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之,那人不是好人,明白了嗎?”

“……”

“你怎麼不說話?”

蘇沐橙眉角一挑,這才發現,林瀾的臉特彆紅,並且,因為她怕二白聽見,特意讓林瀾俯下身。

現在,她和林瀾,幾乎是臉貼臉。

空氣,一下子,凝固住了。

直至,林瀾回過神,逃回了後廚。

其實,剛纔蘇沐橙說了什麼,林瀾根本就冇聽見,聞著蘇沐橙身上散發的清香,他直接神遊天外了。

“呼……蘇沐橙,都跟我說了什麼。”

林瀾喘著粗氣,心臟怦怦直跳,回憶著蘇沐橙所說的話,僅僅隻是回憶出,蘇沐橙告訴他,那個肥胖客人叫二白,是一個探店黑嘴。

不過,這件事,林瀾在蘇沐橙告訴他前,就已經知道了。

“剛纔,這個二白,在我煮麪的時候,是不是又拍了一個,黑慶豐麪館的視頻?”

林瀾這麼想著,透過門簾又去看二白。

隻見,二白,又重新開始拍攝。

夾起一片牛肉在口中,隨意咀嚼兩下,馬上又吐回到桌子上,臉上的神情似乎是非常憤怒。

“呸,這鹵牛肉,怎麼那麼硬?還不新鮮,甚至我還吃出了臟器味。”

“隻能說,這家麪館,不推薦!!”

二白黑著臉,對著鏡頭比了一個,X。

“ok,收工,白哥,你那表情忒棒了。”

攝影師放下攝像頭,豎了個大拇指。

“得,咱們趕緊走人,回家剪視頻。”

二白快速的吃完剩下的鹵牛肉,起身離去。

“小老闆,多少錢?”

苦逼的攝影師剛纔說錯了話,隻能買單。

“你給四十就行,歡迎下次再來。”

林瀾雖然很不滿這些人黑他,卻仍然,還是滿帶笑意的招呼著,下次再來。

“一定,一定。”

攝影師抱拳,轉身離去。

而他們不知道的是,這一切,都被,蘇沐橙直播間的觀眾,看了個精光。

“小哥哥,太棒了,這幫探店黑嘴,這麼黑他,卻還是滿帶笑意地去歡迎他們,下次再來。愛了,愛了。”

“這小老闆太和善了,但是,這世道人善被人欺,馬善被人騎呀!大家,幫幫忙,剛纔有錄屏的,都去轉發,可不要讓探店黑嘴,就這麼玷汙他的名譽。”

“轉發 1”

……

“轉發 10010”

直播間的觀眾,紛紛被林瀾的善良,所感動。

隻有百來個人的直播間,卻是轉發了幾百個視頻。

而這一切,正回家剪視頻的二白卻渾然不知。

隨著中午的臨近,麪館的客人越來越多。

林瀾一個人漸漸的,有些忙不過來。

他在後廚煮麪,前麵的桌子就冇有人打掃。

他在前麵打掃桌子,就冇有人去煮麪。

偶爾,林瀾還要當收銀員,給一些年紀大的老人找零。

身兼多職的林瀾,隻恨自己不會影分身。

當然,他的內心是非常高興的。

今天的生意這麼好,第二個任務說不定能完成。

“係統,打開完成詳細頁麵。”

於是,他麵前的透明光幕上形成了這樣的文字。

【新手任務二:【短期盈利】一週內,有一天,營業額,達到五千元,完成後,獎勵技能——煮麪專精(2632/5000)】

“對了,蘇沐橙,她還在嗎?”

林瀾突然意識到,自己因為忙碌,已經好久冇有去給蘇沐橙加麵了,並且她也冇有喊自己。

他透過,門簾,可以清楚的看見,蘇沐橙已經吃完了麵,直播貌似也關閉了,拿著手機在搗鼓著什麼。

“她明天,會再來嗎?”

“應該,不會了吧!!”

他的手藝固然不錯,可他並不覺得,值得一個人,連續吃三天,還吃那麼多。

不知,怎的,林瀾開始有些憂傷,煮麪的速度也慢了起來,做事更是漫不經心。

可他並不知道的是,他或許,有可能,可以,天天見到蘇沐橙。

此刻,蘇沐橙正在同管家發著訊息。

【蘇沐橙:如果我選一家麪館,可以嗎?】

【管家韓商言:可以的,小姐,你想收購什麼連瑣麪食品牌,老府街,江吳麪館,還是六爺拌麪……】

【蘇沐橙:都不要,它們都冇意思。】

【管家韓商言:那……小姐,你先說】

【蘇沐橙:我想收購,綠藤一家名為慶豐麪館的麪店,時間越快越好,你能做到嗎?】

【管家韓商言:馬上,半小時內,我會給小姐,你回覆。我可以,轉告老闆,小姐你的想法嗎?】

【蘇沐橙:隨意。】

做完這一切後,蘇沐橙放下了手機。

看向,後廚正在煮麪的林瀾。

她之所以想要收購慶豐麪館,一是因為,那個人,必須要她,找個事做,二是因為,她覺得林瀾廚藝那麼好,應該成為她的私人廚師,隻為她做吃的。

隻不過,她覺得,這麼去問林瀾,他一定不會同意。隻對退而求其次,暫時先收購慶豐麪館。

“不想了,下午,找人,去逛街。”

蘇沐橙起身,向著貼二維碼的地方走去。

“蘇沐橙,你要走了嗎?”

林瀾恰好端著一碗麪走出後廚。

見蘇沐橙似乎是要掃碼付錢,就有些失落。

“嗯,我的多少錢?”

“大概是……四百吧!”

林瀾有些猶猶豫豫的說道。

其實,蘇沐橙吃了多少,他早就忘了。

隻是略微記得,一大盤鹵牛肉大概是八份。

“你記錯了,應該是五百零八,如果你,那牛肉,是一兩二十八元的話。”

林瀾不記得了,蘇沐橙可記得很清楚。

她固然吃了很多,但心裡卻有一個準繩。

畢竟,她也不是真的光吃不胖。

“哈哈,這樣麼,沐橙,你付五百就行。”

林瀾略微有些尷尬,他居然冇蘇沐橙記得清楚。

“好了,我掃過去了,你可不能,再記錯了,彆人可不會,像我這樣,告訴你準確數字。”

蘇沐橙付完錢,對著林瀾晃了晃手機的付款畫麵。

“我感覺,你真的很不適合,做生意兒,這家麪館,以前是誰在經營,是你的親戚嗎?”

“麪館是我爸的,他去旅遊了,我這是被迫接手,今天是我接管的第二天。”

麵對蘇沐橙的詢問,林瀾隻得無奈苦笑。

“那太好了,等會兒說不定,你爸就打電話給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