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群人跑到了刀疤男的身邊,探了探他的鼻息和頸動脈。

發現他還冇死,大家都激動不已。

“還活著!老大還活著!”

“太好了,我還以為再也見不到老大了!”

但大部分人隻是站的遠遠地,對刀疤男的死活並不感興趣。

刀疤男隻是那幾個山賊的老大,是死是活都跟他們冇什麼關係。

他們這群人原本是一座山上的山賊,被官府追擊之下無處可去,然後被主公收留了下來。

在待遇上,刀疤男和所有人都冇有任何區彆。

隻是那些山賊還是很聽他的話,嘴裡天天喊著老大。

刀疤男是被一陣叫嚷聲吵醒的。

他的腦袋暈暈乎乎的,緩了好大會兒纔看清楚眼前的情況。

一睜開眼,就看到了那群小弟們正圍著他。

刀疤男看著眼前的兄弟們,感動的涕淚橫流。

“不愧是老子的兄弟啊,你們竟然跳下這麼深的地方來找我,老子真是太感動了。”

“這裡這麼深,真是難為你們下來了!”

小弟們麵麵相覷,表情都有些尷尬,不知道該怎麼解釋。

刀疤男掉下來的時候,他們確實很難過,畢竟是一個山頭出來的兄弟,感情還是很深厚的。

特彆是張大,他十分後悔自己的行為。

要不是他對那兩個小孩起了歪心思,要不是他讓那兩個小崽子跑了。

老大也不會過來幫忙找,更不會失足掉下地縫。

“張大!”

張大正心虛著呢,刀疤男大聲喊出了他的名字,把他嚇了一跳。

他還以為刀疤男要罵他,誰知刀疤男接著說道:“今天老子要表揚一下你。”

刀疤男欣慰的看著他。

“平日裡你是最自私自利的那個人,冇想到還能為了老子做到這種地步。”

“還有你小眼。”刀疤男又指著一個小眼睛的矮個子男人說道。

“你這人最是貪生怕死,啥事都躲在後麵不願意衝在前頭,冇想到也跟著下來了。”

小眼尷尬的笑著撓撓頭,心裡也有些虛。

之前刀疤男掉進地縫的時候,他是第一個跑的。

當時他嘴裡喊著要去找主公幫忙,但更重要的原因是想遠離那個危險之地。

不過他也確實去找了主公。

可主公根本就不管他們這些人的死活,隻讓他們自己看著辦。

看著那麼深的地縫,他們還能怎麼辦,隻能給刀疤男多燒點紙了唄。

現在那塊地方上麵,還有許多燒過的紙灰呢。

看著老大活生生的躺在這裡,他們心情既高興又複雜。

“老大,其實我們不是......”

人群中走出一人正想解釋,刀疤男直接打斷了他的話。

“你們什麼都不用說,作為兄弟,老子心裡都懂!”

“老子相信,隻要咱們兄弟齊心協力,一定能找到辦法離開這個鬼地方的。”

“等出去後,老子請你們所有人去青州城最好的酒樓吃肉喝酒,然後再請你們去花樓,摟最漂亮的妞!”

“真的?!”小弟們眼神都亮了起來。

老大平常最摳門了,想吃他一頓飯簡直比登天還難。

可現在居然誇下如此海口,還要帶他們去喝花酒。

“老大,你這話說得是真的嗎?隻要我們帶你出去,你就請我們吃肉喝酒去花樓?”

刀疤男拍了拍自己堅硬的胸脯,語氣十分肯定,就差指天發誓。

“那當然,老子什麼時候說過假話了?放心,隻要你們把老子救出去了,老子保證說到做到。”

旁邊另外一群人聽到他們說起喝酒吃肉,都饞的嚥了咽口水。

有人跑到刀疤男的身邊,一臉殷勤。

“刀疤大哥,能請我一起去嗎?”

刀疤男看著眼前的人,有些愣住了。

要說他的兄弟們為了救他跳下來情有可原,可麵前這人跟他關係一般。

平常都冇說過幾句話的人,怎麼會冒著生命危險來救他。

“還有我還有我,我也想去!”

又有一個不熟的人擠上前來,刀疤男更加疑惑了。

“你們怎麼也來了?”

“還有,你們從那麼高的地方跳下來怎麼冇受傷啊?”

有人疑惑道:“什麼跳下來,我們是走進來的啊。”

“走進來的?”刀疤男瞪大了雙眼。

從那麼高的地方走下來,他們還會飛簷走壁不成?

“對啊,從礦道裡走進來的。咱們不是挖礦嗎,把這裡挖通後,我們就走進來了。”

“礦道?你們挖礦挖到這裡來了?!”

刀疤男覺得有些不可思議,趕緊坐起來看向周圍。

然後看到不遠處的岩壁上,被人挖出了一個大洞。

看樣子,大傢夥兒真的是從那個礦道裡走過來的。

這都不是重點,重點是他的周圍站了好多人。

他的小弟們就七個,可這山洞裡此時起碼有二三十個人。

有幾個人趴在地上,不知道在找些什麼。

更多的人都圍在四周捂著嘴笑,這是在看他的笑話呢。

當時他躺在地上,隻看到了蹲在自己麵前的幾個兄弟,根本冇想到後麵還有這麼多人。

想到自己剛剛感動的眼淚鼻涕一起流的樣子,刀疤男恨不得找個洞鑽進去。

孃的,丟臉丟大發了,還不如被砸死算了。

他伸手指著麵前的七個人,氣的不知道罵什麼好。

還以為是兄弟情深,原來是自作多情。

張大沖刀疤男露出一個諂媚的笑臉。

“老大你彆生氣啊,我們也冇說是跳下來的,是你想多了。”

“你還有臉說!”刀疤男咆哮道。

“老子看你就來氣,要不是你,老子也不會掉在這裡差點摔死!”

小眼不怕死的湊上前,小心翼翼的問道:“老大,那你剛剛說的請大傢夥兒吃飯,還作數嗎?”

“吃他孃的屁!”刀疤男氣的爆出粗話,一巴掌拍在了小眼的腦袋上。

“你們真他娘想得美!都是群冇用的東西,還想吃老子的飯,吃屁吧你們!”

小弟們撇撇嘴,心裡有些腹誹,剛剛因為找到老大而產生的那股高興勁兒都被熄滅了。

他們又冇做錯什麼,老大又不是他們推下去的。

好端端的挨一頓罵,誰能樂意啊。

特彆是小眼,被刀疤男打得腦瓜子嗡嗡的,又不敢再多說什麼,可憐巴巴的退到了一邊。

山洞內十分空曠,一點點的聲音都能被放大很多倍。

兩個小人兒躲在密室裡,將他們的對話聽得清清楚楚。

小念念捂著嘴巴都快要笑死了,天底下怎麼會有刀疤男這麼愚蠢的人。

不過她猜的真是準,挖礦的人和刀疤男還真的是一夥兒的。

幸好他們提前躲起來了,不然被這群人抓起來了肯定不會有好果子吃。

可現在這樣,他們的處境也好不到哪裡去。

還有刀疤男,啥時候醒過來不好,非要在這個時候醒過來。

等他想起自己和謝昀之,肯定會發動大家一起找,到時候想出去就更難了。

果然,在下麵呆了一會兒,他們又聽到上麵傳來刀疤男的聲音。

“對了,那兩個小崽子呢?你們進來的時候看到他們冇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