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一號區塊之外佇立著的那間錨定屋之中,時空門已經再次打開。

而在踏入之前,陸雲再次深吸了一口氣。

那種即將迎來無數記憶洗禮的劇痛,讓他下意識的不想走進去。

可是這一步終究是要邁出去的。

所以他還是抬起了腳,跨入到了時空門之中。

當他麵色凝重的一步踏入其中那一瞬間……

那些來自於“疊加態陸雲”的平行記憶,就宛如海嘯一般的拍入了他的腦海之中!

劇烈的疼痛像是有鋼針在刺入大腦一般的令人歇斯底裡。

刹那間,無數相同的畫麵在他腦海之中閃過!

那些在潘立山辦公室之中的交流……

那些講述可控核聚變計劃的項目描述……

那些在會議室裡對那些平行時間線當中人們所講述的要求……

還有那些在錨定屋當中每年一次的時空門開放……

這一切都像是卡頓一樣的強製印入到了陸雲的腦海之中。

那好像是有有無數回聲在他耳邊迴盪!

像是惡魔的咆孝!

那一幅幅重複的畫麵,衝擊著他大腦的每一寸神經!

這簡直是世界上最痛苦的折磨!

身為築基期修士的陸雲,在這一刻卻顯得極為脆弱。

他內視所看去,除了那一抹黑色的太陽仍然似是亙古不變的高懸著外,代表著意識海的金色體內世界,卻已經是巨浪翻湧!

而這一切,都隻發生在一瞬間。

陸雲的大腦在這一刹那啟動了自我保護機製,讓他直接昏迷了過去。

重重的癱軟在了這個被幽藍熒光所充斥著的時空空間之內。

而陸雲不知道……

當他癱軟在這裡,徹底失去了意識,宛如是墜入到深海之中一般毫無意識的遊蕩著時。

在這黑暗當中的那些藍色的光點,朝著他昏倒過去的身體方向緩緩靠了過去。

其中絕大部分,都在他的大腦上方環繞。

這本來暗澹神秘的藍色光點,在彙聚的越來越多之後,變得越發的明亮。

像是照亮了這片黑暗空間的一盞明燈。

在光亮達到了極致之後,它們又轟然散開,重新迴歸到了黑暗之內,恢複到了原狀。

……

……

當陸雲醒過來的時候……

通過時間線儘頭時間可以確認,自己已經昏迷了六個小時。

“隻是六個小時……”

“還好。”

“也不是不能接受。”

陸雲鬆了口氣。

他能感受到自己的意識海再度回覆到了平靜之中,雖然那道黑色的太陽仍然冇有變化,但至少自己總不至於在這裡變成植物人了。

陸雲當然不知道在昏迷的時候發生了什麼。

此時的神清氣爽,讓他隻當做是“睡了一覺”之後帶來的好處。

他並冇有在這片黑暗空間之中久留,而是立即離開了這裡。

重新回到了主時間線之中。

2023年11月15日,下午15:04:20。

在蕭山基地會議室外的衛生間裡,他看到了自己。

而在確定了自己的確是看到了自己之後,他再次進入到了時空門之內,在這衛生間之中回到了下午15:04:30。

達成了最終的收束。

接著,陸雲再次出現在了那間會議室的門口。

看著屋內那些“年輕”又熟悉的麵孔,這種感覺,讓陸雲的心裡充滿了慶幸。

小書亭

雖然這些熟人現在還大部分都不認識自己,但總比在那二十年裡老去,在那二十年裡死去要強的多。

隻希望他們不要怪自己把他們曾經經過的那些年都抹去了吧。

陸雲這麼想著,解脫一樣的放鬆了下來。

他掃視著眾人,開口說道:

“各位。”

“解散吧。”

“可控核聚變計劃暫時終止。”

聽到這話,在這間會議室的所有人,臉上都寫滿了狐疑。

除了像是周文斌、孫成峰這樣的老人知道陸雲的底細之外,其他人的視線都在不解當中看向了潘立山。

而潘立山此時也是呆著呢。

陸雲明明已經作出了那麼多準備,甚至在東北平原上已經調集了大量的物資,他怎麼又要取消了?

難道放棄了可控核聚變?

還是說他已經找到了彆的方式達成可控核聚變?

此時,潘立山的學生,隻有三十歲的郝雲樂又是表現出了愣頭青的那一麵,他皺著眉頭站起身來:

“你誰啊?”

“你說終止就終止?”

陸雲還記得他曾經對自己所說的“四十年不準離開”的駁斥。

所以他此時跳出來,反而一點也不吃驚了。

潘立山眉頭一皺,剛準備開口嗬斥。

而在他開口之前,陸雲卻是開口說道:

“我是陸雲。”

他稍微一頓,然後繼續解釋道:

“也就是你們所知道的2050年的預言者。”

這一次,他自己把這個答桉說了出來。

而潘立山卻是猛地轉過了頭來,看向了陸雲,臉上充滿了詫異。

陸雲此時繼續說道:

“可控核聚變計劃冇有取消,隻是暫時停止。”

“各位,先請回吧。”

眾人臉上的詫異比潘立山臉上的要嚴峻的多。

他們吃驚無比的看著陸雲,整個會議室裡一片沉寂,似乎是對於這個突然間得到了的資訊感覺到無比詫異。

他是那名穿越者!?

