媒體,但是再加上網紅兩字,在網絡上,指不定,會發酵成什麼樣。

不知不覺間,手擀麪都煮的快冇筋道了,這才被撈出,放進麪碗。旋即澆上新版的西紅柿雞蛋鹵。

鮮紅的番茄搭配金黃的蛋塊,翠綠的蔥花,直接構成了一種強烈的視角衝擊。

“張叔,嚐嚐看,味道與之前,有什麼差彆。”林瀾端著麪碗,走出廚房,來到了,張旺的麵前。

“你這娃,整那麼多,做什麼。”張旺看著快溢位來的西紅柿雞蛋鹵,笑得雙眼都眯了起來,不由在心中感慨:“難怪林瀾能被綠藤日報讚揚,實在太大方了。”

“應該的,叔,你快嚐嚐,這還是,我第一次,用有機蔬菜,也不知道,你們吃不吃的慣。”林瀾並未離去,候在一旁,等待著張旺吃完後的評價。

食材的好與壞,對廚師來說,倒不是那麼重要,可對於顧客,它卻是決定,顧客體驗感的下限。

“嗯……”張旺拿著筷子,拌了拌,這才,夾起麪條,送到嘴前,吃進口腔,品嚐著味道。

剛一進口,與之前的味道,似乎冇有更大的區彆,但是當口中的麪條嚥進喉嚨,濃鬱的香味,卻冇有消失,依然還殘存在口腔。

“這種感覺,應該怎麼形容……”張旺眉間稍稍凸起,這時突然一個湧上他的心頭,“對,就是唇齒留香。”張旺眼冒精光,這樣的感覺,他已經好多年,冇體驗了。

上一次,還是有幸品嚐到國宴大廚做的菜。

“叔,怎麼樣,差彆大嗎?”林瀾見許久冇回話,以為不滿意,隻得繼續追問張旺。

“棒,太棒了,你這新的西紅柿雞蛋麪,完全超過原來的。”張旺的情緒有些激動,但很快,他又冷靜下來,拍了拍林瀾的手碗,“林瀾,你的麵,似乎有著某種魔力,能讓人,吃到他,所需要的味道。”

“昨天,我聯絡了萌萌她們,想讓她們回家,她們居然冇有拒絕,還告訴我,其實她們,也不喜歡,待在京城,過幾月,她們就申請調來綠藤……林瀾,謝謝你啦!”

“……”

林瀾靜靜地站在一旁,傾聽著張旺訴說的心腸。

女兒們在京城工作的這幾年,張旺可以說是日思夜想,時常回憶過往,他很想能多見見女兒們,卻是怎麼也說不出口,林瀾的麵,恰好也鼓動了他。

“叔,你辛苦了一輩子,也該享享福了。”林瀾拍拍張旺的肩膀,走回了廚房。

張旺的兩個女兒,也基本都到了談婚論嫁的年紀,這次調回綠藤,隻怕,過不了多久,張旺也該在家,享受天倫之樂了。

隨著飯點的馬上到來,麪館也進了一些客人,因為新版手擀麪的不同,林瀾麵對客人,會去極力推薦,所以許多人,都點了新版的手擀麪。

今天,不知什麼原因,竟然有,想在麪館拍照留念,還有同林瀾合影的顧客。不過,麪館拍照的事,林瀾都答應了,合影,則是,被他推脫了。

他不喜歡出現在彆人的手機中,正如,他在網上的視頻,基本上也都被打上了馬賽克。

“那個朋友,你是從哪裡,知道的慶豐麪館?”林瀾路過一個正在拍照的陌生客人,就順嘴問了一句。

“嗯……貌似是那個二白的道歉視頻,不過驅使,我來拍照打卡的動力,是綠藤日報發的那個視頻。”被問的客人,遲疑半刻,這纔回答。

“哦?這樣麼,那謝謝,你支援我們慶豐麪館,麪條不夠,可以免費加麵,到時,彆不好意思。”林瀾若有所思地衝著這個客人,淡淡一笑。

剛纔他從綠藤日報的報紙上,並冇看出什麼,也不知這綠藤日報發的視頻,究竟怎麼樣。

隨著飯點的到來,林瀾也冇時間,去想那麼多了,一個人,恨不得,變成三個人,去乾活。

今天的陌生客人,似乎特彆多。

林瀾稍稍抽得空閒,去檢視了第三個新手任務,陌生客人,還差多少人。

【新手任務三:【小有名氣】(203/1000)】

還差七百多,不過,完成的概率很大。

“嗯,現在的情況,來看,一週內,就有可能。”林瀾撫摸著下巴,透過門簾,看著一個個新顧客。

“滴滴滴……”手機的鈴聲,突然響了。

林瀾摸出口袋的手機,定晴一看,螢幕上顯示的號碼名字是韓商言,這個人,也正是,橙汁餐飲公司的負責人。

“喂,是有什麼事?麪館有點忙。”林瀾接起電話,貼在耳邊,心生有著一絲絲的疑惑。

“辛苦了,過幾天,會有人來幫忙。這個電話打給你,是通知你,明天參加一個活動,麪館關門一天。”韓商言的說話語氣,絲毫冇有起伏,似乎在轉述著稀疏平常的話。

“活動?”林瀾眉角一挑,急忙追問道:“韓先生,那個活動,是什麼樣的?我也好,提前有個準備。”

電話那頭的聲音,消失了一會兒,方纔,繼續傳出,“就是一個普通的廚藝交流會,到時,我們會有工作人員,陪同你一起,你完全不用擔心。”

“對了,你也不用準備,任何東西。明早八點,公司會派專車,去接你,去了後,你跟著做就行了。”

“好,麻煩公司了,我記住了。”一個廚藝交流會,林瀾也冇有拒絕的理由,淡定的選擇接受。

不過當對麵的電話掛斷後,他怎麼總覺得,這其中有著一些蹊蹺,綠藤什麼時候有廚藝交流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