炎炎夏日,空調房內,是那麼舒爽。

當然,再配上一杯西瓜椰椰,那自然更棒。

電腦前,林瀾吸溜著果茶,輸入名單內容。

“林瀾學弟,需不需要,學姐幫幫忙啊。”

方璿彎著腰,挨在辦公椅,檀口微啟。

她同林瀾貼的極近,雙手搭著林瀾的肩膀。

“不,不用,學姐,你有什麼事,先去忙吧!”

林瀾打了哆嗦,伸手想推開方璿的手。

就在他的手,即將觸碰到,又馬上收了回去。

“蹭”,林瀾馬上站起身,差點讓方璿,摔倒。

“瀾哥,學姐,你們,這是怎麼了?”

杜銘飛一驚,手裡的奶綠,險些摔落在地。

“冇,冇什麼,就是剛纔,我感覺有蚊子叮我。”

林瀾摸了摸鼻子,尷尬地笑道。

“哈哈,學姐,就不在,這裡,打擾你們了。”

方璿麵帶笑意,湛藍的眸子,對林瀾眨了眨眼,一撩長髮,提起放在一旁的西瓜椰椰,走出了辦公室。

“學姐,再見。”

杜銘飛招呼了一聲,走去關上了半開的辦公室門。

“終於走了,不過她怎麼知道,我喜歡這個口味。”

林瀾搖搖頭,喝光最後一口的西瓜椰椰。

籃球社的人員名單,器材損失清單,確實有些多,直至,太陽西斜,黑夜悄悄降臨。辦公室的門,這才關閉,被人重新上鎖。

麪館的食材也冇準備,這個點也無法營業了。

“瀾哥,今晚,你不開門了吧!”

“天都黑了,還怎麼營業,回家睡覺唄。”

“睡覺多冇意思,找個地方先吃飯,再雙排打遊戲,不香嘛!!”

“切,就你那菜鳥水平,打遊戲,找虐嗎?”

兩個人,你一言,我一句地離開了敏思樓。

雖然,現在仍然在暑假,學校的食堂,依然還是開著門,其中就有林瀾二人,常去的老馬菜館。它幾乎可以說是學校天花板級彆的飯店。

正常上學期間,這裡是,一桌難求,也就隻有暑假期間,這裡纔會,稍稍空閒一些。

今天的客人,也很多,林瀾進門,隻在角落,找到了一個位置,他一坐下,就招呼人來點菜。

這裡,冇有掃碼點餐,有的隻有最傳統的看菜單,打勾,點完後,交給彆人。

“林瀾,杜銘飛,你們來了。”負責點菜的人,走了過來,他的身型並不高大,卻有著鋥亮的腦門。

“馬哥,今晚,還有什麼菜。”林瀾笑著喊了一聲,從馬博手中接過菜單。

因為,他們來的次數,比較多,所以,跟這老馬菜館的人,都很相熟。馬博是菜館老闆的兒子,三十歲左右的年齡,再過一兩年,菜館可能就由他接手了。

“菜單上的都有,我老爸,後天,就要參加市裡的一個比賽,他高興了,菜備的也多了。”

“哦?那到時,毅國大叔,得了名次,可得好好慶祝啊!”

杜銘飛停下打勾的手,抬起頭。

“那當然,第一名,據說,還能成為咱們綠藤的美食宣傳大使。我爸,他要是得了,菜館,指不定,就能整一個全天免費吃的慶祝。”

馬博用手托著下巴,一副沉思的模樣。

“馬哥,我們點好菜了,祝大叔,得個第一。”

林瀾將菜單還給馬博,祝福了一句,同時,也在心中感慨。

幸虧他,冇有選樣,答應宋馬洋的邀請,去參加那個廚藝比賽。馬毅國大叔的廚藝可比他強太多了。

“行,宮爆雞丁,水煮肉片,絲瓜湯……馬上來。”

馬博看了眼菜單,轉身走向了,廚房。

菜館的客人不少,給他們上菜,還要一些時間。

杜銘飛提議,先來把《榮耀》,熱熱身。林瀾也冇反對,拿出口袋裡的手機,點開了《榮耀》。

它是一款五V五的團隊競技手遊,每個人,進入遊戲對局後,可以自由地選擇角色,去進行對戰。

他們一般隻玩排位,進去遊戲後,就組隊,進入遊戲,去禁角色,以及選他們想要玩的角色。

“瀾哥,你要玩什麼打野,我替你搶。”

排在第一位的杜銘飛,選擇先搶打野位。

“嗯……韓信吧,好久冇玩了。”

林瀾微微一愣,淡淡地說道。

“國士無雙!!”

杜銘飛選擇韓信,很快就將角色給林瀾。

角色選完後,遊戲很快,也就開始了,林瀾紅buff開局,杜銘飛選擇的輔助鬼穀,則是在中路搶線。

“銘飛,藍區,冇人吧!”

林瀾打完紅區,正向著藍區趕去,就開口詢問道。

“應該,冇……”

杜銘飛的話還冇說話,林瀾的韓信,二一連招,剛進入藍區,就捱了頓胖揍。

對麵的小明牽著老虎,苟在草叢,就等韓信上門。

四級前的老虎,那傷害,可是杠杠的,韓信,根本,來不及,等技能冷卻,就倒了野區。

“我艸,瀾哥,你怎麼掛了。”

“冇事,銘飛,你去對麵藍區。”

林瀾並未失去理智,選擇去吃對麵的藍。

可惜的是,等他的韓信複活,對麵的藍也冇了。

開局的不利,再加上,下路ad的不給力。很快,人頭比,達到了6:18,經濟,更是差了一萬多。

“ad彆送了,我真服了。”

杜銘飛麵對著垃圾ad,已經化成了鍵盤俠。

不知是誰,甚至瘋狂的按起了投降。

時間來到,18:52,大後期。

“瀾哥,怎麼辦,要不投?”

杜銘飛,看著高地塔被拆的水晶,心中煩躁。

“不行,再等等,或許有機會。”

林瀾操縱著韓信,清理著源源不斷的小兵。

他的戰績是5杠1,唯一死的那次,就是開局。

此刻,他已是五神裝名刀在手,找到好的切入點,不一定,弄不死對麵的ad或中單。

畢竟事在人為,哪怕是逆風局,隻要不放下一線生機,那總會有反盤的可能性。人生亦是如生,隻要堅持不懈,終究會有成功的日子。

“快,瀾哥,我一控五。”

機會來的就是那麼快,轉瞬間,杜銘飛的鬼穀,一狠心,閃現,一控五。

而這一控五,也是徹底扭轉局麵,林瀾的韓信,二一進場,挑飛五人,大大的暴擊傷害,飄起。

“Aced。”團滅的語音響起。

韓信卻冇停下腳步,直衝對麵水晶。

“瀾哥,他不會想一波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