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走在時間之城,暗中蓄力,以免有人暗中偷襲。

“上官雲景,你也進入這裡了?”

這個時候,身後傳來一道聲音,柳無邪趕緊定住身體。

“史前輩!”

轉過身子,柳無邪看到史義山快速朝他掠過來。

史義山剛纔潛伏在暗處,柳無邪恰好從他視線中掠過,當即鑽出來。

柳無邪迅速隱匿自身的氣息,以免被史義山發現自己真實身份。

史義山可是巔峰仙尊境,以他現在的能力,根本不是對手。

“你也是被其他時間線送進來的?”

史義山對上官雲景非常客氣。

上官家族乃遠古家族,史家還要仰仗他們的鼻息,儘可能跟上官雲景他們搞好關係。

“難道史前輩也是如此?”

柳無邪疑惑的問道。

這座時間之城很古怪,周圍大量的時間線,迅速朝這邊聚集,導致時間之城越來越大。

“恩,我被時間線捲走之後,莫名其妙就進入這裡來了。”

史義山冇有隱瞞。

他並未經曆戰鬥,也就是說,那些細小的時間線,正在朝這邊彙聚。

用不了多久,進入時間線的那些修士,都會被送入此地。

“史前輩,你知道那些細小的時間線為何朝這邊聚集嗎?”

既然要演,就要演的真實一些。

上官雲景雖然是天才,但是在某些方麵,遠不如那些巔峰仙尊境。

柳無邪要是表現得太過妖孽,史義山肯定會懷疑。

“有兩種可能。”

史義山皺了皺眉頭,兩人一邊走一邊交談,不知不覺,進入時間線的第二層。

“晚輩洗耳恭聽!”

柳無邪一臉謙卑的樣子,讓史義山心情大好。

這次跟上官家族聯合起來對付柳無邪,讓兩大家族關係飛速上升。

“第一種可能,時間線彙聚之後,相互撞擊,最終形成新的時間裂縫。”

史義山倒也冇有隱瞞,如實說道。

“那第二種可能呢?”

柳無邪暗中點頭。

這個史義山看來很不簡單,對時間線瞭解的並不比自己少。

“時間獸!”

史義山深吸一口氣,隻說了三個字。

“時間獸是什麼?”

柳無邪眼眸中閃過一絲精光,雖然他知道結果,從史義山口中說出來,還是讓他有些震驚。“時間獸是一種很奇怪的仙獸,以時間法則為食,它出現的地方,時間法則會自動彙聚,隻要控製了時間獸,我們就能操控時間之城,不僅能從這裡離開,還能借

助時間線殺人。”

史義山知無不言,將知道的資訊全部道出。

“那我們控製了時間獸,豈不是控製了整個時間海。”

柳無邪麵露興奮之色,這纔是上官雲景該有的表情。

果然!

當柳無邪流露出興高采烈表情的那一刻,史義山眼眸深處,明顯流露出一絲厭惡之色。

他之所以跟上官雲景這麼客氣,那是因為上官家族,可不是看在上官雲景的麵子上。

“時間獸狡猾無比,而且時間獸可以操控時間法則,想要抓到他,何其之難,除非能領悟出來時間法則,藉助時間法則,操控時間獸。”

史義山厭惡歸厭惡,還是繼續往下說道。

柳無邪暗中點頭,從目前種種跡象上表明,出現時間獸的概率很大。

遠處人影竄動,出現在兩人視線當中。

看到柳無邪跟史義山,遠處人影迅速朝這邊逼近。

史義山暗中戒備,柳無邪祭出一把長劍。

相隔較遠,還不知道衝過來的是誰。

人影越來越近,不到片刻功夫,三名仙尊境站在柳無邪麵前。

“兩位想必就是史家長老跟上官家族天纔來吧。”

趕來的三名老者,一眼認出史義山還有上官雲景身份。

明心壁外交戰的時候,千山教,禹家跟陳家聯合一起,後來出現的上官雲麓,率領族中成員,幫助他們攔截善力跟善信兩位大師。

這些舉動,不論是千山教,還是陳家,他們看在眼裡。

“我叫史義山,這位是上官雲景,敢問三位怎麼稱呼?”

史義山朝三人抱了抱拳。

圍攻柳無邪的時候,這三人也在其中,史義山可以肯定,他們三人跟柳無邪仇怨極深。

“我叫陳古,陳家長老,這兩位分彆是禹弘濟,禹魯,禹家兩位長老。”

說話的是陳古,三人之中,他的修為最高,無限於接近半步仙皇境。

其次是禹弘濟,仙尊九重。

禹魯修為相對低一些,隻有仙尊七重。

“見過三位。”

史義山非常客氣。

史家隻是一流家族,跟這些超級家族無法相提並論。

“兩位也是被時間線送進來的嗎?”

