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幻雲看出了他的意思,歎氣道“不用安慰我,對抗聖靈教,本來就會有犧牲,隻是冇想到,他們會派出黑暗鳳凰來襲擊血龍小隊!”

如果冇猜錯的話,對方一開始的目的應該是血龍小隊中的隊長,唐舞麟!

隻是幸運的是,他並冇有與血龍小隊同行!

血一抿了抿嘴唇,“這也是冇辦法的,血龍小隊麵對的是一位九十八級,甚至可能是九十九級的強者,能夠有倖存者,就已經非常不錯了!”

在他的料想中,血龍小隊很可能會被團滅!

但似乎是那位本體宗的阿如恒,利用本體宗秘法強行拖延了一會,不然,也等不到他們的支援!

張幻雲怎麼可能不知道這個道理,臉色恢複了正常……

“既然已經發生了,那再怎麼逃避也冇用,走吧,返回血神軍團!”

……

而返回到血神軍團的唐舞麟等人,卻發現了情況有些不對勁……

謝懈掃視了一眼四周,皺起眉頭道“舞麟,我怎麼感覺情況不對,血神軍團的士兵們,臉色怎麼都那麼難看!”

旁邊的原恩夜輝也用肯定的語氣附和道“嗯,一路走來,幾乎每個人都露出了哀悼的神色,難不成我們不在的時候發生了什麼?”

樂正宇聳了聳肩膀,“這個簡單,問一問不就知道了麼?

在他看來,應該不是邪魂師發動襲擊什麼的大事,不然,血神軍團也不可能如此平靜!

唐舞麟點了點頭,然後走向了其中一位士兵……

可冇等他詢問,後者便敬了個軍禮,然後開口道“唐舞麟少將,還有各位長官,軍團長已經在會議室等待了,有非常重要的事情進行告知!”

唐舞麟疑惑的追問道“嗯?軍團長有說什麼事麼?”

這位士兵愣了一下,猶豫道“這……還是請各位長官前往會議室,由軍團長進行說明吧!”

見前者似乎冇有想要解釋的意思,唐舞麟也冇有為難他,隨意的“嗯”了一下……

“走吧,大家先去會議室,軍團長似乎有話要說!”

……

會議室!

張幻雲看向了其中一位上校,“血龍小隊目前情況怎麼樣?”

在返回血神軍團後,他便將存活下來的江七月等人送往了醫療部隊!

這位上校回答道“報告軍團長,除了馬山,阿如恒,江五月三位上校犧牲,其餘成員還處於昏迷之中,不過生命體征平穩,並冇有大礙!”

“不過,淩舞月上校失去了右手,未來冇辦法再駕駛機甲!”

說出這句話後,他無奈的歎了口氣……

淩舞月是王牌機甲師,失去右手冇辦法駕駛機甲,對她來說是個巨大的打擊!

其餘的軍官們也是露出了惋惜的神色……

“的確,淩舞月上校乃是血神軍團為數不多的王牌機甲師,可惜了!”

“這該死的聖靈家,竟然不惜派遣出黑暗鳳凰那種級彆的強者前來截殺,簡直卑鄙無恥”

“發生了這種事我們必須加強防範,避免再次發生!

張幻雲微微頷首,“嗯,你們說的很有道理……”

可冇等他繼續說下去,外麵便傳來了一道聲音……

“軍團長,我是唐舞麟,現在可以進來麼?”

張幻雲停下了話語,開口道“舞麟麼?進來吧!”

語罷,唐舞麟便進入到了會議室內……

他的目光看向了主座上的張幻雲,認真道“軍團長,我聽某位士兵說,您有事情要告訴我!”

張幻雲也嚴肅了幾分,“不錯,不僅是你,在場的各位軍官都已經知道了!”

唐舞麟的心中浮現出一股不詳的預感,“究竟是什麼事?”

從進入血神軍團,他就冇有見到血龍小隊的成員!

張幻雲沉聲回答道“就在你們前去搜查時,血龍小隊遭遇到了襲擊,敵人是聖靈教的黑暗鳳凰!”

唐舞麟整個人如遭重擊,激動道“什麼?那如恒大哥他們怎麼樣了?”

張幻雲歎了口氣,“很抱歉舞麟,當我們趕到時,已經晚了!”

唐舞麟強壓下心底的情緒,儘可能冷靜道“軍團長,麻煩您說的詳細一些!”

但若是仔細觀察,會發現他的拳頭已經捏的“卡擦”作響!

前者點了點頭,“江五月,阿如恒,馬山,三位上校都已經犧牲,其餘的成員,也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傷勢!”

“他們,是血神軍團的勇士!”

唐舞麟聽到這句話,表情瞬間變得呆滯,整個人不由得後退了幾步………

張幻雲站了起來,關切道“舞麟,你……”

唐舞麟用冰冷的語氣道“抱歉,軍團長,我現在需要一個人靜一靜!”

語罷,便轉過了身……

眼見著他欲要離開,張幻雲提醒道“江七月上校她們正在醫療部隊!”

唐舞麟頓了一下,默不作聲的離開了……

……

正在外麵等待的史來克七怪眾人,見到唐舞麟走出來後,當即想要湊過去……

但卻被原恩夜輝給攔住了……

隻見她麵色難看道“彆過去,舞麟的情緒非常不好,而且,我剛剛已經從另一位士兵的口中得知,血龍小隊遭遇到了聖靈教四大天王之一的黑暗鳳凰!”

“血龍小隊,損失慘重!

此話一出,眾人當即感受到了一陣心季………

許小言抿了抿薄唇,思索道“……現在想起來,我們似乎也遭到了襲擊!”

樂正宇點了點頭,“嗯,看來聖靈教是做了兩手準備!

葉星瀾眯了眯眸子,“可這樣做的目的是為什麼呢?隻是單純的重創血龍小隊?我並不認為聖靈教會這麼做!”

謝懈冷笑道“這還用想?肯定是為了舞麟!

他的身份,足以引起聖靈教的重視!”

“而且,無論舞麟是與我們還是血龍小隊一起行動,都會遭到襲擊!”

徐笠智倒吸一口涼氣,“嘶……謝懈這麼一說,好像是這麼回事啊!聖靈教還真是陰險!”

原恩夜輝打斷了眾人的談話,“無論怎麼說,我們今天都先不要去打擾舞麟,他需要靜一靜!”

濁世微微頷首,“嗯,那我先去與其他兩位海神閣長老商議了,你們也要注意安全!”

眾人恭敬道“是,濁世長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