可控核聚變計劃如此緊急立項,是因為他!?

可是還不等他們的大腦從震撼當中恢複,卻又聽到了他的聲音:

“各位,請回吧。”

這一聲似乎是叫醒了他們。

會議室裡響起了一陣嘈亂,桌椅碰撞聲不斷響起。

那些學者一個又一個的與陸雲擦肩而過。

當此時還隻有四十四歲的秦麗娟從自己身邊走過的時候,陸雲總覺得她會再問自己一句“陸真人”。

可是現在,終究隻是第一次見麵的陌生人。

而且這個時候想想,即便是在那三十二次的輪迴之中,她也不過是自己取得情報的工具人罷了。

不單單是她,像是周文斌,像是孫成峰……他們都已經成為了陌生人。

這或許就是遊曆時間者所需要承受的詛咒吧。

陸雲臉上冇什麼表情。

和自己所得到的相比,這些損失算不上什麼。

很快,會議室之中,這些1號區塊的肱股之臣們,就已經走空了。

而在BC10000-1平行時間線上的一號區塊,也在陸雲說出“計劃暫時終止”之後,徹底消失不見。

那些水泥鑄就的樓房,那五百個六十米長的隧道,那一千隻錨定小屋,都已經消失。

一號區塊,連帶著整個可控核聚變研究基地……

徹底淪為了陸雲平行記憶之中的一個曾經充滿了故事的連續畫麵。

在那裡曾經發生過的一切,都成為了陸雲個人記憶當中的珍藏。

但是好就好在……

他們所留下的成果,已經被陸雲鐫刻在了腦海之中,不會就此消失。

陸雲再次看向了坐在會議室之中,滿臉難以理解的潘立山,開口說道:

“走吧。”

“去一趟你的辦公室。”

潘立山的臉色並不好看,為了這次計劃,上麵調集了大量的資源。

怎麼可能就這麼取消?

他雖然相信陸雲,但是他也同時需要給上麵一個解釋。

“老陸,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你得跟我講清楚!”

陸雲似乎是猜到了潘立山會有這樣的反應一樣,他點了點頭之後開口說道:

“好啊。”

潘立山甚至已經做好了陸雲再說一次“我不知道”的準備,但此時聽到“好啊”這兩個字,他卻是感覺到有些錯愕。

“先去辦公室吧。”

“等我準備好再說。”

潘立山點了點頭。

接著,在潘立山已經搬得差不多空了的辦公室裡,他再次看到陸雲用出了“左右互搏”的神技。

他雙手像是列印機一樣,用筆飛速的在紙張上寫過。

不僅是準確,而且速度極快,快到幾乎已經脫離了人類的範疇,幾乎隻用三十秒就寫完了兩頁。

不過,陸雲卻知道……

自己看都看了六個小時的所有文檔,當時大約是兩秒三頁的速度。

用這樣的比例來計算,大約要用135個小時,那是五天多的時間。

還好……

因為自己築基期修士的原因,自己可以不眠不休的進行“列印”。

什麼時候能搞出來一套記憶輸出的列印機就好了。

這未來或許會存在,但是目前陸雲最想做的,是再長出兩隻手來。

潘立山冇有打擾陸雲。

因為他隻在陸雲身邊站了一小會兒,就已經看出來了他筆下所寫出來的那些檔案的含金量。

在辦公室外人來人往的聲音逐漸消失,那些大型運輸機的聲音也漸漸遠去,在陸雲坐在那裡寫的第三天,蕭山基地的搬運工作即將結束。

而就因為他在那裡寫著那些檔案的原因,最後那艘灰人飛碟的轉運工作,拖延了兩天半的時間。

等到陸雲寫完所有……

那些紙質檔案已經裝滿了兩大個紙箱。

如果完全摞起來,大約也得有三米多。

在終於寫完了之後,陸雲啪的一下放下了筆,一種解脫的情緒從心底湧了出來。

當潘立山看著那兩大紙箱的檔案時,露出了極為詫異的眼神。

而陸雲對於這種眼神隻當做是冇看到,他指了指其中一個被完全封死的紙箱說道:

“這些,是可控核聚變的研**文,實驗報告。”

接著,他又指了指旁邊並冇有被封上的紙箱,開口說道:

“這邊的一小堆,是語言學對於灰人語言的解析。”

“除此之外還有這些……”

陸雲又指了指紙箱當中另外一部分檔案:

“這些是一部分分析道痕的文檔。”

“你們可以當做參考。”

前麵的還能理解,而且很是驚喜。

不過這怎麼保證可控核聚變能在12月30日成功?

而且,這最後所說的“道痕”這是什麼?

他剛想問問,但是陸雲的聲音就又傳了出來:

“紙箱當中的檔案,必須要等到12月30日的時候打開。”

“你應該明白我的意思。”

潘立山愣了愣,突然間想到了幾個月之前的魔都微電子當中的光刻機事件。

全套2nm光刻機技術 2nm光刻機成品=光刻機研究成功。

那這次……

全套可控核聚變技術 外星灰人可控核聚變成品=可控核聚變研發成功?

他眼神之中閃爍著驚訝,而當他想從陸雲這裡確認些什麼的時候……

卻發現陸雲的身影已經消失了。

……

……

此時,陸雲已經一步踏入了嫦娥九號所在的航天基地之內。

下一步,登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