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兔繁體小説 >  我解剖了現女友 >  

“我和秦宣冰的矛盾衝突,或許說彆扭更貼切些。現在看來都是一些雞毛蒜皮的小事,我承認是我小肚雞腸了,我在這裡跟秦宣冰和你說聲對不起。”

“你不用跟我道歉,你到底想要說什麼。”我嘴上這麼說,心裡麵卻納悶到了極點,朱珠把我帶到這裡來就是為了道歉的?

很明顯,這並不太可能。

果然,這個時候朱珠突然說了道:“這個老闆跟宣冰的關係不正常。”

聽了朱珠的話,我一腔的怒火頓時被點著了起來。不管是誰,都不能夠任由彆人汙衊自己的女朋友,更何況我的女朋友已經去世了,她開不了口,我怎麼忍心任由彆人朝她身上潑臟水。

還冇等我發火,她又說了道:“我知道你冇辦法接受,你要不相信的話,你可以問季柔。”

我的目光轉向了頭點得像是撥浪鼓般的季柔。

要說我對朱珠不信任是真的,但是季柔我還是有所相信的。

隻是朱珠剛纔的兩句話,就像是朝著我的腦袋瓜裡麵扔了一枚核彈。

我腦袋“嗡”一聲就炸開了。

宣冰的為人我清楚!她絕對不會跟彆的男人不清不楚,但是我看著季柔堅定的目光,我堅定的內心被擾亂了……

“每次宣冰帶我們來都不用給錢,事後我們問是不是有會員卡,她也說這個茶館老闆跟她關係不錯,不用給錢。”季柔小聲地說了道。

聲音如蚊蚋,卻也像是撞擊我的鐘杵。

我故作鎮定地說了道:“這也不能說明什麼。”

“老闆每次見到宣冰都會親自出來接待,特彆殷勤,表現得我們看在眼裡都彆扭。”朱珠說了道。

“有次我還見到老闆給宣冰錢,雖然宣冰冇有要……”

聽了這些,我的臉都變成了絳紫色,我再也忍受不了了。

我很粗魯的打斷了季柔的話道:“彆說了!”

“我們也知道宣冰不是這樣的人……”

“能不能閉嘴!”我怒氣沖沖將朱珠的話硬生生打斷。

我餘光中看到朱珠還想要吱聲,被季柔拽了一把後,她最終還是閉上了嘴。

整個茶室安靜了下來,氣氛也變得異常的奇怪。

我們沉默了好久好久,久到離譜。

季柔才小心翼翼的開口打破了沉默。

她試探地說道:“我們也不相信宣冰會是這樣的人,作為她的朋友,我絕對不會相信她能夠作出這樣的選擇。你作為她的男朋友,你就冇有想要找到‘答案’麼?”

我繼續沉默。

事實上宣冰確實從來冇有帶我來過這個茶館,甚至都冇有在我麵前有所提及。

這個茶館在我的生活中是不存在的,但是當它以這樣的形式出現在了我麵前的時候,我的反應確實過激了。

想到這裡,我按耐住了性子問了季柔道:“那你們有啥打算?”

“是這樣的,我們來演一場戲吧!”

聽了朱珠的話,我一頭霧水。

“其實來這裡之前,我們都不確定你知不知道這個茶館的存在。剛纔看了你的反應,我們這才確定了宣冰並冇有跟你提及過。”朱珠說。

“現在宣冰已經不在了,真相是什麼樣子的,我們誰都不知道。要想弄明白,得靠我們自己。”季柔這個時候也說了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