漢貞觀七年,晉太始五年(255年),秋。

劉封坐鎮冀州,積極調兵遣將,糜貞主持後方,勞軍慰問,兩人夫唱婦隨,好一番和諧景象。

也幸虧劉備早早病逝,要不然看到“母慈子孝”這一幕,估計要氣得棺材板掀起來。

劉備在九泉之下,有什麼不堪的想法,劉封現在並不在意。

他是開創了統一基業的大漢皇帝,劉備隻不過是三分天下的蜀漢皇帝,這同樣的兩個皇帝,在大漢士子和百姓中的地位大不一樣。

就在鄧艾東路軍奪取渤海、鐘會中路軍直逼範陽的同時,薑維在西線的動作也加快了起來,劉淵再有本事,與薑維相比還是差了不少。

九月間,薑維以呼延部落為先導,將盤據在黑山的匈奴劉淵團團包圍,劉淵雖然是後來的匈奴劉漢皇帝,但現在隻不過是一個空掛大單於名頭的匈奴酋帥,在名聲不顯的情況下,就算再有本領,麵對圍剿的漢軍也一樣冇有應對之策。

在苦苦支撐了一個月後,劉淵困守山中糧食無著,不得己隻能帶著殘部北撤草原,為了擺脫薑維的追兵,劉淵還給盟友女真部落首領阿古打挖了個坑。

阿古打得到劉淵求援的訊息,帶著本部騎兵前往求援,結果被薑維手下大將趙廣咬住。

在陰山一線的遭遇戰中,趙廣率漢騎遠征,一場漢騎與胡騎的大戰之後,阿古打被趙廣龍膽亮銀槍刺於馬下,其女真部眾三千餘勇士,也被漢軍給屠了一個乾乾淨淨。

經此一戰,遼西一帶的遊牧部落在聽到趙廣之名後,將其比作漢代名將李廣。

東、中、西三線作戰均告失利,坐鎮薊縣的司馬昭終於急紅了眼,劉封親征,漢軍連連告捷,他司馬昭要是再躲在後方,晉胡聯軍的士氣鼓不起來,這一場大決戰不戰即敗。

漢軍三路並進,箭指幽州,長安失守時,司馬昭可以逃亡洛陽,洛陽失守時他又逃到鄴城,鄴城之後是晉陽,晉陽之後又是幽州薊縣,薊縣之後,晉國再無九州疆土。

在失望失落之下,司馬昭連連召集麾下群臣商議,但在失了成濟、司馬泰之後,晉國人丁稀落,到宮中來議事的官員越來越少。

就比如曾經的重臣荀勖,這段時間藉口勞軍,跑到了範陽,態度漸行漸遠,很明顯是想要和司馬昭劃清界線,以投蜀漢。

無奈之下,司馬昭隻能把希望寄予最為親近的司馬炎、郭槐兩人身上。

司馬炎這時已經成年,看到父親這般絕望,心中也是慼慼,身為晉國太子,他自然期望晉國越來越強大,而不是像現在朝不保夕。

“父皇,從當下的人心所向來看,國中之人已經靠不住了,現在我們能依靠的,就隻有外援,炎聽說,前吳的太子孫和、大傅呂岱,如今在島夷住歇,要是能遊說孫、呂兩人共抗劉封,那海上的航道就能得到保證。”

司馬炎和孫和兩人,一個是晉國太子,一個是吳國太子,也算是同病相憐之人,處境相同,境遇也相似。

這一次晉國有難,司馬炎第一個想到的援兵,就是孫和。

司馬昭在絕望之中,聽到司馬炎這個主意,心頭一喜,連忙道:“安世,你這提議甚好,事不宜遲,你速速帶著朕的詔書,還有行禮,前往島夷,要是見到呂定公,千萬要告訴他,吳國要想複國,就隻有這一個機會了,錯過了,那就隻能坐等蜀劉坐穩天下了。”

孫和、呂岱兩人之中,司馬昭更看重有豐富作戰經驗的呂岱,至於孫和,那不過是一個平庸之徒罷了,不在司馬昭的眼界裡麵。

司馬炎接了出使島夷的詔令之後,立即迴轉住處,簡單的收拾之後,即帶著仆從出薊縣北上。

在這支使團之中,除了司馬炎之外,還有傅暇、山濤等幾個晉國的文臣,他們文學功底深厚,在司馬炎身邊參讚,也有幫扶的意思。

司馬炎以遊說孫和、呂岱之由離開,讓司馬昭心中一塊石頭落地。

接下來的漢晉大戰,就算他敗了,兒子司馬炎還在。

隻要人活著,總有翻盤的那一天。

經過一場又一場放血的戰事,司馬昭已經冇有了再小打小鬨的耐心,他要奮起一搏,與劉封來一場痛痛快快的大戰。

在安置好了後方之後,司馬昭馬不停蹄的召集晉胡聯軍的酋帥,釋出親征範陽的全麵動員詔令,經過一番動員,晉胡聯軍全員壓下,聚集起了五萬增援人馬,號稱十五萬眾南下,準備與劉封在範陽進行決戰。

在離開薊縣之時,剛剛被司馬昭立為皇後的郭槐,前來給司馬昭送行。

“陛下,妾聽聞,遼東慕容鮮卑部落驍勇善戰,族中控弦之士不下五萬,要是能遊說其全族南下增援,則區區劉封不足為慮,要是陛下準允,妾身即日北上,遊說慕容瘣可汗,為陛下分憂解難。”

郭槐在送彆司馬昭時,提出想要到慕容鮮卑部落出使的想法。

“辛苦愛妃了。”司馬昭眼眸一亮,緊握住郭槐的手說道。原本可以依靠的匈奴劉淵、女真阿古打現在看來都不可靠,至於段氏鮮卑等雜胡,更是牆頭草。

在危難之下,司馬昭、郭槐把求援的希望,放在了遼東一帶遊牧的慕容鮮卑部落身上。

與其他牆頭草鮮卑胡族不同,慕容鮮卑與蜀漢早有積怨,幾年前,慕容瘣的兄長慕容吐穀渾帶著族人遠涉西海,結果被劉封一頓狠揍。

更重要的是,慕容吐穀渾在大敗之後,帶著族人西遁,隨著消失在茫茫沙漠瀚海之中,再無訊息,有這一段仇怨,郭槐相信,慕容瘣不會對晉國的求援無動於衷。

司馬昭、郭槐乞望胡族給自己臂助,這一想法猶如引狼入室,最終後患無窮,不過,他們現在也顧不得了,要是冇有了胡騎的支撐,就憑範陽前線的晉軍步兵,不用說和漢軍交戰,就連守住範陽也是不能。

對於司馬昭病急亂投醫的舉措,劉封其實早有預料,薑維在擊破西線兩路胡酋之後,遂接到劉封詔令,其部繼續北上,沿著戰國時燕趙長城,直撲司馬昭的老巢:薊城。

文學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