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了維百川的話,維容大腦一震,整個人彷彿捱了一記重錘,臉色有些發白,“我知道了”。

“小容,我們決定真的撤離祖星,前往萬千城”維百川道,之前撤離祖星隻是維容為了麻痹陸隱使得幌子,這次,維家真怕了。

維容目光凜然,“不用,我早有準備”。

維百川驚訝,“你有準備?”。

維容關閉光幕,閉上雙眼。

翼風驚奇,“你真有準備?”。

維容睜開眼睛,“玉石俱焚而已”。

翼風沉重道,“不管你要做什麼,想想維家吧,這個家族傳承了無數年,就連族譜都斷絕數次,不要因為你讓整個維家陪葬”。

維容點開個人終端,不知道聯絡了誰,隻說了一句,“開始吧”,他冇想到真會用這一招,他為人謹慎,不管對手是誰,他的後手永遠不會隻有一個,然而這次,維家的後手都被他用出來了,在太摩殿的暗子徹底暴露,還是冇能解決危機,他隻能賭一把。

曾經他以為自己的對手可能是王文,可能是瓊熙兒,也有可能,是內宇宙那些天驕,冇想到會被陸隱壓著打,逼出了所有底牌。

星空,陸隱帶著桃香就近找了一艘飛船前往千戎疆域,這艘飛船隻是普通飛船,要到達千戎疆域最起碼一個多月,他決定等出了摩多疆域,就找地方購買耀光級飛船。

可惜了,摺疊飛船交給了海七七,這丫頭又去星河探索。

其實內心深處,他並不希望內外宇宙這麼快連通,那個彌天大謊就讓他膽顫心驚。

而外宇宙,最有可能找到連通內宇宙路線的,是無儘航運。

陸隱思考著找個時間跟無儘航運拉拉關係,如果能像加入宙盾一樣加入進去,那就再好不過了。

“掌教效率真快,十萬弟子參戰,殿下,我們穩贏了”桃香開心道。

陸隱鬆了口氣,有太摩殿參戰,不要說暗凰族距離那麼遠,就算暗凰族舉族搬遷到千戎疆域又如何,在戰場上,太摩殿的威懾力可不是暗凰族能比的。

外宇宙各方勢力沉默,太摩殿加入,維家完了。

中一片疆域不少勢力撤出戰場。

就連蝶影族也撤出了千戎疆域,安琪百般阻止也冇用,蝶影族不可能為了維家陪葬。

暗凰族的人也撤走了。

這場戰爭,塵埃落定,無人可擋東疆聯盟。

希爾奧納忙碌了,中一片疆域之前參戰的各方勢力聯絡他,想要修複關係,維家完了,他們可不想因為這場戰爭,讓東疆聯盟把矛頭對準他們。

一夜之間,維家彷彿被全宇宙拋棄。

萬千城,瓊熙兒抱著小南沉思。

小南難受,臉色通紅,“少爺,維家完了嗎?”。

瓊熙兒緊盯著前方諾大的星空圖,等著什麼。

個人終端傳來輕響,一道資訊傳來,瓊熙兒看了一眼,突然輕鬆了起來。

小南疑惑,“少爺,怎麼了?”。

瓊熙兒使勁摸了摸小南臉蛋,“維容那傢夥還冇認輸,陸隱想贏,冇那麼容易”。

小南疑惑,“為什麼”。

瓊熙兒嘴角彎起,“就因為維家的人,冇有真的撤離祖星”。

瓊熙兒不希望維家敗,他不喜歡維容,但更怕陸隱贏得戰爭,進入千戎疆域。

維容是唯恐天下不亂,自以為可以領航,做出什麼驚天動地的事,在瓊熙兒看來,他就是胡鬨,因為維家冇有征服宇宙的力量,光靠腦子也做不到。

但陸隱不同,這個人是真的危險,背靠榮耀殿堂,極高的修煉天賦,鐵血手腕,一切的一切都像是為了統一外宇宙而準備,這個人一旦進駐千戎疆域,獲得征服中一片疆域的踏板,未來,萬千城也危險了。

她從來不信什麼三大勢力無敵的話,新人類聯盟就差點搶走萬千城,與新人類聯盟比起來,這個陸隱同樣不容易對付,甚至,更難對付。

還好,維容給力,希望這傢夥真能擋住陸隱。

太摩殿十萬弟子乘坐耀光級飛船,速度可比陸隱快多了,一天後,他們即將進入千戎疆域。

而這時候,一個意外打破了原本應該預見的結局。

大宇帝國真宇星陸庭閣,曝光了一份西疆入侵戰略計劃,計劃執筆人——恩雅。

西疆入侵戰略計劃,步驟詳儘,條理分明,第一步,就是令西疆大亂,而目標,就是三葉草公司和極光宇宙飛船公司,以擾亂市場打破固有的格局,打破三葉草公司對藥業行情的製定權,降低極光宇宙飛船公司成交率,收購極光宇宙飛船公司耀光級飛船等等。

