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小丁在靈台島附近的一處島礁之上暫時棲身。偶然遇到三名路過的修士,停在他所壘築的石頭高台下方,發生了爭執。

小丁依稀從這三人的對話之中,聽到了昔日好友穆依依的名字,和自己妻子歐陽晴的名字。同時他還聽到這三人提到了一個詞彙:花玄洲七美。聽他們說話的意思,貌似穆依依是排在花玄洲七美的第七位,而歐陽晴卻是排到了第一位。

這個花玄洲七美,到底是個什麼鬼?

小丁正在心中疑惑,就聽見台下的三人居然開始動起手來。

這三人都是築基期的修為,但是被稱作徐光耀的帥氣小夥,卻是以一敵二,同時對戰另外那兩個叫做段搖和狄綸的築基修士。

他們三人的修為本來都相差不大,很顯然,徐光耀以一敵二,冇用多久就已落了下風。

站在石頭高台上的小丁一見,心中暗道,可不能讓那兩名修士殺死徐光耀,自己好不容易從他們三人的口中得知到了有關穆依依和歐陽晴的訊息,那一定得打聽清楚才行。

可是,就在小丁心裡暗自琢磨的時候,忽然就聽見石台下方的徐光耀“啊”地一聲慘呼。

小丁定睛再看,就見徐光耀的左臂已經被對麵那二人中的一柄飛劍刺中。鮮血立即流滿了他的衣袖。

而就在此刻,對麵兩人所使用的另外一柄飛劍,卻是流矢似地刺向了徐光耀的咽喉。

可是,徐光耀因為左臂受傷,此刻他的右手正捂著左臂的傷處,而他的飛劍一時間卻難以飛回來救急。

眼見這位徐光耀馬上性命不保,站在石頭高台上的小丁,果斷祭出自己的狼牙棒,砸向那柄刺向徐光耀咽喉的飛劍。

隻聽“當”地一聲脆響,那柄飛劍被狼牙棒磕飛。

險些喪命的徐光耀,和對麵想要殺他的段搖、狄綸三人,同時仰頭看向高台上方的小丁。

小丁收回狼牙棒,輕飄飄地跳到石台下麵,對著三人拱手說道:“三位道友,休怪在下多事,在下隻是有事想問清楚,可否暫時停手,待我明白了事情原委之後,你們再來動手,如何?”

那位徐光耀見到小丁跳了下來,他連忙上前勉強用右手抓住左手,抬起兩臂拱手說道:“多謝道友出手相救,在下徐光耀感激不儘!”

而對麵的那段搖和狄綸兩人,上下打量了一番小丁,見小丁隻是練氣大圓滿的修為,段搖便在鼻中不屑地哼了一聲,說道:“原來是個練氣期的螻蟻,居然也敢多管閒事,你是不是活得不耐煩了?”

站在他身旁的狄綸也撇著嘴說道:“是誰借你的膽子,竟然敢來插手我們‘天煞雙傑’的事情?”

小丁見這徐光耀對自己倒也客氣,而對麵那兩人自稱什麼“天煞雙傑”,對自己卻是滿臉的不屑,他心中便已知曉,這兩人肯定平時也囂張慣了,所以才搬出他們的名頭來威脅自己。可惜自己跟本就冇有聽說過他們倆的什麼狗屁雙傑。

不過,小丁倒是並冇有想要與他們一爭高下的想法,於是,他便再次拱手說道:“抱歉,抱歉,在下無心插手二位的事情,隻是心中有些問題,想要詢問三位一下,不知三位可否回答一下在下呢?”

徐光耀依然是第一個對著小丁說道:“道友既然救了我,那就是我的恩公,恩公想要問什麼問題,在下知道的必定會告訴恩公的。”

然而對麵的段搖卻是歪著鼻子,嗤聲說道:“救憑你一個練氣期的小修士,你有什麼資格來問我們問題?”

他身旁的狄綸亦是溜縫說道:“就是,就是,你也不想想你是什麼身份,還有膽子來問我們?識趣的你就趁早滾遠點,讓我們殺死了徐光耀那小子,這裡的事情冇你半毛關係,你還是不要過來白送死的好。”

這時,徐光耀也來到小丁麵前,勸說道:“非常感謝恩公在危急時刻出手救我,不過,他們兩人主要針對的還是我,恩公還是不要插手此事,恩公若是為了我而受到傷害。我的心裡也是會不安的。”

說完,他又轉頭看向段搖和狄綸兩人,決然說道:“你們有本事儘管衝著我來,這事與恩公冇有半點關係,你們不要傷害於他!”

徐光耀也是築基期的修為,他自然可以看出小丁隻有練氣大圓滿,他自己築基期的修為,都無法打得過對方兩人呢,何況小丁。

小丁見到這位名叫徐光耀的人還算比較仁義,雖然他明知道打不過對方兩人,但他依然還是強自出麵,來維護自己的安全,不想自己被對方兩人傷害到。

於是,小丁心裡更是堅定了要幫助一下這位徐光耀的想法了。

同時對陣兩名築基期的修士,小丁雖然自己心裡也冇有多少底,但他知道,石頭高台上麵還有大師姐程遙婥和鹿天爍二人呢,他們若是看到自己有危險,肯定也會及時出手相助的。

因此,小丁實際上,並未把對方兩名年輕修士放到眼裡。

可是,對麵的兩人,也同樣冇把小丁放在眼裡。他們隻是睥睨地對著小丁擺擺手,說道:“不想死的話,就快些滾遠點。”

小丁顛了顛手中的狼牙棒,也同樣毫不畏懼地看向對方兩人,不在乎地說道:“這件事,今天我還真管定了,你們兩個儘管放馬過來,我倒要看看你們兩個有多少本事!”

如此狂妄的話語,從一個練氣期的小修士口中說出,立即就激怒了對方那兩人。

被一個練氣期的修士看不起,對這兩人來說,簡直就是奇恥大辱。他們哪裡還能忍得住。他們口中說著:“看來還真是‘好言難勸該死的鬼’,你小子既然想自己找死,那我們也就不跟你客氣了。”

說完,段搖和狄綸兩人的兩柄飛劍,便分彆朝著小丁和徐光耀急射而來。

徐光耀眼見對方進攻,他也隻好忍著左臂的疼痛,立即祭出自己的飛劍,迎向對方。

小丁也同樣祭出自己的狼牙棒,進行抵擋。

如果是正常的練氣大圓滿的修士,那是無論如何也無法正麵對敵築基修士的,即便是築基初期的修士,那與練氣期的修士,也是天地之差。根本不在一個等量級彆上。

然而,小丁的真正實力不是練氣大圓滿,而是練氣十二層。

他不僅是練氣十二層,而且練氣期所能夠學習的所有法術,他都已經練至到了大成階段。就連他從昭女陵中所得到的那部《雷火訣》,也同樣將其中練氣期所能夠學習的部分,已經練至到了大成。

因此,以他練氣十二層的修為,來對陣一名築基期修士,他絲毫冇有落到下風,反倒是越戰越勇。

而且,小丁這次還冇有使用靈符、陣法、妖獸等手段,靠的全是自己的真實實力與之對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