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了半天,孔鳴總算搞清楚了抽將規則。

又進入個人中心檢視了下自己的當前聲望,發現隻有可憐巴巴的25,“可憐的孩子!”

孔鳴都有點心疼自己了。

不過轉念想想,若不是靠著便宜老爹的關係弄了個校尉之職,世上又有幾個人認識自己?說不定這25的聲望也是因為做了校尉纔剛剛獲得的。

孔鳴又打開老爹的資料,進入了他的個人中心檢視聲望,赫然發現孔融聲望550。

“嘖嘖……老爹名氣有點大啊!”

孔鳴對於大漢朝最頂級的聲望目前還冇有概念,也不知道550的數值究竟處在哪個段位?

因為冇有參照物,而自己的聲望和老爹差彆太大,不具備參考價值,隻能將來研究下董卓、袁紹、盧植、皇甫嵩這些大漢頂流纔好作出判斷。

“準備抽將!”

孔鳴做個深呼吸,退出個人中心,重新進入了“抽將係統”介麵。

目前孔鳴手裡擁有兩張卡片,一金一紫。

可以指定省份的金卡拿來搭配紫色鑰匙明顯太虧,所以孔鳴決定使用三選一的紫色朝代卡搭配紫色鑰匙進行第一次抽將。金色省份卡留著以後搭配黑金鑰匙或者金色鑰匙才劃算。

孔鳴先點擊紫色朝代卡,選擇立即使用:請宿主指定三個朝代,隨機三選一。

隻見介麵一閃,螢幕上出現了中國曆史上的所有朝代:夏、商、周、秦、漢、隋、唐、宋、元、明、清,甚至就連五代十國、南北朝、遼、金等年號都在可選範圍之內。

“唐!”

孔鳴第一個毫不猶豫的選擇了唐,因為初唐山東籍人才較多,而目前的青州就覆蓋了山東全境,隻要抽到山東籍人才,就百分之百的可以召入孔氏麾下效力。

李績、秦瓊、程咬金、單雄信,隨便來一個都不虧。

“第二個選宋!”

孔鳴略作遲疑選了送,水泊梁山就在山東境內,而且梁山好漢數量龐大,裡麵應該有幾個能達到四星級的人才,隻要能抽出梁山好漢,大概率是山東籍。

第三個朝代孔鳴選擇了秦,不為彆的,就為了蒙恬三代,看看有冇有機會抽出一個來。

自選朝代完畢後螢幕上的卡片飛速轉動起來,片刻後緩緩停下,出現一個“宋”字外加一行提示:恭喜宿主獲得宋朝卡一張,搭配各色鑰匙可以抽取宋朝武將。

孔鳴點擊使用紫色鑰匙 宋朝卡開啟卡池,隻見螢幕上大量的人物頭像開始高速旋轉起來,孔鳴也叫不上名字,隻是隱約覺得應該有嶽飛、韓世忠、楊業等人。

“那個碰死在碑前的白鬍子老將絕對是楊令公!”

人物卡大約旋轉了十秒鐘之後突然停下,螢幕上閃現出一個紫色的人物卡片,隻見他披散著頭髮,頭戴緊箍,做行者打扮,手持一雙镔鐵戒刀,看上去威風凜凜,又透著騰騰殺氣。

螢幕上出現一行字:恭喜宿主抽取到梁山好漢——武鬆。

“武鬆?”

孔鳴有些意外,好像武鬆有明確描述是清河縣人,而按照自己穿越前地圖來看,清河縣屬於河北,這樣的話豈不是便宜了河北籍的劉備?

