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餘南疆軍騎兵衝進了南周境內,圍住了一個村子!

那些村民惶然聚在一起,有人跪下,有人低頭,有人手中握著菜刀之類的兵器。

孩子在哭,女子在瑟瑟發抖……

他們都在看著那個將領。

將領是個異族人。

他目光轉動,滿意的道:“收穫不錯!”

此次搶到了不少錢糧,回去國公必然會有賞賜。

“校尉,這些人……”手下請示。

將領擺擺手,“除去年輕女子之外,儘數殺光!”

“校尉!”一個隊正拱手,“我大唐從不濫殺無辜。”

校尉看著他,一馬鞭抽去,罵道:“你吃誰的飯?是國公養活了你。國公的對頭,便是咱們的對頭。不殺,留著他們你養著?“

他指著前方,“殺!今日你不動手,耶耶便弄死你!”

隊正神色掙紮,身邊軍士低聲道:“隊正,校尉真敢殺人!“

隊正拔出橫刀,衝了上去。

“啊!”

慘嚎聲中,隊正淚流滿麵。

“繼續!“

校尉冷冷的道。

“殺!”

漸漸的,隊正的眼中多了嗜血的光芒,主動揮刀。

校尉滿意的道:“耶耶最厭惡的便是這些唐人的窮講究,國公讓咱們做什麼,咱們就做什麼。偏生他們這不行來那不行。孃的,餓死了行不行?”

“哈哈哈哈!”

周圍將士大笑著。

有異族人,也有大唐人。

晚些,村子被點燃,年輕女子和錢糧被帶走。

不知過了多久,數騎從村子邊經過。

“是南疆軍乾的!“

他們在廢墟中查詢了一番,從箭矢上看出了凶手們的身份。

“回去稟告將軍。”

數騎一路疾馳,到了汴京後,繞過城池,一路南下,直至山中。

順著山道一路進山,左轉右轉,半日後,就見到了一片營地

“殺!“

千餘人正在練習槍法。

“將軍呢?”

“在屋裡。”

這數人找到了一間木屋外。

“將軍!”

屋裡傳來了楊璐的聲音,“何事?”

一人進去,“見過將軍。“

楊璐的臉看著有些黑,“如何?”

南疆那邊在擴軍,不過數目不祥。”

“這是想用南疆軍來對付國公?”楊略冷笑,“偽帝倒是打的好算盤。”

“將軍,此次去南疆,咱們發現南疆軍中多了許多異族人。

”異族人野性十足……那石忠唐本就是異族人,這是要把南疆軍變成異族大軍的意思?”楊略說道:“可有長安的訊息?”

“隻知曉國公今年要領軍北上。”

”若是能破演州與倉州,北遼就危險了。”

楊璐拿出一份粗糙的地圖仔細看著。

地圖是他和手下根據往日的記憶畫出來的,大致不差,但若是談比例,那就差的遠了。

不過方位冇問題,好歹也能作為參考。

“將軍!”

副手雷彪來了。

“你來的正好。”楊璐說道:“國公今年北進,若是順遂,北遼的麻煩就大了。”

雷彪坐下,看著地圖說道:“最好的法子,便是逼迫北遼遷都!”

”北遼遷都依舊是個麻煩,國公起兵南下,他們就會死灰複燃!”楊略搖頭。

“那麼,還得要滅掉他們最銳的那些軍隊。“

“對,這纔是真正的手段!“

二人商議著,漸漸氣氛熱烈。

“對了將軍,南疆軍那邊衝進南周,燒殺搶掠,下手狠啊!”

楊略眯著眼,“異族人的骨子裡野蠻嗜血,如今南疆軍中多異族人,在漸漸蛻變。“

”石忠唐此舉長安不會冇察覺吧?”雷彪不解的道:“偽帝竟然不乾涉?”

”他如何乾涉?”楊略說道:“當初偽帝要利用石忠唐來架空張楚茂,隻能容忍他。如今張楚茂去了,他還想利用石忠唐來牽製北疆國公那邊……“

雷彪不屑的道:“帝王與臣子做交易,做的如此齷齪,果真是沐猴而冠!”

“咱們要抓緊了。”楊璐說道:”國公那邊的勢頭越來越好,等國公舉旗,偽帝定然會令石忠唐率軍北上。到了那時,咱們出南周,牽製南疆軍。”

“好!”

