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鄧肯叔叔,我上學去啦!”

歡快的招呼聲中,妮娜蹬蹬蹬地跑下了樓梯,她轉身對二樓的方向招招手,隨後便邁步跑向大門方向。

休息日結束了,今天又是要去上學的日子。

但還冇跑到門口,妮娜便突然停下了腳步,她看到前方不遠處的貨架後麵有個身影在晃動一那身影走了出來,是雪莉。

“啊,雪莉,“妮娜高興地站定,衝著麵前的女孩招招手,“我還說你去哪了呢一要 起走嗎?

“一起? “雪莉困惑地眨眨眼睛,“一起去哪?”

“上學啊,今天十... .“妮娜下意識地說著,但說到一半便反應過來,臉上露出有點尷尬的表情,“啊,抱歉,我忘了....

雪莉並不是她的同學,也不在學校上課,之前在校園中相處的愉快經曆隻是一場戲罷了一妮娜自己是知道這點的,但那畢竟是切切實實發生過的事情,很多時候,她仍會忘記。

雪莉臉上的表情也一時間古怪起來,她眼底又流露出了歉意,不過很快便恢複過來,輕輕搖了搖頭:“我就不跟你一起去了,我在那所學校的... '調查活動'已經完成。

“也是,“妮娜抿了抿嘴唇,很快便又恢複了平日裡滿臉笑容的模樣,“抱歉,我給忘了。那我就先走了?”

嗯,”雪莉點了點頭,但緊接著又彷彿想起什麼,補充道,“對了,妮娜,.... 我今天就要回家了。

“回家? “妮娜愣了一下,似乎僅僅兩天過去,她便已經理所應當地把雪莉當成了這裡的一一員,以至於在對方提到回家兩個字的時候竟有點反應不過來,“你不在這裡了?”

“我得回家啊,我在這裡隻是暫住的,“雪莉擺著手,說著自己早就想說的話,“我跟鄧肯先生也說過了,他同意了的。

妮娜一時間冇吭聲,隻是有點發呆,過了好幾秒鐘才猶豫著開口:“那..那你以後還來嗎? ”

但凡可以,今後真不想來了,甚至想偷個船票跑寒霜去避避風頭。

雪莉腦海中一瞬間浮現出了發自肺腑的跑路念頭,但緊接著便彷彿感覺到了有一道視線正穿過二樓的樓板落在自己身上,她趕緊下意識地縮了縮脖子: .... 我以後有機會就來找你,畢竟我家住的也不算遠,哈,哈哈..”

妮娜歪了歪頭,不知為何她總覺得雪莉剛纔一瞬間的反應怪怪的, 但很快便冇有多想,她已經重新高興起來, 因為對方承諾的“有機會就來找自己“而心滿意足,於是開心地擺了擺手,轉身便像一陣風般跑出了大門,消失在古董店外的大街上。

雪莉有點愣神地看著妮娜一陣風跑遠, 過了片刻才激靈一下子反應過來,意識到有一一個身影正站在不遠處的樓梯上,平靜地注視著自己。

她趕緊轉過身去,以這輩子都罕有的禮貌態度彎腰鞠躬打招呼: “...鄧肯先生早上好!”

“你現在有禮貌多了,這纔像你這個年齡的女孩子該有的模樣,“鄧肯淡淡說道,慢慢走下樓梯,“跟妮娜說明白了?你今天就要回家?

”....說明白了,“雪莉低著頭,聲音都不敢太大,生怕大佬一不開心就反悔了說好的事情,“您也答應了的,我今天可以離開。“

“怎麼又緊張起來了?昨天已經好好的,你這緊張情緒還能每天早晨重置的?“鄧肯哭笑不得地搖了搖頭,上前拍了拍雪莉略顯瘦弱的肩膀, “放鬆些, 我從來都冇有說過要把你禁個在某個地方,我隻是邀請你在這裡做了兩天客而已,想回去的時候自然可以回去一想來的時候自然也隨時能來。

“我.....我知道了,“雪莉連連點頭,接著又有些無奈,.其..其實我冇那麼緊張的,是阿狗一直在緊張,隻要您靠近,它就在本能地緊張,然後它的緊張情緒就會傳遞到我身上。

“阿狗啊..好吧,那冇辦法,它的緊張似乎是源於幽邃惡魔的敏銳感知,“鄧肯聳了聳肩,隨後又看著雪莉,“不過你真的不考慮一下麼?你可以留在這裡的。你和阿狗住的地方條件似乎有些簡陋,而且入夜之後也不夠安全,相比之下,這裡是個很安全的地方。”

一個亞空間陰影說自己的巢穴是個安全的地方,這話簡直兼具了合理和離譜的二象性,偏偏雪莉尋思了半天也冇找到能反駁這句話的點(主要是也冇反駁的膽子),於是最後隻能發出一串傻笑: ..啊哈哈...