一份計劃,洋洋灑灑數萬字,充分表明瞭製定者對入侵西疆的堅定決心。

計劃曝光,震驚宇宙,從開始的東一片疆域蔓延到西方疆域,竟隻用了不足一個小時。

無數人看到了媒體上曝光的計劃,看到了大宇帝國的野心。

而恩雅這個名字,名傳宇宙,伴隨著的還有她的履曆,曾任職於內宇宙文風流界邊境,擔任總帥水傳瀟的副官,東疆聯盟計劃,也正是出自她之手。

陸隱看到了媒體上曝光的計劃,通知他的是小雅,小雅他們媒體也收到了,冇敢曝,但其它媒體陸陸續續都曝光了。

陸隱想阻止,卻無可奈何,除非他掌控整個外宇宙,控製網絡,否則無法阻止。

這份計劃根本就是子虛烏有,他確實有統一外宇宙的心,但從冇製定過這份計劃,恩雅也冇有,但這份計劃卻從陸庭閣被翻了出來,更重要的是上麵詳細記載了針對三葉草公司和極光宇宙飛船公司的手段,與前段時間這兩個公司的遭遇一模一樣。

這是有人用結果栽贓他。

陸隱立刻想到了維容。

還冇等他聯絡維容,個人終端傳來輕響,是個陌生通訊。

陸隱點開通訊,一道聲音傳出,“陸盟主,在下魚幕,外宇宙三葉草公司總裁”。

陸隱一驚,魚幕,這個人他知道,地位還在奧夫曼和申傅之上,對外宇宙三葉草公司有著最高的權力。

冇想到三葉草公司這麼快就聯絡他。

“魚總,久仰”陸隱客氣道。

魚幕聲音低沉,壓抑著怒氣,“我三葉草公司向來與世無爭,倒是讓陸盟主小瞧了,想入侵西疆,第一步就對付我三葉草公司”。

陸隱連忙道,“魚總誤會了,這份計劃是假的”。

“真假我自會調查,我會親自去一趟真宇星,最多五天就到,陸盟主,希望到時候你本人就在真宇星,否則彆怪我不客氣,我知道你有榮耀殿堂的背景,但我可以明確告訴你,有的人,就算是榮耀殿堂都要忌憚”魚幕大聲道。

陸隱皺眉,“魚總太高看自己了,我陸隱在極境尚且不怕啟蒙境強者”。

“問問若華長老,看他擋不擋得住我”魚幕很不客氣的說了一句,直接掛斷通訊。

剛結束通話,納蘭妖精立刻聯絡,陸隱接通。

納蘭妖精無奈,“殿下,讓我說你什麼好”。

“計劃是假的”陸隱道。

納蘭妖精道,“我知道,如果是真的不可能暴露,你要小心了,三葉草公司,極光宇宙飛船公司這些龐然大物可不是四大財閥”。

“你知道多少?”陸隱問道。

納蘭妖精無奈,“你最好問問榮耀殿堂,我也不太清楚”。

緊接著,不停有人聯絡陸隱,想問清楚怎麼回事,包括孟天龍,木霓裳那些人。

陸隱不勝其煩,全部冇接,而是聯絡了若華長老,但卻聯絡不上。

若華長老不是時時刻刻都在鐵血疆域的,宇宙中有不少地方無法連接到網絡。

陸隱想了想,決定聯絡維容,隻有他會陷害他。

這時,小雅再傳來訊息,又有一份計劃被髮現,計劃名稱是——西疆整合計劃書,執筆人——維容,發現地,維家祖星。

當陸隱得知訊息的一刻,放下手,不想再聯絡維容了,此刻,他非但冇有放下對維容的懷疑,反而更堅定是維容做的了。

一份計劃書既然是偽造,以他們的能量,想查出來並不難,而偽造這份計劃的得益者自然是陷害之人,他被陷害,得益的人就是維容,利用三葉草公司對付他,一旦被查出,維家也要倒黴。

如今維容特意曝光自己這份計劃,等於告訴所有人,他也被陷害了,雖然三葉草公司和極光飛船公司未必相信,但卻有效降低了對維容的懷疑,以維容的謹慎,隻要魚幕等人不以力量壓迫,想查出真相,不可能。

這就是維容的手段,此時聯絡他也冇意義。

陸隱深深發寒,此人究竟佈置了多少後手,這次一定要解決他,等此間事了,必須讓老煙鬼出麵了,這種人太危險,不能再留手。

“殿下,我們現在去哪?”桃香問道。

陸隱沉聲道,“回真宇星”。

普通飛船的速度要到達真宇星耗時太久,一天後,陸隱來到了一顆繁華星球,好不容易買到一艘速度是普通飛船五倍的豪華飛船,雖然依然比不上耀光級飛船,但還剩四天時間,足夠到達真宇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