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兔繁體小説 >  我解剖了現女友 >  

我記得。

中秋節過後,天氣有些涼了。

我跟秦宣冰兩人從商場吃完飯朝學校的路上緩步慢行。

路燈將我們倆的身影拉扯的好長,秦宣冰穿著一襲碎花長裙行走在我的前麵。

我內心腹誹好久,還是有些不敢走上前去表白。

突然秦宣冰走到了一顆香樟樹下。

隱隱綽綽的樹蔭灑在了她的身上。

“你是不是有什麼話要跟我說?”她看著我問了道。

我吃了一驚,頓時不知道要怎麼回答。

思忖了片刻,我這才鼓起勇氣跟秦宣冰說了道:“你怎麼知道?”

她從樹蔭下鑽了出來,朝著我笑了笑,頭也不回的朝著前麵走了去。

我有些懵,不過既然已經作出了決定,那就算是硬著頭皮也要將想說的話給說出口。

“那個……”我鼓起勇氣開口說,最後還是不太好意思說下去。

隻見秦宣冰也冇停下,而是飛快的朝著學校的方向走了去。

我一看著急了,隻得大聲的對著秦宣冰的背影不容置疑地說了道:“秦宣冰,我要做你男朋友!”

秦宣冰聽見後停了下來,不太高興地衝著我囔囔道:“李易陽,你神經病啊!”

囔囔完她卻站在了原地,我遲疑了片刻便小跑到了她的麵前。

當我拉起秦宣冰手的時候,我才發現此時秦宣冰的手掌上全是汗。

這是我看到秦宣冰的筆記本後纔回想起來的。

而她筆記本上是這樣記錄的。

她說:

那個傻瓜,總是讓人下不來台。

我就冇有見過如此拙劣的表白。

也不知道當時為啥會給他機會,我按理來說,我應該是要拒絕他的,畢竟他的外貌是我所相處過的男孩子中最平庸的;但是我居然鬼使神差地默許了。

字數不多,回憶起來卻讓人五味雜陳。

後麵的一些,都是字跡工正,字裡行間心情也都輕鬆愉悅。

寫的無非就是些我們倆相處的細節。

我有些不忍心繼續讀下去,每個字都戳在我的心上。

在我要合上筆記本的時候,一不小心差點將筆記本快合上了。

這一頁,又是一整頁的塗鴉。

紙張上黑乎乎的塗畫,已經完全不知道秦宣冰要畫的是什麼,唯一能夠感覺得到的就是秦宣冰在塗寫這個的時候,內心裡十分的煩躁,她的筆尖,尖銳得像是匕首,一頁紙張,劃破了十多個洞。

看到這裡,我忍不住朝後繼續翻閱下去。

後麵的頁碼再也冇有了記錄。

由心煩意亂的塗鴉開始,又由滿腔憤怒的塗鴉結束,這兩天秦宣冰到底經曆了什麼我不得而知。

這不由得引起了我的好奇心,我決定要找到答案,到底是什麼讓秦宣冰的情緒變得這麼急躁。

畢竟從跟她相處的這幾年,我認識的秦宣冰從來都是一個情緒穩定的人。

當然了,這是我不知道她有在偷偷服用氟西汀的前提下。

此時此刻,我甚至感覺我對秦宣冰有些陌生。

我合上了筆記本,心情久久不能夠平靜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