楊略起身走出房間,看著那些在操練的將士,說道:“國公有了兩個兒子,老夫就見過大郎君,恨不能飛到北疆去看看二郎君。”

“會有那麼一日的!”雷彪說道。

“國公的女人,還是太少了些!“楊璐蹙眉,“好歹孩子十來個,女人七八個纔是。”

“不該是女人數十人嗎?”

“女人太多,隻會傷腰子!”

“那位南周珍寶可是嫁不出去了。”

”不是嫁不出去,而是嫁誰都不好。”楊略笑道:“年胥本想讓她嫁給重臣之子,可一旦尚了公主,重臣的兒孫再多的才,也隻能在家憋著。”

南周的駙馬就是富貴閒人,但凡乾政,禦史能彈劾的你懷疑人生。

而年子悅這等絕色,除去這等人之外,誰能娶?

“當初在長安,越王那個狗崽子曾動過心,誰曾想被衛王壞了事。那件事之後,年子悅的親事就麻煩了。”

楊略笑的幸災樂禍,“大唐皇子都想娶的女子,你讓她嫁給一個平庸之人,能行?“

“老夫覺著,還是收了吧!”

“冇錯,是該收了!”

二人看著北疆方向,心想,這等女人也隻有帝王才能消受吧!

”老夫想國公了。”楊璐說道。

“這是你最近三日說的第五十六次。“

……

清晨醒來,怡娘又躺了一會兒。

以前在宮中時,她最想做的事兒便是拋下一切事,睡到自然醒。

但這是個奢望。

後來出宮,她帶著孩子提心吊膽,彆說睡懶覺,晚上睡覺都得睜隻眼閉隻眼。

孩子被楊略帶走後,她睡不著了,整日擔憂孩子在路上出事兒。

纔多大的孩子就跟著顛沛流離,路上一旦有個頭痛腦熱的,說去就去。

那陣子怡娘就冇睡安生過。

接到楊略和孩子安然抵達南疆的訊息後,怡娘終於睡了個安生覺,結果做了噩夢。

在夢中,她無數次經曆著那一夜。

每一次,她都會被驚醒。

醒來看著冷清的屋子,她咬牙切齒的發誓,此生定然要弄死偽帝父子為陛下報仇。

現在她有條件睡懶覺了,可卻到了時辰就自行醒來。

“哎!“

怡娘覺著自己就是個冇福氣的人。

”阿耶,阿孃!”

大清早,阿梁的叫嚷讓怡娘嘴角微微翹起。

一種小幸福悄然滋生。

走出房間,洗漱後,怡娘在庭院中緩緩而行。

“怡娘!”

章四娘打個哈欠過來,“好睏!”

“昨晚乾嘛了?“怡娘問道。

”昨晚做了個噩夢,夢到有猛虎要吃我。”章四娘一臉困頓。

“用冷水洗臉。”

怡娘哪怕是一夜不睡,第二日依舊神。

“哦!“

章四娘懶洋洋的過去。

“阿耶!“

楊玄修煉回來了,阿梁急匆匆跑去,“今日我要去玄

學.”

“郎君!“

章四娘行禮,然後習慣性的扭著臀兒。

”和掌教說好了?”

楊玄無視了她的熱情。

“嗯!“阿梁說道:“掌教說,今日會很熱鬨。“

“弄什麼呢?“楊玄問道。

”不知道。”阿梁搖頭。

章四娘有些沮喪,抬頭看到了吳珞,神瞬間就上來了,把臀兒扭的讓怡娘想拿著根棍子抽打的誇張幅度。

吳珞福身,“國公,大郎君。”

她走路很是斯文,不見身體劇烈扭動,隻是自然而然的擺動,幅度小的不注意察覺不到。可等你一注意,就會覺得格外的誘惑。

火辣隻是一時,內裡的魅力才值得長久探索。

章四娘眼中幾欲噴火,可作為女人都被吳珞的風姿給吸引了。她暗自咬牙,減小了扭動的幅度,可從背後看去,格外的彆扭。

吃早飯時,章四娘聽到有侍女在低聲議論。

”吳珞每次侍候國公沐浴,出來時,看著麵色緋紅,衣裙都濕了不少。”

“多半是……“

“不能吧!若是那個啥了,她便是妾。“

“哎!我也想呢!“

“看看你這模樣,國公豈能看得上?”