不過還有一種說法是施耐庵描述的清河縣與現實中的清河縣不是一個地方,因為地理位置不對,水滸中的清河縣很可能位於山東省境內。

“管他呢,反正人物已經被抽出來了,看看目前對我這個宿主有多少好感度,就能判斷招入麾下有多大機率了。”

孔鳴點擊圖片上的武鬆名字,進入了個人資料介麵:

姓名武鬆:

年齡:二十八歲

當前所在:青州東平國陽穀縣

等級評定:四星

武鬆初始屬性:統率79( 1.3),武力91( 2.0),智力55( 1.2)政治35( 0.7),義理97,膽量100。對宿主好感度100。

當前屬性:統率92( 13),武力111( 20),智力67( 12),政治42( 7),義理97,膽量100。

兵種屬性:騎兵B,盾兵A,槍兵A,弓兵C,水軍C,器械A。

人才特性:步戰心得——對手為步戰類型時個人武力 3。

“哈哈……好感度100,看來這武二郎鐵定收入我孔氏麾下了,過幾天修書一封,派人去陽穀縣招募他來北海從軍。”

孔鳴雖然很想抽一個謀略型或內政型的文官,但能抽到武鬆也算是個不錯的結果,最重要的是可以保證百分之百將武鬆收入麾下。

相比於複活卡、人才大禮包這些補償,剛剛起步的孔鳴現在還是更想獲得人才,目前手下實在太缺人了!

再者說了,倘若武二哥淡泊名利,遲遲不肯出仕的話,這補償還不知道等到猴年馬月才能收到。

看看時候已經不早,孔鳴退出係統,仰頭便睡。

次日睜開眼睛,天色已經大亮,急忙一骨碌爬起來穿上衣服,也顧不得吃飯便在路海子、陳雀兒等十幾名親兵的護衛下直奔北海大營。

“稟報孔校尉,一千精銳已經集結完畢,隻等你下令。”

傷勢好了大半的龐乾披盔掛甲,在帥帳中向孔鳴抱拳稟報。

身高九尺的顏良也是換上了一襲青銅鎧甲,看起來威風凜凜,“隻要公子一聲令下,讓良殺誰,良便砍誰!”

武安國抱拳:“謹遵使君與校尉吩咐!”

孔鳴頷首讚許:“辛苦諸位了,晌午時分我會派人持虎符前來傳令,在虎符抵達之前且不可將行動計劃告知士卒,以免走漏風聲。”

“喏!”

三人齊聲領命。

巡視完了軍營孔鳴重新返回相府,靜候各路士紳到來,今日是至關重要的一天,容不得半點馬虎大意。

周倉早已奉命去軍營調了兩百人來相府加強防禦力量,以免管衛狗急跳牆。

隻見在金燦燦的秋陽下三百全副戎裝的士卒保持十步一人的距離將國相府圍了水泄不通,麵龐黝黑的周倉在相府門前立馬橫刀,不苟言笑,彷彿一座雕塑。

彭儀作為孔融的幕僚在相府門前迎客,陳主薄、韓主記作為北海郡的官員在側作陪。

巳時剛過片刻,就開始陸續有士紳抵達相府。

土財主畢竟不是傻子,通過軍營和官場傳出來的訊息來看,管衛已經逐漸失勢。雖然仍在負隅頑抗,但北海恐怕是要換天了,這時候再得罪新任國相,那不是腦子進水了嗎?

據長史範安稟報,劇縣的士紳幾乎全部答應出席今日國相府的議會,甚至連附近縣城的邴氏,以及居住在高密縣的大儒鄭玄都答應出席,粗略估計大概會有兩百左右的士紳到場。

國相府裡廚子丫鬟忙得不可開交,郡丞王溫、長史範安又各自從自家府邸抽調了十幾名婢子與廚子、家丁前來幫忙,一時間人聲嘈雜,好不熱鬨。

孔融的小舅子程禮作為筵席主管自從天不亮就在忙活,一邊指揮廚子做菜,一邊佈置筵席。

相府宴客廳麵積有限,僅能容納六桌,程禮又命家丁四處蒐羅桌椅,在宴客廳前麵的院子裡擺了接近三十桌,靜候各路士紳前來赴筵。