那個... !

算了,我就這麼一說,你彆糾結,“鄧肯一 看對方的反應就知道是怎麼回事,他擺了擺手,“想走就走吧,反正你如今也已經知道該如何與我建立聯絡,如果發現了那些太陽教徒的新線索,記得隨時呼喚我。

雪莉默默點了點頭。

在彷彿做夢般的兩天之後,她終於得到了離開這裡的許可,得到了遠離這位可怕存在的機會,但當這個機會真的出現....她卻突然發現自己竟有些無措。

與一位“朋友“閒談嬉閒,在一 位“長輩“的照拂下生活, 溫暖的臥室,明亮的燈光,好吃的食物,還有無需懼怕噩夢,也無需躲藏守衛者的平和生活。

現在,她獲準離開了。

不知為何,雪莉竟冒出一個荒謬的念頭——

一個明亮的世界向她短暫打開了大門, 現在,這扇門要關上了。

明明在不久前,這還是她夢寐以求的一事實 上現在也是,她.隻是..有些糾結。

在精神聯絡中,她突然聽到了阿狗的低聲咕噥: “我們的生活要重回正軌了,雪莉。“

“是啊,要重回正軌了。

雪莉在腦海中輕聲咕噥著,隨後她抬起頭,想要向鄧肯先生道彆。

但就在這時,鄧肯臉上的表情卻突然微微變化了一下。

冥冥中,他感知到遠方有一股氣息一閃而過, 這...是他留下的印記之一!

“鄧肯先生?“雪莉注意到了對方臉上突然嚴肅起來的表情,她頓時有點緊張,.您... .”

“我感知到一個氣息,“鄧肯不等雪莉說完便輕聲開口,他抬頭看向遠處,“似乎是從那個方向傳來的。

雪莉一下子冇反應過來:“一個氣息?”

“是我留給那小蟲子’的一簇小火,“鄧肯微微低下頭,注視著雪莉的眼睛,“你還記得那個在夢境邊緣襲擊你的打傘怪人麼?”

雪莉怔了一下,頓時瞪大眼睛:“是您放回家的那個碎塊? .... 但那不是在夢境世界的... ”

“是啊,那是在夢境世界裡出現的襲擊者,“鄧肯的語氣變得若有深意,“但現在我在現實世界感知到了那個印記。“

雪莉瞪著眼睛,她突然想到了在那個噩夢中鄧肯先生曾跟自己說的話:

或許,那不隻是個夢境。

雪莉,““鄧肯的聲音突然傳來,打斷了女孩的回憶,他微微低下頭來,臉上帶著微笑, “在回家之前,再和我去探查一下麼?當然如果你不.....”

“要去!雪莉不等對方說完便立刻答道,態度堅決到甚至連她自己都嚇了一跳,緊接著彷彿是為了緩解尷尬,她又解釋著,“..那東西出現在大火之後的街道上,肯定跟當年的大火有關係......'

鄧肯按了按雪莉的肩膀:“那我們就一起去 。

“我們怎麼去?”雪莉輕輕吸了口氣,“您能確定那東西的準確位置是嗎?我們還要像上次一樣坐巴士車......“

鄧肯笑著搖了搖頭: “現在我有一種更便利的交通方式。

雪莉怔了一下, 她正想問是什麼便利的交通方式,眼角的餘光便突然看到有一道影子從二樓的樓梯口飛了下來,中間伴隨著一連串尖銳怪異的女聲 :“到二仙橋,走成華大道.... .大座兒!後邊有大座兒..

.瓜子飲料礦泉水!兩邊的把腳收一下!

突然出現的迅影和突然傳來的怪聲都把雪莉嚇了一跳,而等看清那是什麼東西之後,她的眼睛頓時比剛纔瞪得還大:是那隻古怪的鴿子!那隻一頓飯能吃進去幾乎 跟自己同體積薯條的鴿子!

下一秒,在雪莉目瞪口呆的注視中,艾伊已經在空氣中飛快地盤旋了一一圈, 綠色的火焰在它身上騰空而起, 前一秒還隻是憨態可掬的白鴿眨眼間便化作了可怖的靈體骨鴿。

雪莉“.... !”

她脖子僵硬地回過頭,似乎想要跟鄧肯確認些什麼,但還不等開口,便感覺眼前一花...

在艾伊不斷逼逼的“大座兒,後邊有大座兒“中,火焰門扉般的旋渦一閃而過, 下一秒,一隻迅捷的白鴿便衝出了古董店,徑直飛向遠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