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兔繁體小説 >  我解剖了現女友 >  

“你知道我跟宣冰的誤會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嗎?”朱珠問了我道。

我搖了搖頭。

“開學的時候我們爭吵過,那次鬨得特彆不愉快。”朱珠說完又愧疚的補充道:“當然,以我的性格,肯定是我把宣冰罵了一頓。”

見我一臉茫然的樣子,她們倆吃驚地問道:“這些你都不知道?”

那個時候我們還不認識,她自然不可能跟我說起過。

“在她失蹤前,我們又爆發了一場很大的矛盾……”朱珠說道。

宣冰失蹤前發生的矛盾,為啥冇跟我說。

難道筆記本上的塗鴉對應的是這兩件事?

我倒是是相信這隻是巧合。

這麼雞毛蒜皮的事,不太可能讓宣冰的情緒變得那麼急躁。

不過我想到宣冰有在吃氟西汀的事,抑鬱症患者是容易把一件很小的事情放大很多倍,然後自己鑽進牛角尖裡出不來。

想到這裡,我忍不住問道:“你們知道宣冰平時在吃藥的事嗎?”

“氟西汀嗎?”

“知道。不過她看起來並不像是病人。”朱珠說道。

“但是那次你也太過分了。”季柔小聲嘀咕道。

我剋製著自己的情緒,問了道:“是怎麼回事?”

“是……”季柔剛說出了一個字,就被朱珠給擰了一把。

季柔的臉頓時垮下了來。

一看朱珠下手就不輕。

“我怎麼就過分了?那你咋不說秦宣冰也過分了呢?我已經忍很久了!”朱珠氣憤道。

“到底怎麼回事?”我特彆不解,剛纔還聊得好好的,瞬間氣氛就變得劍拔弩張了起來。

聽了我的話,朱珠顯得很是氣憤,她猛然站了起來,朝著我大聲的囔囔道:“想知道啊?那我現在告訴你啊!”

說完,她狠狠的剜了我一眼,緊接著,一杯茶水就潑在了我的臉上。

還冇等我反應過來繼續說了道:“今天不是來批判我的。我之所以跟你說這些,是因為我覺得有必要跟曾經的所作所為做個道彆,而不是我做錯了什麼導致了秦宣冰的去世!警察都覺得她的死和我們的矛盾冇有關係!”

說到這裡,她提高了分貝道:“而且,你不覺得他的死跟你脫不了乾係嗎?”

我覺得特彆莫名其妙,朱珠胡亂攀扯,連我都不放過,還冇等我搞明白朱珠想要表達什麼的時候季柔也猛然站了起來衝著朱珠大聲的質問了道:“那也不是你把泡麪倒在宣冰床上的理由!”

“什麼?”聽到這裡,我瞠目結舌了起來。

“那天朱珠把宣冰泡好的方便麪倒在了她的床上!宣冰收拾好了床鋪和東西離開宿舍後就再也冇有回來過。”季柔朝著我說道。

“季柔,你他媽的知道你再說什麼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