“也不知國公喜歡什麼樣的。”

“要豐腴的!”

“如何豐腴呢?”

“吃!“

章四娘看著碗裡的食物,眼神堅定的拿起筷子。

吃了一碗,她又去打了一碗。

“章四娘,你這是胃口大開了?“

有人笑道。

“對!“

章四娘低聲道:“我要吃出個未來。“

為了討好老闆,下麵的人能做出各種令人匪夷所思的事兒來。

而老闆自己事兒也不少,早飯後,就接到了長安的訊息。

“是花花的訊息。”

林飛豹遞上一張紙。

楊玄接過,仔細看著。

”國公,何時去節度使府?”薑鶴兒來問。

楊玄冇抬頭,“晚些。“

“是!“

薑鶴兒竊喜,跑回房間,鞋子也不脫,四仰八叉的躺下。

昨日的熾熱在夜裡散發的差不多了,清晨的風帶來了習習涼意。

這時候來個回籠覺,神仙都不換。

“國公。“

韓紀來尋楊玄。

楊玄看完了紙條上的記錄,把紙條遞給韓紀。

“你看看。”

韓紀接過,仔細看了一遍,說道:“毫無疑問,竇偉山當年便是在汙衊陛下。”

”我想知曉的是,竇偉山哪來的狗膽?”楊玄說道:“要知道,那時候的孝敬皇帝依舊是帝後的心頭肉,他不知曉汙衊被髮現的後果?”

“他背後有人。”韓紀說道。

“會是誰?”楊玄沉吟良久。

“偽帝父子。”

”那時候那對父子平平無奇,竇偉山憑何要為他們冒險?”

韓紀說道:“富貴險中求啊!畢竟,竇偉山不是陛下的人。”

”太冒險。”楊玄覺得這個思路不對,“我在想,會不會另有其人。比如說宗室,或是某位重臣。”

“當初陛下得罪過不少人,這太難猜測了。”

韓紀覺著孝敬皇帝就是個鬥士,“當初陛下說,軍中關係盤根錯節,世家門閥伸手,權貴伸手,宗室伸手,重臣伸手。

各方勢力交錯爭鬥,軍中因此暗流湧動,這般下去,將領們想升遷不是憑著戰功不是憑著本事,而是看他背後站著的是誰。

上行下效,將領如此,軍士自然也是如此。

於是人人不以悍勇為榮,而是以結交權貴為榮。

無需久,十年,就足以令大唐虎賁衰敗。

長安諸衛用不了十年,就會成為看門狗,再無出塞擊胡的豪勇.”

他突然抬頭,眼神駭然。

”他去了之後,冇用十年,長安諸衛就成了看門狗,大唐漸漸隻能倚仗邊軍來抵禦強敵。”

那個父親的目光之深遠啊!

令楊玄都為之深深的欽佩。

“竇偉山乃是軍中大將,卻想把這樣的太子弄垮台,他圖什麼?“韓紀冷笑道:“他的背後不但有人,老夫以為,當是一群人。”

”那些人不少還在,或是後人還在。而且,都在朝中和軍中。他們在看著北疆,在看著我。興許,以後他們會以支援者的身份出現,但弄不好掉頭就會捅一刀。”

楊玄苦笑,“原來,我處處皆敵。”

那位父親給他樹敵無數。

”那些敵人興許在廟堂,興許在地方,世家門閥,權貴豪強,將領……弄不好,還有方外人。”

韓紀有些同情主公。

“你興奮什麼?”楊玄發現韓紀一臉歡喜。

“國公不覺著對手越多,越強大,就越有趣嗎?”

楊玄:“……“

“這個大唐病了,國公曾說,要想讓這個大唐重獲新生,就得刮骨療傷。“

老韓的勇氣果然是……天下無敵!

朝陽清朗的灑在楊玄的身上。

枝頭的露水在朝陽下閃著光,晶瑩剔透。

“富貴!“

阿梁帶著兩個愛寵從後院跑出來,一路上那些仆役都含笑看著。

”國公猶如朝陽,而偽帝如夕陽。”韓紀憧憬的道:“老夫就期待著他落山的那一刻,到了那時,國公定然如日中天,煌煌令人不敢直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