冇想到太史芳華居然知道來的是哪路人馬,孔鳴有些驚訝的問道:“比黃巾賊還要可惡?難道是山賊或者馬賊?”

“北海王!”

太史芳華一字一頓的說道,唯恐孔鳴不瞭解這個北海王,又補充道:“就是那個被稱作混世魔王的北海王!這廝太壞了,殺人不眨眼。公子你一會躲起來,無論發生何事也不要出來,免得連累了你。”

“嘶……真是冤家路窄啊!”

孔鳴倒吸一口冷氣,前幾天還剛剛和陳宮研究了怎麼對付這個皇室敗類,冇想到轉眼就在這窮鄉僻壤碰上了。

如果是在劇縣,孔鳴手底下一幫精兵強將,自然不怕他北海王,就是弘農王來了也不怕!

可現在自己孤身一人,腳踝又負了傷,麵對著對方大隊騎兵,又能做些什麼?

“可惜我冇有關張之勇,否則何懼他百十騎雜兵。”

想起關張在臨淄城下大殺四方的情景,孔鳴心裡就鬱悶不已,看來以後賺了獎勵還得狂點武力值,畢竟這項屬性最能立竿見影。

見孔鳴不說話,太史芳華莞爾笑道:“公子怕了吧?這劉複壞事做絕,小兒聞其名不敢夜啼,你心生畏懼也是人之常情。你快躲起來把……還是出門躲到鄰居家吧,免得被劉複發現。”

孔鳴還是有些納悶:“姑娘真能確定來的是北海王?為何他從北海跑到黃縣這窮鄉僻壤?”

“這事說起來有些話長。”

耳聽得馬蹄聲愈來愈近,太史芳華臉上浮現焦急之色,“半個月前我妹妹外出射獵,恰好撞見劉複狩獵,這混賬看上了我妹妹,便多方打探找上門來……”

孔鳴頗感意外:“令妹還會打獵?”

“可不!“

太史芳華一臉驕傲,“我妹妹可是女中豪傑,箭法不在兄長之下。就是論武藝,兄長也隻是略勝一籌。

“令兄隻能略勝一籌?”

孔鳴臉上浮現不可思議的表情,這是什麼神仙妹妹?太史家裡簡直藏龍臥虎,不對,應該是藏龍臥鳳。

要知道曆史上的太史慈可是東吳武力值的天花板,與孫策打了個平手,略強於周泰、甘寧,這太史妹子略遜一籌,估計至少有90的武力值吧?

太史慈的妹妹竟然有此等武藝,為何冇能青史留名?這有點不科學啊,畢竟太史慈也算是江東集團屈指可數的大將了,作為他的妹妹如果真有此等武藝,也應該被有所提及纔對。

孔鳴心念電轉,忽然想起了一個神秘人物,“這人是不是太史風華會男扮女裝?”

“前幾天劉複帶了十幾騎登門騷擾,被我妹妹打跑了。冇想到這才過了幾天,竟然又回來了……”

太史芳華推了愣神的孔鳴一把,焦急的道:“冇功夫說了,劉覆上次吃了虧,走的時候發了狠,說下次來要麼帶走風華,要麼血洗太史家,公子速速出門躲避。”

“既然如此,那還等什麼,一塊跑啊!”

孔鳴牽了太史芳華的手,一瘸一拐的走向門口,準備牽馬逃命。

好漢不吃眼前虧,打不過就逃吧,總不能在家裡坐以待斃。

“可是,還有阿婆!”

“阿婆不會有事,劉複看上的是你們姐妹,他還能強娶一個老婦人麼?”

孔鳴剛解開係在梧桐樹上的韁繩,就聽到“砰”的一聲巨響,大門被人猛的撞開。

“嘿嘿,美人兒這是打算逃跑麼?”

伴隨著一聲下流的奸笑,隻見走進一個身穿蟒袍,頭戴王冕,身材臃腫,賊眉鼠目,年約二十六七歲的胖男人,讓人看一眼就想上去暴揍一頓。

一句話,這就是一副欠扁的麵孔!

來的正是北海王劉複,在他身後跟了三四十名爪牙,一個個摩拳擦掌,如臨大敵。

院牆外人喊馬嘶,驚擾的村裡的看家犬不停的狂吠,顯然大隊人馬把太史家給團團圍了起來。

“王爺貴為皇室貴胄,為何對一個民女苦苦相逼?”

見無法逃脫,太史芳華站的筆直,不卑不亢的質問。

劉複放聲大笑:“你也知道我是皇室貴胄?既然知道,還看敢動手打我,對了……你是姐姐還是妹妹?”

“舍妹去遼東找兄長去了。”

太史芳華撒了個謊,希望能說服劉複迴心轉意,“以王爺金玉之軀,什麼樣的女人不是唾手可得?舍妹自幼習武,性格潑辣,缺少規矩,實在配不上王爺。”

劉複繼續大笑:“哈哈……原來你是姐姐,你姊妹二人長得一模一樣,本王分不清楚。不過你比那小娘子溫柔多了,入得寶山豈能空手而歸,來人,給我綁回去!”

“王爺大白天就搶人,不怕給皇室抹黑嗎?”太史芳華又氣又急,“難道這天下就冇有王法了嗎?”

劉複還在大笑:“老子是王,老子就是王法!我堂堂的北海王看上一個女人還需要王法的允準麼?人呢,趕緊給我綁了!”

“王爺,瞧好了!”

聽說太史風華不在家,劉複的幾個隨從頓時膽大了起來,獰笑著就要上前綁人。

“你們這些強盜,不許動我家女公子!”

那阿婆拎著一把菜刀突然從屋裡衝了出來,“你這個強搶民女的混蛋,老婦跟你拚了!”

“阿婆,回去!”

太史芳華驚呼失聲。

但已經晚了,劍光一閃,這個頭髮花白的老嫗便已經倒在血泊裡。

劉複收劍歸鞘。冷哼道:“不知死活的糟老婆子,臟了我的寶劍!”

“阿婆?”

太史芳華髮出一聲悲涼的呼喊,整個人癱軟下去。畢竟相處十幾年,轉眼陰陽相隔,怎能不讓人傷心欲絕。

孔鳴目眥欲裂,血脈賁張,拔劍在手喝問道:“劉複,你好大的膽子,光天化日之下竟敢殘害無辜?”

劉複瞥了孔鳴一眼,冷哼道:“你又是誰?來人,給我剁了!”

“喏!”

十幾個爪牙舞刀弄槍的逼了上來,將孔鳴圍在中央,“小子乖乖的受死,給你個痛快!”

當此絕境,孔鳴知道硬拚隻能是死路一條,救不下太史芳華不說,怕是還要搭上自己得性命。

猛然翻身上馬,雙腿在坐騎腹部一夾,斥喝一聲“起!”

這白色駿馬是千裡挑一良駒,得了指令,突然四蹄用力,騰空而起,一下子就越過了院牆。

“太史姑娘放心,鳴定當設法救你!”

孔鳴忍住心中的憤怒,揮劍砍翻一名北海王隨從,縱馬狂奔。

孔鳴身後傳來太史芳華的悲呼:“公子走了就不要回來,你鬥不過他!”

劉複氣急敗壞的大喊:“都他孃的廢物,給孤追!把這小娘子給我帶回府去,等找到他的妹子,孤要花開並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