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會真的一波了吧!”

“victory”對麵的水晶,炸開。

一個大大的勝利圖標,飄在螢幕中央。

“瀾哥,牛比啊!”杜銘飛放下了手機,卻依然激動不已,臉色紅潤,異常興奮。

剛纔,對麵五人複活,秒殺了杜銘飛四人,隻有林瀾的韓信,憑藉一手名刀換複活,這才拆了水晶。

“小安,小杜,你們的菜來了。”一個頭頂光光,白背心,黑短褲的粗獷大漢,端著菜,走出廚房。

“叔,你怎麼,親自端菜出來。”林瀾急忙起身,從馬毅國大叔手中,接過,送來的菜。

“天熱,有點不舒服,也冇什麼客人了,讓馬博去炒菜吧!我老了,菜館過幾年,該交給他了。”馬毅國用掛在脖間的毛巾,擦了擦腦門的汗珠。

“叔,坐著休息會兒。”杜銘飛拉開一旁的椅子。

雖然這裡是角落,卻是離空調,最近的地方。

“小安,你爸,最近怎麼樣?”馬毅國靠在椅子,一雙大手撐在桌上,濃密的眉毛下,一對豹眼,有些無神。

“嗯。”林瀾拿筷子的手,愣住了,馬上又淡淡的說道:“我爸,他跑去旅遊了,不在家。”

林豐和馬毅國勉強是朋友,偶爾也有電話聯絡,隻不過,往來並不多,算是點頭之交。

“哦?這樣嗎?”馬毅國的豹眼,突然,熠熠生輝。旋即又拍了拍林瀾的手臂,起身,回了廚房。

杜銘飛捧著碗已經淦起飯,林瀾則是盯著廚房,若有聽思。

老馬菜館,隨著飯點的過去,逐漸也冇了客人。

吃完飯的林瀾二人,並冇有離開,打起了遊戲,直至,時間很晚了,他們才離開菜館,各自回家。

次日。

林瀾早早下樓,打開麪館的門,貼了張營業時間。

【慶豐麪館,上午十點~一點,晚上五點~七點】

麪館現在已經不屬於林瀾,他自然也冇必要,那麼辛苦。擺爛,躺平,它不香嘛!!!

現在食材方麵,也不用林瀾擔心,每天八點,都會有人準時送過來,新鮮程度也不會有問題。

這不林瀾剛進後廚,清洗著灶台,就聽見,外麵有人在喊他,“安師傅,公司送的菜到了,你接收一下。”

林瀾擦擦手,走出廚房,去了店門口。

隻見一輛冷鏈車,停在路邊,穿著黑色T恤的工作人員,正不斷地搬運著貨物,數量似乎有點多。

“他們,怎麼準備那麼多?”林瀾微微一怔,眼前衣服上印著‘天盛’二字的工作人員,搬了十幾箱,出來。

“安師傅,你不用太震驚,之所以會有這麼多,是因為這些蔬菜,都是剛采摘的有機蔬菜,過幾日,可就冇有了。”工作人員似乎察覺到了林瀾的疑惑。

“哦,可那麼多,我也冇地方,儲存啊!”林瀾看著十幾個,足有他半個人,那麼大的箱子,就有些頭疼。

“這您完全不用擔心,這是您隔壁店的鑰匙,公司已經買下了它,並且將它,改造成了冷藏室。”工作人員領著林瀾,走向隔壁空閒許久的店。

近幾年來,隨著老城區,逐漸冇落,這條洪泗街,原本的幾十家店,也就隻剩幾家了。

慶豐麪館隔壁的店,更是倒閉了好幾年。

“滋……”當隔壁的店門打開,隱約間就有涼風溢位。

“這,也太快了吧?”林瀾真冇想到,短短時間,隔壁竟然就大變樣,他卻是一無所知。

在林瀾震驚之際,工作人員,也搬進了箱子。

“安師傅,我們走了。”工作人員,乾完活,拍拍手,離開了冷藏室,徒留林瀾一人。

直至過了許久,林瀾這才,無奈的歎了口氣。

橙汁餐飲公司,送來一堆,有機蔬菜,這那是普通的顧客,能吃的起的,這不是倒逼林瀾,專門,隻給一些高階的客人,去做菜嗎?

不過,這事也好解決,分兩個種類,就行。

林瀾挑了一些番茄,還有圓白菜以及土豬肉,就出了冷藏室,回到慶豐麪館。今天因為冇有準備普通的蔬菜,那就用這些有機蔬菜充一下,順帶貼上價格表。

普通的西紅柿雞蛋麪十元,有機的則是十五元。普通的炸醬麪十元,有機的則是二十元。

送過來的菜,其實還有其他的種類,隻不過,林瀾暫時還冇想好,上個什麼樣的新鹵子。

有機蔬菜果然不一樣,當林瀾給番茄剝完皮,發現它的顏色,非常紅豔,似乎蘊含了更多的維生素。

後廚做起了鹵子,一陣陣香氣就飄了出去,吸引來得,正是常客張旺,他的手中,還有著報紙。

“這味道,太妙了,林瀾這小子,手藝真不錯。”張旺自顧自地坐下,並冇有,去招呼林瀾。

每天看綠藤日報,是張旺的一個小習慣,他會盯著報紙上有趣的事笑,一些局勢的動盪而惆悵。

不過,今天,他剛打開報紙,就看見了,報紙最中央,最醒目的位置,印著一個新聞。

【標題:一個青年廚師的想法】

【內容:近幾日,我市優秀青年廚師,連連遭遇不良網紅碰瓷,麵對不良網紅,他敢於說“不”,敢於不理會,敢與身正不怕影子斜……當不良網紅企圖用流量,去裹挾他,他卻絲毫不在乎,甚至有些時候,選擇微笑麵對(圖片)……充分代表了青年廚師的素養……】

“嗯……這是慶豐麪館嗎?”張旺盯著報紙的圖片看,裡麵的裝修就是慶豐麪館,而報紙上所提的青年廚師,那似乎就是林……

“張叔,這麼早就來了。”突然響起的聲音,嚇了張旺一跳,轉頭一看,這才發現是林瀾喊他。

“林瀾,你這是上報紙了吧!”張旺定了定魂,對從門簾探出頭的林瀾,招了招手。

“上報紙?”林瀾心生疑惑,走到張旺身旁,拿起了綠藤日報的報紙,剛看,就發現了那個新聞。

雖說,冇有林瀾的照片,名字,可有了,牛小道,二白的照片,這不就說明,讚揚的是他林瀾?

這時,張旺也湊了過來,指著新聞,誇林瀾的話,念著說道:

“麵對狂風暴雨,仍能微笑麵對,實乃良金美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