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長河隱去,萬物皆平息了下來,天朗氣清,風煙俱是消散。

孟川望向上蒼的方向,看見了洛天仙和猛海。

孟川朝著兩位仙帝點了點頭,洛天仙和猛海也發現了孟川的目光,也衝著孟川點了點頭,說道:

“恭喜道友踏入路儘,諸天至高,永恒不滅。”

和上次在現在時空相比,兩人的狀態好了不是一星半點,狀態大幅度回升了。

而兩位仙帝出手,儘可能的替他遮掩突破時的動靜一事,孟川自然也是感覺到了。

雖然終究不能完全遮掩,但的確起到了一部分效果。

至於孟川為什麼不事先準備,遮掩自身。

實在是這樣的動靜,是不可能遮掩得住的。

時間長河的種種反應,曆史的諸多變化,九道異象的輻射範圍等等,都是會鬨出驚天動地的動靜的。

以後觀前,從剛纔突破的動靜來看就知道,這是蓋不住的。

如九道異象,這可不是像孟川自證傳說時那樣的,由孟川自己鼓搗出來的傳說異象。

而是大道通感,天地自發而成的異象。

雖不是在一世世界,但大道相通,冥冥之中,自有感應。

身懷此法,以證大道,大道有感,自會有相應異象顯化。

這是異象,但也昭告了許多東西,是一種獨特的力量顯化。

每一道異象,所代表的都是證道者的本性,亦或者是大道本質,真靈之相。

甚至,這本就是證道的一部分,不可能消失的。

洛天仙他們替孟川遮掩,也隻是讓這股波動儘量不要輻射到厄土。

無論是仙帝,還是彼岸,證就這一關的時候都不會有天劫出現。

隻會有人劫。

自我之劫,亦或者是來自他人之劫。

不過,自我之劫對孟川冇有造成任何影響。

他人之劫,上蒼諸天早已凋零,冇有人有能力來對孟川降劫。

冇有利益相關,也冇有人會對孟川降劫。

至於厄土,相信甦醒的詭異仙帝已經感應到了諸天中傳來的波動,雖然不強烈,但這種獨一無二的氣機,他們很敏感。

但是,如今的詭異種族,並不活躍,十位仙帝並冇有都甦醒呢。

詭異種族真正活躍的時候,是像和上蒼大戰時,亦或者是花粉路始祖殺進了厄土深處時。

那樣的時候,整個厄土都動了起來,活躍到了極點,諸天皆會被其洞察。

像現在厄土不活躍的時候,它會隱遁時空深處,難以被人察覺。

但同時,它對上蒼諸天的感知,也會相應的削弱。

而現在察覺到孟川突破,有能力對孟川降劫的詭異仙帝,有更重要的事情去做。

比如,追殺石昊。

對於厄土來說,上蒼諸天多一位仙帝,優先程度顯然是不如解決石昊來的高的。

在石昊主動顯露蹤跡,糾纏他們的情況下,他們顯然更想解決石昊這個敵人。

在詭異仙帝們看來,荒纔是大敵,這樣的人物,太過可怕,是心腹大患。

而新帝,哪怕誕生了,也無法扭轉戰局。

總不可能是另外一個荒!

至於兵分兩路,石昊怎會給他們這個機會。

甚至,洛天仙和猛海都在盯著厄土,若是有人要出手,打斷孟川證道,他們立馬就會現身。

詭異仙帝也有所感應,知曉當年上蒼僥倖未死的兩位路儘級在暗中盯著。

阻道之機,轉瞬即逝,錯過了,也就錯過了。

孟川看向了一個方向,那是諸世之外,虛空深處,時空亂流激盪。

那裡的時空時時刻刻都處於變幻之中,存乎於虛實之間。

在那時空亂流最激盪處,有一片陸地,平穩屹立在時空亂流中。

那片陸地昏暗,冇有明亮的光,死寂充斥著每一個角落。

厄土。

孟川於聖墟時代想要一見卻不可得的厄土,如今清晰的出現在了他眼前。

孟川甚至望穿了時空,看見了正在和數位詭異仙帝交手的石昊。

“誰在窺探?”

一位詭異仙帝暴喝,“區區新晉路儘級,也敢窺探吾等,當真是不知死活!”

在詭異仙帝一念之下,大道法則為之改易,要隔絕時空與天機,甚至想順著因果,追蹤而來。

“不用你找,我自己便會來。”孟川輕笑,和狠人他們說了一聲,便離開了界海。

再出現時,孟川已經跨越了時空,來到了厄土外麵,又是一步邁出,直接進入了厄土之中,降臨了石昊和詭異仙帝的戰場。

“五隻小老鼠,希望不要讓我失望。”孟川探手,大千宇宙在其中生滅,萬道流轉,天穹炸裂,瀰漫此處的死寂,詭異之氣被滌盪一空。

孟川直接轟向了五位詭異仙帝,接過了戰場。

“狂妄!”一位詭異仙帝怒斥,“讓你得到了機會,僥倖跨入這個領域,真以為你能與我等並列不成?”

“在這個領域,你還隻是個新人!”

五位詭異仙帝同時出手,誓要給孟川這個新人一點顏色看看,讓他折戟於此。

詭異之力澎湃,原初物質激盪,一切都被汙染了,時間空間因果命運儘皆扭曲了,異化了。

厄土是非常高等的一處空間,壓製力非常強大,這裡有群帝,有始祖,還有高原,非常特殊。

論位格,厄土其實是此界最高的地方。

甚至連仙帝級人物的交手,都會削減其表現力,使其不是過分誇張。

但哪怕如此,此刻雙方的出手也無比驚人,似要打碎大千,重演造化。

石昊冇有袖手旁觀,亦是強勢而擊,七位仙帝級彆的力量碰撞在一起,大部分厄土疆域都震動,大地裂開,天穹如破碎的鏡子。

《劍來》

隨意一道餘波便洞穿了虛空,掀起時空風暴,讓過去未來都模湖了。

“轟隆!”

奇點大爆炸,大千宇宙生滅,大道退讓,不敢臨近,生怕被撕裂。

若是此次碰撞發生在諸天,不加以收斂的話,足以蕩平一方諸天!

孟川一手打破詭異法則,將五位詭異仙帝轟飛,黑血,綠血,金越灑落時間長河之中,而後手掌覆向了一位詭異仙帝,將其捏住,直接捏爆了他。

時間長河之中,同時有一個個孟川在過去捏爆了這位詭異仙帝。

大道法則互相碰撞,在磨滅那位詭異仙帝的道與法,身與神。

“混賬!”

其餘四位詭異仙帝見狀,又驚又怒,不敢相信這新晉路儘級存在會如此強橫,竟然想要徹底磨滅他們中的一位。

須知,縱使荒麵對他們五人,也要陷入被動的局麵,被打到受傷。

雖然剛纔是荒與此人共擊,但這人現在的舉動,未免太猖狂了!

四帝狂暴,不理被孟川磨滅的同伴,直接朝著孟川踏來,要將孟川斬落。

“豈能讓你們如願!”石昊長嘯,現在他們是二打五,對麵……

已經被包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