五人很快打成一片,一同上路,尋找出口,儘快離開這裡。

柳無邪很少開口,他的修為最低,存在感自然也是最低的一個。

從陳古的口中得知,他們跟史義山一樣,也是順著時間線進入此地。

除此之外,還有一個訊息,讓柳無邪很是震驚。

禹魯之前可是巔峰仙尊七重,他進入罕見的逆流時間線,導致他的年紀跟修為不斷倒退。

幸好時間線將他送入此地,修為才停止下降,停止在仙尊七重初期。

繼續下去,他的修為,可能會跌落到仙君境。

回想起之前一幕,禹魯到現在還心有餘悸。

“你們說柳無邪會不會被傳送到這裡?”

很少說話的禹魯這時候開口道。

他們圍攻柳無邪,才引發天地崩裂,導致大批時間線降臨。

按理說,柳無邪應該也被時間線捲進來了。

“暫時不太確定,碧瑤宮出現後,十有**將他救走了。”

史義山眉頭緊鎖,當時他距離柳無邪最近,他被時間線捲走,柳無邪依舊站在原地。

所以他猜測,柳無邪並未進入時間線之中。

“我們要儘快離開才行,再不離開,可能會永遠被困時間之城。”

禹弘濟一直皺眉。

時間之城裡麵冇有天地法則,連仙氣都極其稀薄,他們困在這裡,休想提升修為。

呆在時間線之中,有好處,也有壞處。

好處這裡時間流淌速度非常之快,節省他們參悟的時間。

弊端是這裡的空間由時間法則組合而成,無法溝通天地,意味著他們很難突破修為。

這一路上,柳無邪一直分出神識,全力參悟時間法則。

進來這麼久,大部分修士收穫頗豐,藉助時間法則,完善了自身各種缺憾。

尤其是仙術,在時間線中參悟,突飛猛進,每個人的仙術提升好幾個等級。

“咻!”

就在禹弘濟話音一落,一道流星從他們麵前一閃而逝。

速度極快,快的不可思議,要比巔峰仙尊境的速度還要快上幾分。

當流星消失的那一刻,五人麵前空間碎片少了很多。

五人相視一眼,從彼此眼眸中,看到濃濃的震駭,還有一絲狂喜。

“時間獸!”

五人幾乎異口同聲說出來。

包括柳無邪在內,眼眸中閃爍出精光。

控製了時間獸,等於控製了時間之城,想要殺他們,易於反掌。

明心壁外,最後時刻,仗著夏茹他們出現,才成功救了自己一命。

冇有夏茹祭出銀月鼎,就算他祭出天神碑,也必死無疑。

結因果,化因果,柳無邪突然對因果術有更深的瞭解了。

因果劫,唯有因果才能化解。

這也驗證了佛家揭語,種善因,得善果。

東星島自己一首曲子,幫助夏茹長老提升到半步仙皇境,這是善因。

靈月洞府,幫助孔長老提升到巔峰仙尊境,這也是善因。

海長老因為之前幫助過自己,宗門提升他的地位,這也是善因。

其他長老雖然跟柳無邪冇有直接關係,柳無邪最近種種表現,對他們觸動很大。

尤其是跟章天明一戰,讓各位長老獲益匪淺,這同樣是善因。

種善因,得善果,得到了詮釋,成功化解了柳無邪的因果劫。

直到這一刻,柳無邪終於明白了大因果術的真諦。

如果之前種下的惡果,後果可想而知。

不知不覺,束縛在柳無邪身體上的因果劫,正在悄然退去,他卻絲毫不知。

太荒世界中的時間法則越來越多。

素娘全力操控天道神書,幫助主人蔘悟時間法則。

如果真如他們所說,那些細小的時間線逐漸跟時間之城合併。

用不了多久,上官雲景肯定也會進來。

要是跟自己碰麵,後果可想而知,必定暴露身份。

這裡是時間線組成的世界,冇有空間法則,他的各種仙術威力大打折扣。

如果控製了時間獸,自己將成為這裡的主宰,可以報圍殺之仇。

“我們還楞著乾什麼,還不快追!”

史義山第一個反應過來,一個健步,順著時間獸消失的方向掠去。

陳穀跟禹魯緊隨其後。

奇怪的是,禹弘濟並冇動,目光上下打量了一番柳無邪,眼眸深處閃過一絲狐疑之色。

“晚輩就先走一步了。”

柳無邪朝著史義山消失的方向掠去。

從禹弘濟目光中,看到了一絲懷疑,難道是自己哪個地方露出了馬腳?

這時候逃走,肯定會引起他們懷疑,隻能硬著頭皮裝下去。

時間之城冇有建築,遮擋物可以說是屈指可數,根本無路可逃。禹弘濟收回目光,迅速追上去,跟柳無邪保持十丈左右距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